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俗家弟子传》俗家弟子有什么戒律 第一章:意外之事 俗家弟子传年上攻

《俗家弟子传》俗家弟子有什么戒律 第一章:意外之事 俗家弟子传年上攻

发布时间:2019-12-08 00:12:4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叶秋声 状态:已完结

《俗家弟子传》为叶秋声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天色灰暗,黑夜初临。 山脚下的一座树林林之中,正传来一人大笑之声,只听那人笑了两声后道:“我斐文三活了五十多年,虽不是行侠仗义的

>>>《俗家弟子传》在线阅读<<<

《俗家弟子传》免费试读


天色灰暗,黑夜初临。

山脚下的一座树林林之中,正传来一人大笑之声,只听那人笑了两声后道:“我斐文三活了五十多年,虽不是行侠仗义的大英雄,但也活的潇洒自认无愧于心,让我为严嵩那狗贼卖命是绝不可能的事。”斐文三一丈远处站着一名黑衣男子,虽是夜幕初降但也看不清他的面目表情。

那人冷笑一声,道:“你可要想好了,若是不答应,就只有死路一条!”连笑两声,又道:“你可想好了,不然一会儿后悔都来不及了。”斐文三仍旧一声大笑,道:“我一生所求光明磊落,行侠仗义又能为民除害便心满意足,没有后悔之事,唯一后悔的是没有杀死严嵩这狗贼!”黑衣人冷笑道:“光明磊落,你杀的人还不够多吗!说自己光明磊落,杀了方武全家也是光明磊落的行为?”

斐文三叹了口气,道:“我一生一声杀人无数,但大多都是无恶不做之人,方武之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对,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滥杀无辜;不似严嵩这狗贼残害忠良!”左手拔出长刀,又道:“想杀我,哼,凭你还杀不了我!”

黑衣人一声暗笑,喝了声:“找死!”身影一晃已抽出长剑刺向斐文三。

刀剑相击,斐文三内力不及那人被震退两步,黑衣人进追不舍,又是一剑向眉宇刺去,斐文三暗叫一声不好,抽刀斜砍同时施展轻功后退。斐文三轻功显不及黑衣人,虽抽刀去挡,黑衣人剑锋忽然右转斜刺,斐文三一个不及,被刺中了左肩。斐文三一声闷哼后立即送刀,一个扑空又使一刀,一刀不中又是一刀,竟反客为主的攻击黑衣人。黑衣人只守不攻,奈何斐文三刀法精妙却也伤他不了半分。十余招后听那黑衣人哼了一声,刀影之中竟是刺中斐文三左胸。原来黑衣人之前十余招并没有进攻,只是为了看清斐文三的招式,这时已看的明白,出剑自是一招便中。

斐文三无可奈何,提气飞奔逃去,黑衣人脚尖一点,如流星般追去,不过两个呼吸,斐文三腹中、右腿又各中一剑,一腿跪地一手按地,显然已经逃不掉了。黑衣人速度不减,长剑挥成幻影,欲此剑结束斐文三。

突然之间听到两道劲风来袭,斐文三连施两枚飞镖,黑衣人长剑一挥,只挡住一枚飞镖,一枚没来的及,正中胸口。斐文三发完飞镖连忙逃跑,黑衣人左手拔出飞镖,不顾流血,提气追上,又是一剑直朝脖颈送去。只听“砰”的一声,黑衣人长剑脱手,眨眼间斐文三便被一人提起,身形一晃如同鬼魅般消失不见了。

那人提着斐文三跑了二十多里,把他放在一个乡村大夫家门口,弹了颗石子作为敲门又是一闪不见了。斐文三被那人封了Xue道,不能说话,被救了Xing命却也不知道是谁,背靠在大夫家门口,心中感激不已。那人却是原路返回,几个闪身便进入了一家农户之中。

五月的天气已似骄阳,鲁中的百姓也开始插秧。山脚下一个村庄的田地中,农人都在插秧,正是水稻播种季节,家家户户都出动全部人员,有的农户家的小孩也帮忙插秧,村民更是相互催促比赛,虽是劳累干渴,却也不是万分无聊。虽有孩童插秧,但多数的孩子还是在树荫处乘凉玩耍。在玩耍的孩童中有一个十岁孩童被五六个同龄大的孩童围了起来,为首的是一位富家少爷,名叫赵长生,是方圆十里最为有钱的财主赵生财的大公子,被围的孩童名叫白乐山,是这山脚村庄中普通人家的孩子。

赵长生对白乐山喊道:“是不是你打伤了他?”顺手指了指其中一个孩童。“谁让他欺负小石头。”白乐山不忿道。赵长生怒道:“是本少爷让的,你敢怎么样?”白乐山怒视赵长生不再说话,看着这几个人想要动手,心里惶恐,不知道该怎么办。

“脾气还不小,你们给我上。”赵长生喝到。话必,几个孩童齐上。白乐山见此情景,转身忙跑,也不管撞到的是谁,使出全身力气向外冲,虽冲倒一人跑出包围圈,身上却也中了好几拳。几个孩童又忙追来,白乐山拼命狂奔,本来白乐山就跑的快,身体又强与那几个孩童,他这般玩命的跑,几个孩童如何也追不上他。

跑了百米,突然前方又出现一个孩童,赵长生大喊:“快,快抓住他。”白乐山刚想绕道,那孩童就跑了过来,扑到白乐山身上紧紧抱住,口中大喊:“我抓到他了,抓到他了。”

白乐山知道不妙,等那几人赶到自己必定被痛打,使出全力摇晃,如泥鳅一般游晃,右臂一抬打到那人鼻梁,顿时鲜血细流,孩童“哇”的一声痛哭,白乐山趁机起身逃跑。

刚起身便看到有两人已经跑来,一人如刚才那孩童一般相扑,白乐山赶忙一闪,那孩童扑了个空,摔的一声痛叫。刚要逃走,另一个孩童堵在身前,白乐山猛然一跑假装如适才那般冲撞,那孩童十分害怕,连忙躲在一边,白乐山赶忙狂奔,那几人是如何也追不上了。

跑了一里,绕过一条溪谷便跑向自家稻田。走进近然发现自己家田地旁便多了几个官差,心里一阵害怕。心道:“难道是爹爹犯了什么事?

