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 忠犬攻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免费阅读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

仙侠奇缘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的小说,是作者月上浅色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一夜,云清浅睡得并不安稳,外头不知怎的半夜突然刮起大风来,呜呜的吹着外头庭院里的树木,那声音像极了群狼呜咽长嚎。 或许是秋步步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0 18:04: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的小说,是作者月上浅色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一夜,云清浅睡得并不安稳,外头不知怎的半夜突然刮起大风来,呜呜的吹着外头庭院里的树木,那声音像极了群狼呜咽长嚎。 或许是秋步步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免费试读

这一夜,云清浅睡得并不安稳,外头不知怎的半夜突然刮起大风来,呜呜的吹着外头庭院里的树木,那声音像极了群狼呜咽长嚎。

或许是秋步步紧逼,终于逼退了夏季的燥热,这一夜风刮下来,只下了小半个时辰的雨便听了,雨过之后,空气中都是一股湿润而清凉的气。

“落月?”云清浅把头埋进被子里一大半,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头,自然开口的声音闷闷的。

“丫头还没睡?”落月略低的声音在窗边响起,借着窗外微弱的亮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欣长的身影早不是女装的模样。

云清浅掀开被子坐起来,却又不知道坐起来干什么,愣愣的看着落月的方向,他依旧一身红衣,紫色与白色的曼珠沙华似有荧光,夜里依旧看得十分真切。

“你不睡吗?”这床其实不窄,就算和落月挤一挤依旧有空隙,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她觉得落月挤上她的床是一件自然的事呢?

落月似乎愣了一瞬,但是他的厚脸皮让他反应非常迅速,还容不得云清浅反悔,落月已经坐在了榻边。

“娘子的意思是邀为夫同眠?”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他的心脏猛地跳的快了起来,却又如同被拎起来小心翼翼着,如果丫头拒绝了,那颗吊起来的心势必会被摔得很痛。

云清浅搞不清楚为什么要让这个厚脸皮的落月躺到床上,但是想到他都让她胡闹配合着穿了一回女装,那心里的几分芥蒂也散的差不多了。

她往里头挪了挪,刚刚躺过的位置还带着她的温热,黑暗中,云清浅看不清落月的脸,自然是不知道,这个时候一向厚脸皮的落月,脸红了。

脸红归脸红,落月的动作真不是盖的,那腰间的束带一松,连带着落月一身火红色从肩头滑落下来铺了一地,犹如铺了一层红地毯子。

“咳!”云清浅被自己给呛了,别过头去不敢看落月,这丫的睡就睡还脱衣服,脱就脱还脱得这么干净,显摆自己身材好是吧!

“哈哈,丫头莫不是害羞了?”落月调笑了两声,换来云清浅耳根子都憋红了,落月深知再逗弄不得,便一挥手变出一套红沙睡袍裹在身上,而那一地的红衣早被他挥手间叠的整整齐齐摆放在床案一头。

“睡吧,风停了。”落月钻进被子里,伸手将云清浅揽入怀中,云清浅想挣扎,却被他更用力拥住,那耳畔的轻声细语让她全身都柔软下来,罢了,就这样吧!

这样想着,大脑渐渐入了混沌,这一夜竟好眠到天明,如果不是被吵醒,她或许还会睡得更晚。

云清浅一睁眼做的第一件事竟是伸手摸向身侧,床榻是温热的,落月刚走不久,但是现在隔壁吵吵闹闹的有女子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没有人来告诉她,直到安静下来后许久,云清浅才终于知道了原因,落月一身红衣纱裙身子袅袅的从墙壁跨过来时,差点没让她被一口冷水噎死。

果然,落月大美人更加适合大红色,一身鲜红绣花长裙的落月终于不是柔弱林黛玉,反而一举一动间多了几分豪气,果然人靠衣装,合适的总归是合适的。

美人眉如远山黛如雾影,干净的小脸上朱唇微翘,狭长的眉尾上扬,看着云清浅一副被笑喷的模样,美人递过来一抹哀怨的眼神。

“奴家对姑娘一见如故,落月愿以身相许……”落月身姿翩翩的行到她近前,吊着嗓子娇滴滴的一声差点儿没把云清浅魂给吓出来。

如果落月是个女子也就罢了,偏偏他是个男子,那清亮的声音压低了从喉间出来时足以撩人心扉,但是这吊着嗓子来发出女声,着实把云清浅惊得不轻。

“落月姑娘,你先冷静,以身相许这种事呢还是先征求您父母的同意,不能这样轻怠啊!”云清浅装模作样的拱了手退却,动作还没做完又憋不住笑喷了。

“姑娘怎能笑话奴家?”落月满目哀怨贴上身来,却被云清浅一个手指头戳开,落月可怜兮兮的想再凑过来,却收到了自家娘子大人的……白眼。

“好了,先别闹,你进来时有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情况?”今天一大早上的嘈杂当然是落月搞出来的,只是她不太明白,这么大一个镇子,怎么姑娘家被抓了却没有一个人机会,当真那河神的旨意那么受到重视?

