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妃卿莫属,王爷太腹黑》妃卿莫属 王爷别惹我 小白文 妃卿莫属,王爷太腹黑激H

妃卿莫属,王爷太腹黑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妃卿莫属,王爷太腹黑》的小说,是作者掉节操的嫩大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当那几名黑衣人感觉到周围空气骤然变得沉重压抑之时

|更新:2021-02-07 12:02: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妃卿莫属,王爷太腹黑》的小说,是作者掉节操的嫩大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当那几名黑衣人感觉到周围空气骤然变得沉重压抑之时

《妃卿莫属,王爷太腹黑》免费试读

当那几名黑衣人感觉到周围空气骤然变得沉重压抑之时,霎时惊醒,但却已经迟了。

只见几道鬼魅般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几名黑衣人身后,噗噗几声沉闷的声音响起,那几名在南疆也是排得上头几名的杀手竟然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这么被割了喉咙,命丧当场。

尸体迅速被人拖走,石洞中再次恢复一片静谧,水汽缭绕,竟然连一丝血迹都没有留下。

一个小小的白团子一直躲在角落里**,白衣男子猛地一回眸,白团子吓得一蹦三尺高,“吱吱”乱叫几声,迅速蹿得没影。

凤惊鸾并不知自己再一次死里逃生,彼时,她沿着这石洞一直往前走,刻意紧贴着石壁,不去看那汩汩冒着热气的温泉水,因为一看到那泉水,她就会想起方才自己的脚竟被一个变态握在掌心里揉捏把玩,让她很不舒服,仿佛香了一只苍蝇一般恶心。

凤惊鸾不由在心里想,如果她再碰到那个态变,她一定要上去狠狠甩他几个耳光!

管他是人是鬼还是妖!

敢惹姑NaiNai,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一路走一路腹诽,不知不觉,凤惊鸾已经走到了这个石洞的尽头。

她也才发现,这个地下温泉竟然像一条小河一样蜿蜒不绝。

只不过让凤惊鸾感到失望的是,她并没有在这温泉水中发现七心莲花的踪影,她虽然没见过七心莲花,但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种莲,可是那水中生长的植物虽然都很奇异,却并没有莲花。

凤惊鸾蹙眉沉思,事到如今她也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了,她是一心想救璇儿,但也不该什么都不问清楚就单枪匹马跑来这帝陵之中。

但现在后悔也晚了,凤惊鸾抿唇,清丽眼眸恢复冷静,她朝四周看去,一边还摸着那闪耀着莹光的石壁,她就不信自己连个衷心待她的丫鬟都救不了!

今夜,她一定要找到七心莲花!

凤惊鸾正站在石洞的尽头看着迎面那堵巨大的石壁,想要查看有无机关,耳畔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吱吱吱……”

有老鼠?凤惊鸾闻声,眼眸蓦地一凝,立刻循着声音找过去,只是转了一个弯,她就发现眼前豁然开朗。

依然是碧绿的幽光,但在这一方石室中,竟有着床、桌子、屏风等物,看上去就像是有人住着一般。

“有人吗?”凤惊鸾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但刚问出口她就后悔了,靠之啊,她竟然在地宫里问有没有人,万一一只红眼僵尸蹦跶出来回答她“人没有,僵尸有一只!”

那可如何是好?

不过好在并没有什么异变发生,凤惊鸾便往里走去,穿过一道门洞,她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沙沙的声响。

凤惊鸾心头一紧,顿时凝了眸光,她迅速抽出靴中匕首,悄悄隐身在一旁,一脸紧张地看过去。

不过十来步的距离,她只见前方一面屏风,那屏风后露出一名男子高大的身影,他似乎正在换衣服,从凤惊鸾的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到他线条流畅的后背。

凤惊鸾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移开眼,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一张小脸上也飞起了可疑的红云。

她想悄悄的退出去,可是那男人却已经发觉了石室里有人。

“出来!”屏风后,他半侧着脸,轮廓优美,丝缎似的长发垂在脸侧,声音懒洋洋的,披衣的动作亦是慢条斯理,半点没有惊诧,好像早就发现凤惊鸾在那里。

凤惊鸾脚步一顿,黛眉凝起,这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可是不待她细想,凤惊鸾眼角的余光里蓦然有一道亮光划过,她下意识转眸去看,便见一名男子已正站在了她身后,这一瞬,凤惊鸾只觉眼前一阵眩晕,仿佛有阳光洒落眼中。

天啦,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眉如剑,眼如星,鬓若刀裁,鼻似尺裁,色如Chun晓之花,艳如朝霞璀璨,仿佛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这样已然俊美得不似凡人一般的容颜仿佛带着巨大的吸力,令所有看到他的人都目眩神迷,再也无法移开目光。尤其是那对深幽如潭的黑眸,每一次开合间,都似有霞光喷薄而出。

凤惊鸾忽然觉得,所有用来形容美的语言放在他身上都要失了颜色。

然而即使眼前男子已经好看到惊艳众生,却没有人会将他与女子联系起来,因为那对如同利剑出鞘的双眉带着阳刚之气,他的美是那种男子的无双俊美,就像是一幅陌上人如玉的绝美画卷。

彼时,他正凝眸俯视着正呆呆望着他的凤惊鸾,锦缎似的长发披在身后,线条优美的唇微微抿着,周身流转着无双的清贵风华,他就这么一步一步走近凤惊鸾,松松挽着的衣衫随着他的走动散开,露出了他胸前的一大片Chun光。

“啊,刚刚原来是你——”可是凤惊鸾此刻却无暇欣赏美色,因为她已经认出眼前这好看的不像话的男人就是方才在温泉水边轻薄她的那只妖孽!

