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月铸剑师》邪月 小说目录 邪月铸剑师小攻

邪月铸剑师

仙侠连载中

主角是林小铁,小铁的小说《邪月铸剑师》此文是青崖煮雪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 幽冥之地,归临月学府管辖,却不在临月山脉,相反,离此地至少有万里之遥,位于临月极北。 林小铁等人随即乘山舞银蛇离开,飞至深夜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8 00:10: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林小铁,小铁的小说《邪月铸剑师》此文是青崖煮雪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 幽冥之地,归临月学府管辖,却不在临月山脉,相反,离此地至少有万里之遥,位于临月极北。 林小铁等人随即乘山舞银蛇离开,飞至深夜

《邪月铸剑师》免费试读

幽冥之地,归临月学府管辖,却不在临月山脉,相反,离此地至少有万里之遥,位于临月极北。

林小铁等人随即乘山舞银蛇离开,飞至深夜,眼前终于出现一片鬼气森森的黑色森林,无边的阴寒之气翻滚汹涌,令人毛骨悚然。

森林之后,则是幽冥之地,它极为辽阔,比临月山脉,大了数倍不止,其上千疮百孔,全是采矿轰炸山脉的痕迹,深处一片黑雾,看不清楚事物,只隐约见到巨兽的身影。

矿城,则是炼矿治矿的集中地,无数的矿奴将灵矿从深山野林中用木车拉回城中,制成灵石。

而无数矿城围绕的中心处,则有一座宏伟繁华的巨城,其名为落雁孤城,此城有一名镇守者,是临月国内指定唯一能进入幽冥之地的莲境强者,程王!

同样,玄武国和蛮兽国在冥地的主城均有一名镇守者,镇守者只是守卫主城,不会参与广阔矿脉的争夺。

除了镇守者,任何莲境,不得进入幽冥之地。

幽冥矿脉,占临月国矿藏的九成以上,程王家族世代镇守幽冥之地,是名符其实临月国最富有的王室,在冥地之上只手遮天,权势无双。

山舞银蛇开始降落,林小铁站在这座孤城前面的时候,才真正感觉到它雄伟。

它的城门,高达百丈,仿佛伸手就能摸到白云,古老的城墙遮住了半边天空,厚重而斑驳的巨型黑砖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城墙之上可以并排跑十数骏马,每隔数米,便站了一名剑师,剑师无言,征袍猎猎,使整座城看起来气势恢宏无比,仿佛天穹险关下凡。

此时已经入夜,林小铁进了城门,抬头,更见整座城市高楼耸立,灯火通明,数条纵横主街道,长达数十里,贯穿全城,街上人头涌动,花红酒绿,一派繁华热闹景象。

“在你们进入矿脉之前,会在这里住上几天,相信我,你们要好好珍惜这几天时间,你们绝对会怀念无比的。”

王简和守城剑师打过招呼,便走过来,大有深意地对林小铁二人道。

二胖此时已经两眼放光地冲到了街上。

林小铁无奈地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率先落入林小铁眼帘的,赫然是一个长方形的窄台,有十几米长,烛光曼妙中,上面有两个高挑的女弟子正在走秀,轻衫间露出雪白的肚皮,手执羽扇,藕臂轻扬,翩翩起舞,一袭粉色荷裳,面纱单薄,隐约可见美丽容貌,莲步轻移间蛮腰款款,婀娜多姿,煞是惹人怜爱。

台下围满了年轻的男弟子,不少人眼光望向台上美女诱人之处,目中露出邪光。

这窄台倒与上一世记忆中的T台相似,只是模特换成了古装美女而已。

最令人惊叹的是,放眼望去,这样的方形窄台竟有上百个之多,台上的美女整整齐齐站了数百个之多,个个貌美如花,台下的男弟子更是不计其数。

“这是孤城最富盛名的花街,夜族盛产美女,这里的姑娘更加都是临月国内百里挑一的**,只要身上有一块灵石,就能邀佳人共度良宵了。”

王简眼睛里带着笑意望向两人。

他相信,任何青少年第一次看到花街,都会震惊,都会露出欲望,都会被深深地吸引,他带过无数的人进入孤城,他太了解这些人了,无论多正经的人,进了花街,都变成了欲望的奴隶。

他淡淡望向身后二人,这时,胖子眼都看直了,目光跟着美女的舞姿在她身上游走不住,口水都快留出来了,根本没注意到王简在看他。

“果然不出我所料,哈哈,花街的魅力无人能挡,从来没有例外。”

他的目光望向林小铁,后面的笑声戛然而止,变得有点目瞪口呆起来。

“你在干嘛?”

