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诡戏》诡戏录全本 第7章 鬼婴 诡戏妖孽受

《诡戏》诡戏录全本 第7章 鬼婴 诡戏妖孽受

发布时间:2020-06-04 18:05:03编辑:百小白来源:北京鼎甜文化娱乐有限公司小说作者:欧阳玉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吴小芬,风中的小说是《诡戏》,它的作者是欧阳玉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听她这样一说,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爹会跑到我们房间里去对吴小芬做坏事,而且我更是差点被他拉到坟土下面去。原来就是因为此地风水有问题

>>>《诡戏》在线阅读<<<

《诡戏》免费试读


听她这样一说,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爹会跑到我们房间里去对吴小芬做坏事,而且我更是差点被他拉到坟土下面去。原来就是因为此地风水有问题。

她说了一会,我问她挖出坟后要迁到哪里去。周大娘说,她已经看好了一位置,就在前面不远处,那边风水虽是一般,但至少比这养尸地要好得多了。

那几个男的血气阳刚,尸体又埋得不太深,过得十几分种,挖开的土中就看到了漆黑的棺材盖子。

几个男的又将那些土挖开一些,让整个棺材暴露在我们视线之中,就不再动了。

叫挖坟他们没有二话,可却嫌打开棺材晦气,都不敢动,齐刷刷地站在一边盾着周大娘。

周大娘睢了瞧他们说,那好,我来起开棺材,你们拿把铁铲给我。

王洛城将铁铲拿给她,周大娘接过,走到坟边就要跳下。

“等等!”王洛城跑了过来,他看了看周大娘,此刻她正穿着过膝裙子,要是跳下去那个坑里的话显得不雅。

王洛城向周大娘说还是等他去揭开棺材盖子好了。

周大娘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牙齿,赞赏地拍了拍王洛城的肩膀。将铁铲递给他。

王洛城接过铁铲就跳到坑里去,然后将那棺材盖打开了。

当棺材被打开的那一刻,我们不禁都傻了眼!

里面空空如也!我爹的尸体不知去向!

周大娘皱眉看着,一会后问我,你是亲眼看着你爹尸体放到棺材里,再埋到土里去的吗?

我点了点头。

她又对我说,你娘和你姐的坟墓在哪里?快带我过去瞧瞧!

我娘和我姐的坟离这里也不远,我心里有些忐忑,不过却没有问什么。就带着他们赶到了那边。

王洛城他们又在周大娘的指挥下,将我娘和我姐的坟都挖开了。

我的心怦怦直跳,和我爹那坟的情况一样,挖开的棺材里同样是空空的,我娘和我姐的尸体不知去向。

我不禁就急了,直问周大娘这是怎么回事。

那可是我家人的坟,尸体却不翼而飞,死后还不得安生!

我心想难道有人偷尸体?可是偷去了又有什么用?

我心里猛地一沉,我娘与我姐都是女人,是不是被那些极端变态的人偷走尸体去做那些苟且之事?

我们村与邻近村里都有好一些大龄单身汉,莫不是他们偷了去?我姐在生时,经过村里这些单身汉的门口,他们都会嘻皮笑脸地缠我姐进去坐坐,我姐一听就会远远地跑开去。

我曾经无意中听过隔壁的老大娘讲起,说以前有一户人家死了女儿,埋下的当天尸体就不见了。

他们见到坟被掘开,找了几天,最后终于在一个单身汉的家里找到了。那死去的女儿全身衣服被脱掉被放在了床上,那单身汉就搂着那死人睡觉。

最后那单身汉被暴打了一顿。尸体被重新安葬!

不会真是被那些变态的男人偷去了吧?

若是这个原因,那我爹的尸体呢,为什么也不见了?他可是一个男人啊!难道还有口味更重的人?

我胡思乱想,幼小的心灵里只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男人真的非常可恶!

周大娘脸上神色难看,嘴巴里喃喃地念叨着什么。她叫我稍安勿燥,就拉着我,吩咐王洛城他们跟着,领头就向山下走。

一路奔跑下山,周大娘领着我们跑向邻村。

到了目的地,我举目一看,这不是“鬼喝水”死去的刘老头家吗?

刘老头原先住的房间大门,贴有一对白底蓝字的对联,屋檐处挂着一个白色灯笼,上面写着大大一个“奠”字,已被布置成了一个阴森森的灵堂。

灵堂里正中放着一个漆黑棺材,而左右两边跪满了披麻戴孝的儿孙。

她们大哭着,嘶心裂肺。

刘老头的大儿子看到我们进屋,起身迎了上来,周大娘客气几句,又问了一些刘老头的后事安排,这才问他刘老头的生辰八字。

刘老头的大儿子说了,周大娘听完脸色凝重,对他说,快点去打开棺材,看看你爹还在里面躺着不。

这时一屋子都是刘老头的亲属,刘老头大儿子问道,周大娘,这是咋了?为啥子要开棺材?

