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古城赋》古城福泉 第三十二章 邪神临世 古城赋GAY吧

《古城赋》古城福泉 第三十二章 邪神临世 古城赋GAY吧

发布时间:2020-05-29 18:05:4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鸢苑苑 状态:已完结

鸢苑苑新书《古城赋》由鸢苑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奚延,西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并非由他所铸,而是从他身体分裂出的一部分。” “哦?我倒是很有兴趣听一听。”泽裕忽然驻足,饶有兴致的托着下巴。 “斩日刀其

>>>《古城赋》在线阅读<<<

《古城赋》免费试读


“不,并非由他所铸,而是从他身体分裂出的一部分。”

“哦?我倒是很有兴趣听一听。”泽裕忽然驻足,饶有兴致的托着下巴。

“斩日刀其实也可以说,是为了保护他妹妹而存在的。若你真想知道,这件事就要从纥梦蝶出生说起。”林若似乎不太愿意提起往事,五指悄悄捏紧腰间的长发。

“你是说纥梦蝶吗?如果是关于她的事,那不管多少我们都愿意听。”林津之凑近几分,硕大的头盔撞到了泽裕的琴。

一声刺耳的琴声,瞬间回荡在空旷的北阴祭台之上。

林若见他们二人都露出一副渴望的神情,再也推脱不了,只得清清嗓子,道:“关于纥梦蝶的出生......”

关于纥梦蝶的出生。

那一年八月初八,晴空万里,碧云飘荡。

大西最南边的仇维山上,一座黑木修葺的圆顶小屋,孤零零落在云雾之中。微风拂过,屋前大片罂粟花簌簌颤动,暗紫花瓣无比华美,剧毒芳香。

花前插着一根竹竿,高悬的兽骨左右摇晃。

小屋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木窗全关。屋内黑暗笼罩,只有一盏孤灯摇曳。灯下是岩石打造的石桌,粗糙简陋。

桌旁坐着年近百岁的老者,沟壑纵横的面庞皮肤干瘪。老者黑褂松松垮垮,消瘦的身子笼在衣下。

此刻他正闭着眼,纹路交错的掌心有两半象牙,晶莹剔透。

“砰”,象牙落在石桌凹凸处,老者缓缓睁开双眼。

忽然抓起象牙,露出的寥寥几颗牙齿,随声音不断颤抖,只听惊呼道:“凶兆!凶兆!”

话音未落,石桌另一侧,竟有人在黑暗中拍案而起。

那是年仅二十五六的男子,衣着讲究精致,项间戴着龙纹银圈,左肩上隐约可见暗黑纹身,花纹繁复古老。

他猛地揪住老者衣领,厉声问:“何为凶兆?”

“凶兆就是不详!族长,不详就要降临我们仇维一族!大难难逃啊!”老者蠕动着唇角,浑浊的双眼满是恐惧。

“说清楚,究竟是什么不详?你看到了什么?”

而这男人,就是纥奚延的父亲,纥久仁,二十六岁的他还不是大西的将军。却是带领仇维族,隐居深山的一族之长。

话音未落,一道响雷震响天际,闪电划亮石屋。不知何处刮来的飓风,吹得墙上倒挂的动物骨骼“咯咯”撞响。

他皱眉往前,将紧闭的窗扉猛地拉开。

窗外突然大雨倾盆,狂风大作!明明前一刻还骄阳悬空,短短一瞬,天地变色!

寂静,仅仅片刻的寂静后。

仇维山所有古树瞬间迸裂!从树根开始,鲜血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飞鱼鸟兽四处逃窜,巨雷相伴倒下。

老者闻声双腿一软,趴倒在石桌上,两行清泪慢慢溢出,喃喃道:“天命难违啊!族长,卦象所明,将有邪神降临仇维!若是不除,我们仇维族将受诅咒!甚至在今日灭绝于此啊!”

“邪神?什么邪神?”

话音未落,“哇哇”一声啼哭,响彻整个仇维大山。

与此同时,仇维山顶,本该晶莹剔透的圣池之水,忽而开始翻涌不息,暴雨掀起万丈狂波,圣水倒流而下。腐烂之气,弥漫在整个圣湖之上。

片刻后,一团黑雾从湖底冲破水面,跃上云霄。

黑雾中,一个九头蛇身的异兽腾空而出。巨大的黑色身形笼罩了整片仇维山,巨兽黑密覆身的鳞甲,不断喷出毒液,所过之处,尽是恶臭沼泽。

而散发出的剧毒之气,令过往的飞禽走兽纷纷毙命。

它九颗面目狰狞的脑袋上,有一双如似黑洞的眼睛。那干黑褶皱的皮肤,獠牙流下深绿色的口水,简直可怕至极!更让人惊奇的是,在凶神相柳盘旋的蛇身中,竟有一个小小的女婴。

孩子仍在啼哭,相柳却越飞越高。仇维山所有族人,望着那象征毁灭与灾难的凶兽,隐隐感到绝望已悄然降临。

然而,还没有过厮杀与挣扎。

相柳突然一声痛苦的嘶吼,女婴竟被一团莫名其妙的萤火紧紧包围。熊熊火焰带着婴孩缓缓升到空中。那火灼伤了凶兽坚硬的皮甲,烧焦了它的血肉。

宛如守护之神的相柳,带这女婴浴水而出,却被她的异火烧为灰烬。“吼吼吼”巨兽发出最后撕叫,身上流出的每一滴血,都落入仇维山的土地。

血过之处,五谷不生,万物枯死。

而那烈火,能烧死上古凶神,却不能伤害到女婴半分,她还在不断哭喊。

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仇维人纷纷捂住耳朵,却抵不住震耳欲聋的哭声,割破他们的耳膜,有血从耳畔滑落。