他不禁好奇地出声问道。

林小铁淡淡看了他一眼,对身边的热闹仿若无睹一般,继续向前走去。

“二胖!”

胖子正痴迷间听到林小铁的喝斥声,回过神来,这才依依不舍地跟了过去。

“你不是正人君子,但却装得最像!”

王简哈哈一笑,竖起了大拇指,眼里露出了佩服之意,因为身处陌生之地,能在任何情况下保持绝对清醒,是一种最实用的能力。

第二条街,是刀剑行、杂货铺、灵药店等,这里是临月国凡阶至宝的交易中心,只要有钱,没什么买不到的,同样熙熙攘攘地摆了数十里,顾客如云。

第三条街,赫然是擂台,擂台上有男有女,相同的是他们的脖子都系了一根细细的锁炼,看起来像是锁住动物一样。

“他们就是我说过的剑奴,这些都是半金人,实力都很强,花一百灵石就能上台,只允许同阶挑战,打赢了就能在他/她脸上烙下剑奴印记。”

“可不要小看他们,这些人打起来很拼命,他们只要打赢一百场就会获得自由,可不会手下留情。”

“当然,你有钱也可以直接付五千灵石,这样可以直接挑一个带走。”

王简悠悠介绍道。

台上的剑奴不分男女身上都有伤痕纵横分布,有的衣服破烂血迹斑斑,显然已经战斗了许多时日,他们望向台下诸人的眼神,都充满了仇恨与冷漠。

其中最令林小铁关注的,是一名乱发少年,他的剑已断,脸上布满血痕,左臂明显骨折,无力地垂了下来,却疯狂地扑了上去,将挑战者的一只耳朵咬了下来,挑战者狼狈下台后,他举起断剑,在自己脸上划了一道血淋淋的横杠,细数下来,他两边脸上已有七十余条狰狞的血杠,像征着他已经战胜了七十多场。

只要再胜二十余场,他便能获得自由!

他漠然地坐了下来,没有喜,也没有悲,静静地望着落雁孤城色彩斑斓的夜空。

“勇者!”

林小铁目中露出了强烈的赞赏神色,在台下久久驻目不愿离去。

胖子倒是有点被吓到了,用力拉着林小铁离开了那里。

第四条街,居然是奴隶交易场,街道两旁坐满了密密麻麻的麻衣奴隶,有男子,有女子,有老人,有小孩,大多衣衫褴褛,布不蔽体,面有饥色,甚至有一些,病得很严重,在痛苦地呻吟。

他们的脖子上,都绑了一个铁圈,铁圈透出阵阵的黑色幽光。

这是族环,能辨别种族,夜族透的是黑光,金光族透的是金光,而林小铁所属的半金人,则是金黑双芒。

眼前,黑色的幽光连成了一片,这条长街,起码有数万的夜奴正在等待出售。

“是夜人。”胖子退后一步道,他本身就是金族人,他也一直当林小铁是金族的人,所以对夜族多少还是有点排斥的。

“对,是夜人!”

林小铁咬牙道,对林小铁来说,外祖父是夜族,母亲是夜族,他们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这令他对夜族抱有一种奇特的感情,看到夜族被当猪狗对待,怎能不怒。

“你不需同情他们……”王简的声音从后面淡淡飘来,“他们表面上看起来与常人无异,这只是因为没有夜能,一旦修炼夜术,他们的外貌就会变化,耳朵就会变得尖长,双目瞳孔会消失,眼眶里会透出奇怪的光线。”

“夜族千年之前,号称战族,他们的身体内,流着夜神的遗血,如果不以重典压制,又岂能让他们屈服?!”

正在此时,前面突然有一道小黑影闪出,扑在林小铁的大腿上。

胖子大惊,手一抄,召出他的大斧头,就要对着那小黑影砍下去。

“别动手!”

林小铁及时大喝一声,胖子一惊,斧头就悬在空中了。

林小铁弯下腰,用手轻轻拨开那道小黑影的漆黑柔发,露出一张稚嫩白晳的小女孩的脸,粉雕玉啄般精致的五官,一对黑亮水灵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林小铁,娇小的手臂藕节似的,白白嫩嫩,正牢牢抱住林小铁大腿,就似黏在上面的一般。

《邪月铸剑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