他这话说得挺客气的,那是因为要他开棺的是周大娘。要是别人说这话,早给他轰出去了,说不定还会招来一顿打。

毕竟人死入土为安,死人一旦放进棺材里封好,再开棺既显得不吉利也显得没有孝心。对死去的长辈更是大不敬,会叫人笑话的。

周大娘将刘老头大儿子拉到旁边说了几句,刘老头大儿子脸上显出凝重神色,然后将跪在灵堂里哭丧的人们都叫出去,只留下他的两个兄弟在这。

那些人拖家带口的低泣着,待他们出去已经花去一些时间。哭声一片的灵堂顿时就安静了许多。

这时,刘老头的大儿子就将大门关上,然后和他两个兄弟商量一通后,去开棺材。

棺材被撬得吱呀吱呀的响,一会之后被打开了。

可是,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刘老头的尸体!

刘老头的三个儿子都傻眼了,他们不可相信地瞪大眼睛,都说这是咋回事?我爹人呢?

刘老头的大儿子回过神来,走近周大娘问询,周大娘说,这是五鬼换命术!有人要利用这邪恶术法去复活一个人的命,你爹是水旺之命,如我想得没错,你爹尸体就是给那个施术人偷掉的。

她说着,叹气说,没想到那人的速度这么快,一下子就将这些尸体全弄走了!

如今我们只能找出谁是那土旺之命的人,然后守住他尸体,或者将其烧掉,那样的话,五鬼换命术就难以施展。

周大娘马不停蹄,说现在那个施术人已经得到了四具尸体,现在必须找到那个土旺之命的人。她叫我先行回去,说她要到陈村长那里看那些资料拿回来了多少。

我看她不带我,就只好跟着王洛城他们回到大院里。

我是不敢回我的房间里去了,因为那里刚死了人,虽然死去的是和我要好的吴小芬。

我问过周大娘,吴小芬的尸体不见了,是否也是五鬼换命术需要找寻的人。周大娘却说吴小芬的生辰八字与那邪术不符。

只是,既然无关,那她的尸体为何也不见了?

奔劳一个白天,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我一看时间,已到了下午六点半钟。

就到食堂里去吃饭,出来时就坐在主屋大厅里看电视。

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有的回去房间,有的出去逛街,而住得近的也有回自己家里去。

大厅里空荡荡的,就只有我一个人。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昨晚没睡好,今天又劳累一天,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睡得朦朦胧胧的,突然间就觉得身上冷嗖嗖的,恍惚间似乎有一双小手在我身上来回抓着,特别是我的脖子处怎么觉得好痒,且还有点儿痛,就像被蚊子啥的咬了一样。

我迷糊说道,谁啊?别挠,我怕痒。

说出这话的时候我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小手很细小,皮肤嫩滑,感觉上那就是婴儿的小手。

对了,我们戏院里都是一些年轻男女,未曾嫁娶。即使是中年叔叔阿姨们,他们的儿女也很大了,在上小学或初中。

那么,哪里来的小婴儿?

我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小婴儿的脸。

那张脸上带着血丝,脏兮兮的,没有一点毛发,脑壳上的皮肤皱巴巴的,就像一个小老头!

他有一双清澈的眼睛,此刻正与我四眼相对。

我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那婴儿听我一叫,也吓了一跳,跳着向后退开。

我急忙就躲到沙发后,惊异地看着他。

那婴儿是一个男孩,此刻正站在那沙发上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心想莫非他就是吴小芬生出来的鬼婴?

看样子肯定是了!

他没有穿衣服,赤着身子,身上还沾染着血水,非常可怕。

那鬼婴看到我之后,不再害怕,张口朝我露出森森牙齿,一声怪叫之后,他就向我跳着扑来!

我想要后退,腿却软了,跌坐在地面上,不知如何应对。

一两个呼吸间的功夫,那鬼婴速度很快,眼看就要扑到我身上来了!

诡戏

诡戏

作者:欧阳玉类型:灵异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吴小芬,风中的小说是《诡戏》,它的作者是欧阳玉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听她这样一说,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爹会跑到我们房间里去对吴小芬做坏事,而且我更是差点被他拉到坟土下面去。原来就是因为此地风水有问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