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早安小娇妻》早安小逃妻 第3章 本姑娘就看上你了(3) 早安小娇妻平胸小受文

《早安小娇妻》早安小逃妻 第3章 本姑娘就看上你了(3) 早安小娇妻平胸小受文

发布时间:2020-02-16 18:05:5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二月榴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早安小娇妻》是二月榴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盛小姐,颜少,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位被称作王总的男人闻言不由一阵恼羞,眼神轻蔑地看向盛夏,冷哼道:“喜欢颜少的人多了,也要清楚自己是什么货色。” 他这话里虽然有

>>>《早安小娇妻》在线阅读<<<

《早安小娇妻》免费试读


那位被称作王总的男人闻言不由一阵恼羞,眼神轻蔑地看向盛夏,冷哼道:“喜欢颜少的人多了,也要清楚自己是什么货色。”

他这话里虽然有对盛夏的鄙夷,却也有对颜玦的忌惮,不过是个小角色罢了。盛夏无意与他纠结,还是礼貌地一笑,迳自走到颜玦身边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来。这般坦然又宠辱不惊的模样,不止令颜玦意外地挑了下眉,更让几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将询问的眼神投向颜玦。

颜玦却并没有表态,唇角一勾,吩咐:“上菜。”

众人陆续落座,谈的都是一些生意上的事,期间自然也讲些笑话。那些男人更是当身边的女人不存般,嘻笑怒骂地玩耍着没有一点下限。其中也只有那个肥硕的王总是个爆发户,没什么见识还抢着发言,常引的一群人发笑。

当然也有不少人的目光不时瞟向盛夏,因为她是颜玦带来的,所以都好奇的很。只是碍于颜玦没有发话,他们都不敢太造次。

饭后,所有的娱乐设施都被陆续打开,包厢也跟着更加热闹起来。唱歌、划拳、打牌各自凑作一堆,颜玦一直被众星拱月地围着,仿佛也很快忘了盛夏的存在。

“哎,各位各位,今晚的重头戏开始了啊。”玩到中途,突然有人喊了一声,一众人便兴致勃勃地围了上去,可见这是个老节目了。

盛夏见一群人经过猜拳,然后输了的两个女人在起哄声中脱掉身上的裙子,被围的现场乱哄哄的。眼见玩的趋势越来越乱,而她始终没有再找到与颜玦谈话的机会。起身去了卫生间,在里面安静了两分钟再出来的时候,包厢内的气氛已经热闹到极点。她并没有特别在意地往门口走去,却在中途被人撞了一下,接着怀里就被塞了个软软的东西。低头一看,正是两条裙子扎成的“花球。”

“停!”号令是从门板处那儿发过来的,音乐与室内的热闹的气氛也一下子安静下来。

她一脸茫然地迎着周围兴奋地盯着自己的目光,然后看到站在不远处蒙住眼睛的男人——颜玦,刚刚喊停的是他。

自己这是无意间“参与”了游戏?

众人的口哨声中,男人将遮眼的领带扯下来,转头便看到了中招的盛夏。

“这次是盛小姐,颜少你说怎么罚她?”有人问

颜玦闻言点了支烟,背状似随意地倚在了包厢的门板上(堵住她的出路),吸了一口才眯眼问:“盛小姐想怎么玩?”

“我可以拒绝吗?”她神色坦然地反问。

不待颜玦回答,周围响起诸多抗议:“不行不行,刚说了包厢内的人都有份,颜少不能因为盛小姐是你带来的就例外吧?”

颜玦耸肩,笑着对她说:“出来玩,就要守规矩。”原本也是她非要跟来的,他没有理由救她。

盛夏站在那儿没动,仿佛在等着他说出惩罚,又或者在想脱身之策。

颜玦看着她挺直的腰板,又想到她先前在自己面前的嚣张,便也想挫挫她的锐气,说:“刚看王总对你有意思,不如给个机会?”

这话一出,周围传来一阵噪动。

“亲一个!亲一个!”周围一片看热闹的起哄声,更有人用筷子敲盘子、拿着两只酒瓶相碰来增加气氛的,吵闹声几乎要掀翻屋顶。

“盛小姐,出来玩要大方一点。”见她一直未动,有人忍不住过来催促,不过都是在看笑话罢了。因为他们已经从颜玦这句话里窥探到,盛夏之于颜玦的份量不过无足轻重。

说真的,盛夏知道颜玦在耍她,可是她还真玩不起。想不出解决办法,她只好硬着头皮往门外走。手腕却被颜玦捏住,他偏头看着她说:“你们盛家现在不是正缺钱?他出手很大方,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换个人选?”

盛夏回视着他,男人眼中带着戏谑与羞辱,让人觉得羞愤却也不甘。

脑门一热,捧住他的脸便吻了上去!

现场爆出一阵惊讶的抽气声,就连颜玦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这样轻薄,所以当她的唇瓣包裹住自己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怔忡。女人的唇很软,大概喝了酒的缘故,气息甚至清凉甘甜。只是当时的他并没有心情去品味,只想用力去扯开她的手臂。

盛夏也是被气昏了头,当时只有一个跟他作对的念头,他越是不准,她踮着脚越是吻的十分卖力。

30秒后,盛夏被他粗暴地扯开,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间同时晕开。

是她咬破了他的唇。

颜玦的表情自然十分难看,盛夏则抹了下自己的唇,说:“颜玦,本姑娘还就看上你了。”

早安小娇妻

早安小娇妻

作者:二月榴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早安小娇妻》是二月榴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盛小姐,颜少,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位被称作王总的男人闻言不由一阵恼羞,眼神轻蔑地看向盛夏,冷哼道:“喜欢颜少的人多了,也要清楚自己是什么货色。” 他这话里虽然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