那几个官差中为首的是一个脸部奇瘦的人,那人所瘦异常,一眼看去,如同一条多日无食的瘦狗。只听那瘦狗差道:“在田里插秧的夫人出来一下,我们老爷要带你回去问话。”白乐山顺声看去,知道说的正是自己母亲,心想不知母亲犯了何罪,惹的官府的老爷问话。白乐山母亲似没有听到瘦狗差的问话,停下插秧,看向前头的黑背汉子,那汉子正是白乐山的爹爹白天山。白乐山见爹爹凝神思考却一动不动,更不说话。瘦狗官差见两人不说话,厉声喊到:“本大爷叫你没有听见吗?”

两人还是不语,瘦狗差恼怒万分,又喝道:“你们不说话就表示你们心里有鬼,我们老爷现在正在调查一桩大案子,我现在怀疑和你们夫妇二人有关;若你们现在过来,这事还可以商量,若是你们再不过来,就休怪本大爷公事公办了!”话罢脱了鞋进入稻田。

白乐山站在远处不知如何是好,稍愣一下,赶忙绕道邻家稻田朝爹娘跑去,这时白天山也发现白乐山跑来,依旧不说话。白乐山跑到母亲身边抱住手臂,轻声叫了声“娘”。白乐山母亲并不说话,只用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意为不要害怕。

不过几个呼吸,几个官差便走近一家三人。瘦狗差朝白乐山母亲走去,其余几个官差将白天山包围了起来,瘦狗差阴笑了一声,道:“你们二个是跟我走,还是我带你们走,或者带你们一家三口走?”右手一摆,几个官差便要伸手去押白天山,那瘦狗差更是伸手去抓白乐山的母亲。瘦狗差伸出的手刚走一半,便觉一股气劲向自己冲来,只觉得那气劲如泰山压顶,瞬间便有喘不过气的感觉,慌忙转身。只听到“啊”的一声,瘦狗差右手虎口出血,左手握着右手不住倒退。其余几个官差更是在瘦狗差惨叫之前或左或右手臂骨折。

稻田里却已水波激荡,不住的扑向田埂。

白天山也不说话,一手握着夫人的手,一手握着白乐山的手朝家里走去。

瘦面差心中虽害怕不已,嘴上却是哼的一声,道:“想跑!哼,跑不了你。”这瘦面差做捕快多年,鲜有人抵抗,虽也碰到过练过武功之人,凭着一点武艺和人多,从未受过这般侮辱,这次明知对手必定是武功高强之人,仍旧破口大骂。但心知这人厉害非常,骂了一句便不敢再骂。白天山不管他们骂来骂去,只牵着那农妇的手缓缓离开,不会时间便回了家,他神色之间没有怒气,但却严肃的让人觉得浑身发冷。

夫妇二人回到家中收拾些物品,托邻居租了辆马车,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便驾车北去。白乐山看到如此变故,只知危险异常,一直不敢说话。这时坐上马车,不禁的问:“娘,我们这是要去哪?”白夫人只道:“我们去姥姥家。”白乐山追问道:“我何时多了个姥姥,怎么从未听娘你说起过?”白夫人抚了抚孩童的头,道:“娘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说完微微一笑。“娘骗我,肯定是有事瞒我。”那孩童假装生气道,随后却是哈哈一笑,并不在意。说也奇怪,一辆普通的马车竟被白天山驾驶的飞快,又经他洽到好处的几鞭,便犹如骑上一匹上等宝马一般;

那马始终跑的飞快,一个时辰竟也毫无疲劳之意,过路之人都觉这马定是上等好马,却不知白天山驯马技术高超无比,瞬时便了解马的习Xing、飞奔速度及潜力所在。

不知觉中一个时辰已跑出了二百多里,不久一家人来到议城内,换了匹马饭也未吃的继续疾驰而去。白乐山不觉得的奇怪,也不胡闹,一路之上也不觉得无味,总是掀开车帘,尽看路上风景。他十年时间都在山脚下生活,大多玩耍时间都在山中树林或是河流溪谷,虽是临近县城却也只跟爹爹去过几次,见到途中城市的繁荣和其他山村孩童无异的惊讶。看到镖局的车队驶过,更是瞪眼直看。他从小听说镖局的人个个武功高强,个个都算的上英雄,对那些抢镖的贼人毫不手软,在他心中这镖师早成为自己心中的英雄。此时见到英雄心潮澎湃,不住的对着窗外镖师喊叫挥手,夫妇二人也不阻拦也不训斥,任他自由玩乐。

俗家弟子传

俗家弟子传

作者:叶秋声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俗家弟子传》为叶秋声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天色灰暗,黑夜初临。 山脚下的一座树林林之中,正传来一人大笑之声,只听那人笑了两声后道:“我斐文三活了五十多年,虽不是行侠仗义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