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曾几何时月圆时》曾几何时是什么意思 弱受 曾几何时月圆时小白文

曾几何时月圆时

古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曾几何时月圆时》由暖小然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若思,司马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以为,你的一点花拳绣腿,困得了我吗?”司马轩皓阴冷的说。下一秒,李若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是,不好的预感像是黏在后背的僵掉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9 18:18: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曾几何时月圆时》由暖小然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若思,司马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以为,你的一点花拳绣腿,困得了我吗?”司马轩皓阴冷的说。下一秒,李若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是,不好的预感像是黏在后背的僵掉的

《曾几何时月圆时》免费试读

“你以为,你的一点花拳绣腿,困得了我吗?”司马轩皓阴冷的说。下一秒,李若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是,不好的预感像是黏在后背的僵掉的红枣一样,瞬间掉了下来。

司马轩皓一个用力,那缠在自己手上的轻纱瞬间断开,飘在空中,和着李若思张大的嘴,快突出的眼,所以下一秒,李若思想要往外跑,可是该死的,有功夫的司马轩皓马上堵在了门口,于是李若思又往房间里乱窜,幸好房间的东西够多,空间够大。

李若思丢一样东西,司马轩皓在后面追着,很自然地接着,两个人就这样把房间闹了一个便,司马轩皓连自己都感到很奇怪,怎么会无聊到玩这种你跑我追的游戏,甩了甩头,一个快步,把李若思拦腰抱入怀里:“你说,本王该怎么惩罚你。”李若思双手被桎梏着,好看的眼睛却是怒瞪着司马轩皓说:“拜托,我又没有做错什么,所有的事都是你自己在那边合理想象,好不好?”

“合理想象?什么是合理想象?”司马轩皓询问着这个新名词,李若思叹了口气,怪自己说话太快,老是扯进一些现代化的词,其实合理想象是新闻学概论里的关于新闻理论中的一种专有说法,是造成假新闻的一种误区,李若思继续说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偏偏要把没有的罪名往我身上扣,要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司马轩皓不自觉地说:“没想到王妃还真是伶牙俐齿,只不过我一向相信我手下的能力,至于你说的,哼……”说着一把推开李若思,然后甩袖再度离开,留下一句:“明早跟我进宫请安。”没站稳的李若思差点撞在了桌子上,心里狠狠鄙视了这个没品的男人,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看着离去的司马轩皓,李若思气愤道,用力地甩上门,在门后堵上了桌子椅子,防止这个变态有莫名奇妙来侵袭。转身却看见一个凌乱不堪的房间,李若思无语了。

上官丞相府内,上官芸儿坐在窗前,暗自流泪,像极了郁郁的林黛玉,这时窗前出现了一个黑色身影,上官芸儿吓了一跳,本想大叫,来人却说:“没想到呀!自己的情郎现在却是在洞房花烛,留你一人独自暗伤。”

“你是谁?”上官芸儿警惕地问,来人一笑,说道:“有事我会再找你的。我们或许可以合作,各取所需。”说完,还未等上官芸儿说完,黑影便消失了。

黎明是夜的轮回,新的一天自此启程,开启每一个神奇的日子,习惯了晚睡晚起的李若思还在睡梦里,在这个没有闹钟的年代里,任凭翠竹怎么呼唤,都叫不醒李若思。这时早已穿戴好,在马车上久候的司马轩皓,不耐烦地走到房前,刚好看到翠竹在唤李若思,便问:“你家小姐那?怎么还没醒?”

下人们很奇怪,王爷怎么会已经收拾好了,却又不敢问,于是司马轩皓吩咐下人们都下去,自己想一掌劈开门,却发现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愣了一下,司马轩皓再次一个用力,堵着门的所有东西瞬间离开那扇门,司马轩皓对昨夜留下的满屋子的凌乱的残局愣了愣,而后向里边走去,被巨大的吵声唤醒,李若思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带着睡意说道:“谁呀!我还想睡,别吵我,有事去找你们家王爷。”

司马轩皓无语地看着李若思,走到床前,用极阴冷的语气说道:“不想给你们慕容家丢脸的就给本王赶紧起来。”李若思慢慢睁开眼睛,便看见一张仇家的脸,条件反应似的,用被子捂好自己,立马坐了起来:“你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进来的,你想干什么?”

司马轩皓竟然不自觉地笑了一下,而后习惯性的马上恢复一脸冰冷:“你难道忘了今早要去宫里给母后父皇请安吗?”李若思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于是马上从床上跳到床下,走到柜子前面开始翻箱倒柜,看着李若思把不喜欢的衣服一件件往外扔时,司马轩皓打心底里无语,唤了声:“来人。”

见司马轩皓要叫人进来服侍自己,李若思赶紧劝阻道:“那个,王爷,不需要叫人,我自己可以的,你叫人来弄反而慢了,先出去等我吧,我马上就来。”李若思只穿了件中衣,类似现在睡衣的那种,在柜子前找着合适的衣服,可是司马轩皓却不爽了:“王妃,难道慕容家没教你规矩吗?敢吩咐本王,还在本王面前没大没小。”司马轩皓顿了顿,嘲讽般说着:“也对,王妃敢情不是慕容府的千金,一个风尘女子,哼。”说着,司马轩皓像是看好戏一般目不转睛地盯着李若思的反应。

听到司马轩皓的指责,李若思先是愣了愣,想起教她规矩的嬷嬷说,对王爷时不仅要尊敬,要遵从任何命令,还要自称臣妾,想想也是,刚刚好像是自己的失误,刚想着道歉,却听到司马轩皓讽刺的话语,李若思手里找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浑身散发着一股怨恨的气息,看着李若思背影的司马轩皓等着接招,可是没想到李若思却是继续手里的动作,还若无旁人地找好衣服穿戴好衣服,坐在梳妆镜前,一手抓起头发,几下子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出现了。

只是看着李若思的背影,司马轩皓心里突然涌现出一股强烈的熟悉感,可是这种感觉是在哪里来的,司马轩皓想不起来,而这种熟悉感居然让自己充满着犯罪感。心情烦躁的司马轩皓向李若思低吼了一声:“身为王妃,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和穿戴打扮,你看看自己这样子,成何体统。”

“翠竹……”李若思完全无视司马轩皓的话语,更不想去搭理他,便自顾自地叫了翠竹进来,刚想发火的司马轩皓见翠竹进来,便只好顾及一下自己王爷的体统,不好发火,翠竹进来后,看了看两个人,又看见满屋子的凌乱,又疑惑又紧张,脸上还带着浮想联翩的红晕:“小姐,吩咐奴婢有什么事?”

“给我,哦,不是,给本宫准备洗漱。”李若思吩咐道,翠竹应了声便下去了,见到翠竹走后,李若思惬意地伸了伸懒腰,完全不顾身后早已戾气四起的司马轩皓。要说古人的办事效率还真是高,翠竹没出去多久便回来了,只是,一股子怒气没处发的司马轩皓衣袖一甩,冷傲地踏出了房门,留下李若思心里乐滋滋的。

《曾几何时月圆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