“不一样倒是没发现。”对于云清浅的慎重,相反落月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自顾自的倒了杯水给自己,喝了一口发现是冷的,又绰绰的放下了。

“丫头,这个镇子上确实古怪,昨夜我出去探查时发现其实被关起来的年轻女子并不止你一个。”

“还有其他人,在什么地方?”这个镇子上的人到底是有多大胆,活生生抓走姑娘家去祭神,官府的人都不管的吗?

“大约十来个人,都是外地经过这里的,这座客栈就我们两个,另外的客栈里也有,那个被称作镇长的人府上也关着几个。”他在这种地方来去自如,要探查东西并不是难事,只是他现在也搞不懂了,为什么这些凡人会那么心甘情愿的去给河神抓人。

“云瑾玉这个皇帝做的也挺失败的,自己的地盘上竟然发生这种事。”那木桌子被云清浅捶得砰砰作响,如果不是之前在这房间设下了结界,恐怕早就被外面那些人发现了异样。

落月拉过她的手给她揉着,继续道,“你着急也没有用,现在主要是搞清楚那个河神到底是何来历,这一点连我都查不到,怕是只有等到晚上将计就计查个清楚。”

“又要等到天黑,我先给云瑾玉传个信让他事后来收拾残局。”

落月无声点头。

云清浅捏了法诀对着掌心交代了几句后,做了搓团子的动作,曲指一弹那一点荧光便从窗口方向疾射出去,如果不是道行高深的人根本无从拦截这灵笺。

等待是最过于漫长的事,尤其是怀揣着心事心里着急的时候,更是觉得每分每秒都如同在煎熬,难过至极。

然,等至天黑,来的并不是小二,而是另一个中年人,他送来了丰盛的饭菜,看着云清浅一脸冷静他也有些诧异,但是却一句话没说又退了出去。

隔壁落月又闹了一场,又是砸东西又是摔碗摔盘子的,安静下来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了。

云清浅估摸着,落月在隔壁这么不安分已经让这个客栈损失了不少东西了,恐怕隔壁房间已经没了好的东西了,所幸那家伙都没在隔壁呆着,都来这边蹭着了。

这次的菜是好菜,估摸着请了大厨做的,老远闻到一股饭菜香味儿,把馋虫都给勾出来了,但是这次云清浅明白,重头菜向来都是有深意的。

“看来买迷魂药也是不花钱的。”云清浅嗤笑了两声,翻出自己乾坤袋里头的玉清丹给自己吃了一颗,要说别的东西她没有,但是这丹药却是有一大堆,哪一天没钱了看来她可以考虑考虑去卖丹药。

玉清丹是燕非离炼制出来解毒的丹药,只要不是特别刁钻的毒一般来说都是可以化解的,所以这一桌子的菜就算加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依旧对她起不了任何效果。

“嘎吱~”房间门被推开了,那中年男人领着一群年轻力壮的人进来,看着趴在桌子边上的云清浅时摇了摇头,挥手让人把她带了出去。

落月自然是又大吵大闹,后果就是被这些可恶的凡人捂住了嘴带走,亏的我们的落月美人一方神袛,被凡人逼得无可奈何也是头一遭,就是不知道我们记仇的落月到时候会怎么秋后算账。

云清浅终于见到了落月口中的其他人,清一色的十五六七岁年轻女子,容貌暂且不提,偏偏这些女子都是未婚处子之身,难道这河神还有这喜好,抓年轻女子只是因为喜爱美人?

但是之前被抓走的还是十二岁稚龄的孩子,这个河神没那么不道德吧!

那些女子有的是昏迷着,有大部分却都清醒得很,云清浅这辈子深深感受到了所谓的一个女人等于一千只鸭子的说法,这一堆女人一哭起来简直不是人受的。

她得全程装昏,所以一切都要看落月见机行事,但是落月明显受不了这些个女人哭哭啼啼,吼了两声非但没起到效果,反而哭声更响了,那声音哭的人神经都在跳。

河神的祭坛设立在陵江的最尾端,江边搭建的台子,熊熊燃烧的火让云清浅皮肤都有些发红,她不知道这些到底做了什么,只是那一抹气息透过水出现的时候,她不淡定了。

“我道是什么河神如此胆大包天,原来如此,哼!”落月低声的不屑落入云清浅耳中,她顾不得装了,一睁眼却看到整个江岸被一股薄雾笼罩,视线所及之处皆是茫然。

凡人看不清楚这黑暗里的东西,但是落月能,这哪里是什么雾,分明是邪物施法带起的魔障。

这所谓的河神,不过是个有些修为的魔,也难怪身为魔的老祖宗的落月会如此不屑。

只是要何方的魔才敢如此大胆来人间掳走那么多的女子,这事情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妻本凶悍:妖孽魔神爱作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