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种仙纪》种仙纪最新章节无弹窗 二十七 陶碗的真正意义 种仙纪免费阅读

《种仙纪》种仙纪最新章节无弹窗 二十七 陶碗的真正意义 种仙纪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6-28 18:06:3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草上匪 状态:已完结

《种仙纪》是草上匪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种仙纪》精彩章节节选: 紧挨着山脊,离石堡还有两里多地的田地中,一个人正在挥着镰刀除草。 只看衣着分不出男女,都是农人常穿的粗麻短褐,看脑后盘起的发髻,

>>>《种仙纪》在线阅读<<<

《种仙纪》免费试读


紧挨着山脊,离石堡还有两里多地的田地中,一个人正在挥着镰刀除草。

只看衣着分不出男女,都是农人常穿的粗麻短褐,看脑后盘起的发髻,才知是个妇人。

妇人偶尔抬头擦汗,露出枯黄面容,皱纹满面,两手也如树皮般粗糙,看上去至少五十岁了。

远远见到孝服少年过来,妇人忙不迭的跪地叩拜,口称堡主。

仲杳摆着手说:“何姨不必多礼。”

仲家堡的堡民基本都是仲家的佃农,每户二三十亩地,租子四六分,当然是堡民四仲家六。

佃租看似苛刻,但这里不交皇粮没有徭役,逢灾遇险仲家还会宽减,堡民的日子比灰河东岸的杜国农人好得多。加之多年生息,代代相熟,堡民都把自己看做仲家的外亲,对仲家感恩戴德。前任堡主去世,堡民们自发服丧,妇人手臂上还戴着黑袖套。

这何姨也是把仲杳从小看到大的,只是都远远看着,偶尔打个招呼,对仲杳而言算不得熟人。

见仲杳还是少堡主时的语气,何姨乍着胆子亲切起来:“小杳是去巡山了么?太危险啊,一定要小心些!咱们仲家堡上下,现在全都指望你了呢。“

仲杳笑着说没事,打量何姨正在收拾的田地。

这块旱田也就三四亩,种的是黍,也就是黄米,算是小米的一种,吃起来黏黏的,口感不是太好。仲杳只是偶尔喝粥的时候吃过,却是堡民的主食。

“何姨怎么一个人忙,何叔呢?”

仲杳看似随意的问道:“堡里的牛马今年应该忙得过来,为什么不等着?”

仲家养有耕牛,马也可以拉犁,每年春天都会帮着堡民翻耕,也是令堡民感恩仲家的仁政之一。

贯山四家里,伯家偏重采矿冶炼,叔家擅长营商,季家以林木药草为业,仲家的主业就是种田。

仲杳问到生计,就不再是那个只知玩闹的少年了,何姨佝偻着赔笑,语气也恭谨起来:“老何说今年堡里有点……麻烦,不能再给堡主添麻烦,能做的就自己做了。”

她不太明白仲杳为啥聊起农事,小心的问:“是找老何吗?他在家里打理铁犁,都好些年没用了,害怕锈坏了。”

何姨的丈夫何大山就是个普通农人,没什么特别。硬要说特别,就是他处处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完全是仲家堡农人的平均线。

仲杳摆手说不是找老何,就是随便聊聊。

从何姨的话里能听出,堡民都知道形势不妙了。

“何姨啊,有些人在商量去投叔家镇,甚至过河去杜国西关郡,你们没什么打算吗?”

仲杳接着的问题,直接得何姨讷讷了许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上仲杳的清澈目光,妇人勉强笑道:“那些人定是良心被吃了,就知道跑路,我跟老何绝不是那种人。”

仲杳转头打量田边的茅屋,只听到屋后有铿铿的磨铁声,没见到其他人,淡淡笑道:“何小山分家了,何小树应该还在吧,他人呢?”

妇人看似有五十岁了,其实还不到四十,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何小山已经成亲分家,小儿子也已十七八岁,还在家中。

妇人脸色一变,噗通就跪下了,凄声求饶:“是小山吆喝的,我们没想过跑啊!”

正如老叔爷仲承林所说,小小的仲家堡可遮掩不住消息,仲至正是中魇气而死,魔魇可能再度涌动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

七年前魔魇涌动就跑了十几户人,这一次要少些,到今天也就几户人不见了。不过剩下的人并不是对仲家有信心,或者决心与仲家共存亡,而是看着魔魇还没动静,尚在观望而已。

如果魔魇真的冲过深谷,自西面的山巅而下,到时候还能留下多少人,谁也不知道。仲承林最乐观的估计,也只是剩下一半。

仲杳将何姨扶起,温和的道:“我不是来问罪的,是来问个明白。为什么要跑,为什么不跑,我想知道你们的想法。”

何姨稍稍平静了些,苦涩的道:“堡主啊,这又何须问呢?一家人总得留个根,小山的媳妇已经怀上了,小树还没娶亲。他们还年轻,得活下去,得传宗接代啊。”

“我跟老何真没想过跑,仲家对咱们有恩……”

何姨还在努力辩护着,旁边响起粗闷的嗓音:“这里是我的家,孩他妈在这,屋子在这,田在这,哪能跑呢?”

是何大山,他听到动静过来了。

这是个瘦弱的庄稼汉,头发已经花白,因为常年耕作,背驼得明显,左右肩高低不一。一双大手满是茧子,身上的麻衣处处是补丁。

他那略显浑浊的眼睛,此刻也闪着一缕热芒。

“仲家不会离开这里去避魔魇,堡主你说是吧?”