忽的!火苗暗了暗,而那短暂的沉寂,却是为了更壮丽的爆发。

“砰!”的一声,火焰在半空绽放,似妖艳的红莲之花。

天地猛烈颤动,炸开的火星夹杂着暴雨,席卷了整座仇维山。人们不顾一切的逃亡,只为躲避那无法熄灭的火雨。

异火染红了半边天幕,那小小的婴孩,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托住,缓缓降落在圣池湖畔。刹那间,圣池干涸,万物凋零。

不知过了多久,邪火终于渐渐熄灭。东边却忽然飘来黑云,阴云遮天蔽日,世界瞬间堕入暗夜!

无日,无光,无月。

像突然打开了一扇地狱之门,世界陷入了永远的黑暗之中。

而山麓上老者屋里,纥久仁目睹了发生的一切。

他望着天边无尽的黑暗,耳边传来老者低声劝告:“杀了那孩子!杀了她仇维族才能延续下去!”

那一句句,不断回荡在纥久仁耳畔。

他不再开口,转身拿起地上的蓑衣,头也不回的走进狂风暴雨里。

身后传来老者嘶哑的声音:“族长,那孩子已经打开了门!难道你没看到吗?她从门里带来了灾难!再不杀她,仇维族就会消失!”

“若我杀不了她呢?”纥久仁闻言,冷笑两声,继续抬步:“别危言耸听,我才不信!”

但纥久仁永远想不到,后来发生的事,竟会超出他的预料,给仇维族带来灭顶之灾。他不听规劝,赶到圣湖之畔,用自己的外衣将女婴包起来,带回了山寨。

然而,脚步刚至寨前,就有人不顾一切的狂奔而来。

“族长!夫人她!夫人她生了!”

纥久仁喜上眉梢,抱着女婴,健步如飞的往自己的竹屋赶去。谁知还没走近,便见屋前围着很多族人,大家窃窃私语,不知低声说着什么。

更令人觉得怪异的是,屋里并没有传出婴孩的啼哭声。

不是说——生了吗?

他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眉头逐渐隆起。随着脚步的不断靠近,竹屋的景象也越来越清晰。

只见四岁的纥奚延,踮着脚尖,双手趴在门上,往里努力眺望。然而,年纪太小的他,因为过于矮小,什么都看不到。

“延儿。”纥久仁喊了一声。

“爹!他们说我有妹妹了!是真的吗?”纥奚延忙站直身子,小小的脸上写满喜悦。

纥久仁没有回话,伸出的那只左手,最终停在了竹门前。不敢推开,居然没有勇气推开这扇门。为什么?因为他已经猜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门,却在他迟疑时,被人从里面拉开。产婆那张惊慌失措的脸,出现在纥久仁漆黑的瞳孔里。随着视线的下移,他看到她手上,也有个被棉被包裹着的孩子。

只是那孩子双目紧闭,好像睡着了一样,连呼吸都感觉不到。

连,呼吸都感觉不到的孩子?

“族长...族长...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产婆捂住嘴,眼泪如溪流从脸庞滚落。

纥奚延睁着一双大眼睛,用小手指戳了戳小女孩的脸,指尖碰到她皱皱的皮肤时,突然呆住。半晌后,惊恐的转过头,望着纥久仁道:“爹!她!她!她的身体好凉啊!”

“夫人的情况怎么样?”纥久仁没有理会纥奚延,轻声问道。

“夫人刚才精疲力尽,昏睡过去了,应该过会儿就醒了。”

“好,去找人做副棺材,把这孩子埋了,”纥久仁忍住心中悲痛,没再多看产婆手中的孩子一眼。而是单膝微屈,摸了摸纥奚延的头,把女婴轻轻放进他怀中,笑着说:“延儿,从今以后她就是你妹妹。她叫纥梦蝶,以后你要好好保护她,知道吗?”

纥奚延带着好奇,小心翼翼的抱着女婴。她那粉嘟嘟的小嘴,长长的睫毛,像黑宝石一样明亮的双眼,在纥奚延眼里,简直就像上天的神来之笔。他从没见过见如此漂亮的东西。

也许就是从那一刻起,妹妹,在纥奚延的生命里变得高于一切。

甚至比他自己还重要。

古城赋

古城赋

作者:鸢苑苑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鸢苑苑新书《古城赋》由鸢苑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奚延,西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并非由他所铸,而是从他身体分裂出的一部分。” “哦?我倒是很有兴趣听一听。”泽裕忽然驻足,饶有兴致的托着下巴。 “斩日刀其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