何大山是个朴实的农人,说话也很朴实,但含着强大的说服力:“因为你们仲家,历代祖先都埋在这里。”

何大山扭头朝田边另一处看去,那是若干不起眼的土包,覆着碎石,隔了片苜蓿地,与何家茅屋毗邻。

“我也一样,我爹我娘,还有好几辈祖爷都埋在这里。现在应该渗到土里,变成了草肥。”

何大山神色沉郁的说:“要去了杜国,外人知道咱们把先人烧成灰埋了,怕是要捆起来打到死吧。”

仲杳看着那片坟头,注意到那还有刚烧完的纸钱。

这番话令他颇为触动,不过他还有话说:“祖先终究与天地长眠了,我们这些后人还得活下去。如果祖先知道我们只是为了守住他们的墓地,就呆呆在这等死,怕是会气得掀开棺材板……呃,骨灰罐的盖子跳出来吧。”

何大山咧嘴笑道:“堡主真不是小孩子了,说的好有道理!”

被媳妇掐了把胳膊,农夫抽着凉气说:“也不是就这么等死嘛,你看我们还在张罗着春耕,不就是觉得仲家……堡主,能带着咱们度过这个难关。”

“那些跑掉的人,我觉着也不能怪他们。他们就算能活下来,跑去叔家镇没田,只能干苦力活,那可惨得多。”

“过河去杜国的,就更没法说了。那里就算能开田,忙活一年下来,大半都得缴皇粮和郡税,还得拉到远处去干活,能不饿死累死就谢天谢地了。哪像咱们这,堡主哪能让人饿死累死呢,年景好的时候,每月都能吃上一顿肉。”

说到这又瞪媳妇,没好气的说:“我都说了,小山想走就由他,小树得留下来!万一出了事,还能帮堡里干点活!”

何姨支吾着说:“隔壁刘家都说了,魔魇可怕得很,哪怕是宗师老爷,也不敢沾上半点魇气,你看堡主……”

说到这就捂住自己嘴了,何大山赶紧痛骂:“说什么鬼话!等会我得好好抽你嘴巴,把你这张贱嘴抽烂喽!”

还不罢休,气咻咻的训着:“魔魇是可怕,仲家的祖宗,还有咱们家的祖宗,不都在这吗?祖先会保佑我们的,别说烧成灰就没了的胡话,以前仲家的家神都还在呢。”

听到这话,仲杳的目光变得深沉。

像是没听到夫妇俩半真半假的争执,他蹲了下来,抓起一把田土,像在灰河边吃土那样,装作嗅闻,吸进了一小缕。

“这土看上去也不算贫瘠啊,为什么种不出好庄稼?”

仲杳自顾自的感慨道:“种上合适的庄稼,雨水再足一点,可以年年丰收,你们就能积下更多余粮。到时候就能多生养一些儿女,祖宗也会更高兴吧。”

夫妇俩茫然对视,不明白仲杳的意思。

何大山顺着话说:“是啊,我们一直种杜国黍,不管打理得再细,一亩也就收个二三百斤。我爷爷和我爹试过南方的罗国梁、北方的宛国粟,都亏了。秋收后我也试着种过豆子,种子都差点没收足。”

仲杳的话更奇怪了:“是庄稼的问题,也是土的问题,但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

【赤殖土,下土之四,四施为极,甚泽以疏,离坼以瘠薄。适种雁膳黑实,朱跗黄实。蓄殖果木,不如中土十分之四。】

这是陶碗刚才刷出的提示,这块田是赤殖土,下土里的第四等。土粒散落疏松,有裂隙而且贫瘠。适合种植谷物,包括黑粒的籼,也就是旱稻,以及黄粒的红米。种植牧草、果树、林木的收获,不到中土的十分之四。

何大山种错了庄稼……

不仅是何大山,这片原野上大部分田地都是赤殖土,还有些黑殖土,但都没种对庄稼。

不过就如仲杳说的那样,根本的问题不在庄稼,而在人。

仲杳安慰他们说不会追究两个儿子跑路的事情,迈着大步走了。

“小杳……堡主跟咱们聊这些,是什么意思?还说起了农事,不都是老管事过问这种事情吗?”

“不过小杳对土倒是一点也不嫌弃,跟以前的堡主不一样啊,孩他妈你说对不……啊啊!“

何大山还没回过神来,耳朵忽然一痛。

何姨揪着他耳朵,恨恨的道:“不是要抽我嘴巴吗?你抽啊!”

何大山叫屈:“我那不是帮你遮掩吗,哎哎别拧别拧!”

远远听到夫妇俩的动静,仲杳翘起了嘴角。

他已经从老何夫妇那得到了答案,里里外外想了个通透,心情格外愉快。

原来陶碗对他的真正意义,并不只是个人的修行。

“你找到合适的人了,还是想到了其他办法?”

紫萝在耳边传语:“感觉你高兴得不得了,快说快说。”

仲杳吊她胃口:“秘密!”

紫萝嘁了声,不再说话。

仲杳还以为她忍住了不问,忽觉有异,刚刚止步,一股清风就自头上拂下。

清风柔和,却又含着柔韧劲气,熟悉得彻骨入髓,随之响起的脆声就更熟悉了。

“看剑!”

白衣少女凌空而下,木剑挟着清芒,罩住仲杳各处,封死他闪躲的所有方

种仙纪

种仙纪

作者:草上匪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种仙纪》是草上匪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种仙纪》精彩章节节选: 紧挨着山脊,离石堡还有两里多地的田地中,一个人正在挥着镰刀除草。 只看衣着分不出男女,都是农人常穿的粗麻短褐,看脑后盘起的发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