然而话说了一半,凤惊鸾却迅疾捂住嘴。

“是我什么?”男子咧嘴,露出一个艳丽不可方物的笑容,但他的眼中却有诡异的光芒一闪而过。

“没,没什么!”凤惊鸾心头忽然突地一跳,不知为何,她一看到眼前男子那细长的凤眸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纵然之前在**楼对阵那两名绝顶杀手,或者是太子容姜翼,凤惊鸾也是十分镇定从容。

但此刻,直觉却告诉她,这只妖孽非常危险,不是现在的她能惹得起的!

好吧,既然惹不起,那就只能开溜了!

被轻薄的账,她先记着,以后再算!

即使她现在不知道这妖孽是何方神圣,但放眼天下,又有几人能有这等高贵如斯的气度风华?

等她拿到七心莲花后,出去一打听就会知道了!

凤惊鸾眼珠子转来转去,刚拿定了主意,然而她脚步刚一动,耳畔就传来那道仿佛石上清泉般好听的嗓音,只是这声音虽好听,但说的话却让凤惊鸾顿时炸了毛。

“爷今天可真算是开了眼,原来这色,鬼也可以是女人!”容楚斜眼睇着凤惊鸾,撇着嘴,一脸嫌弃地说道。

“你说什么?我是色,鬼?!”凤惊鸾嚯地一下转过身来,完全忘记方才还在告诫自己不要得罪这只大女夭孽,只见她一手叉腰,一手怒指容楚,气得脑门都在冒火了,“明明就是你下,流!风马蚤!不要脸!没事跑来捏我脚,有病!”

这一骂完,凤惊鸾顿时觉得爽翻了,但同时她心中也是咯噔一沉,虽然气势上仍然不输眼前这只大女夭孽,但灵动眼眸中却染了丝小心翼翼,不大敢直接对上女夭孽的眼睛。

糟糕,她怎么又冲动了?现在可是在地宫里,看这女夭孽好似十分熟悉这里,说不定他就是守护皇陵的将军,万一得罪了他,他给她来个杀人灭口,再毁尸灭迹,恐怕都没人会知道!

凤惊鸾心中七上八下,担心地要死,经历多次死里逃生,她现在真是越来越怕死了,她还没好好享受一下这穿越生活呢,她可不想死在这里!

“明明是你先弄脏爷的洗澡水,又偷,看爷换衣服,爷没杀了你,你不来磕头谢恩,还敢骂爷!”谁知道那女夭孽被骂,竟然也没生气,反而一扬下巴,双手负在身后,眼神睥睨,相当傲慢地说道,“再说了,捏你脚又怎么地?那是你的荣幸!还不快点来磕头谢恩!”

“我磕你个大头鬼!”凤惊鸾简直要抓狂了,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如此无耻的!

她真想抡起旁边那个椅子狠狠砸在这女夭孽的脑袋上,看到那张脸就讨厌!

“你这个女色,鬼还真是粗鲁!”容楚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上上下下扫了凤惊鸾几眼,凤眸中流光一转,又是一撇嘴,十分鄙夷道,“就你这模样,身无半两肉,胸那么平,长得又丑,爷还看不上呢!”

凤惊鸾怒极反笑,清冷眼眸眯起,她故意摸着下巴,阴测测笑道,“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妖精倒是长得不错,姑NaiNai我倒是不介意收了你做面首!你开个价,一个月多少银子?!”

“你说什么?!”容楚闻听此言,面色立即变了,凤眸中霎时迸出寒芒,披散的墨发忽然无风自动,方才还松散在身上的袍子竟然鼓胀起来,像是有罡风在他身周盘旋。

凤惊鸾只觉空气骤然凝滞,凭空一股威压袭来,她身上顿时起了一层寒栗,一颗心更是在胸腔内狂跳起来。

她被容楚逼得一步步后退,头上冷汗大颗渗出。

然而即使心中惊骇异常,但凤惊鸾本就是个遇强则强的Xing子,她很清楚自己如今已经得罪了这只女夭孽,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先爽了再说!

“我说你不会是采,阴,补,阳的老妖怪吧?看你年纪不大,耳朵怎么背了!”

凤惊鸾也学着容楚看她的眼神,意味深长地瞄他几眼,眼神还特别“关注”了他下面,然后露出一个相当猥琐的笑容,“没听清楚?那本姑娘就再说一遍,本姑娘看上你的美色,打算包你!怎么着,听清楚了就开个价吧!”

凤惊鸾话音刚落,原本暖意融融的石室里,温度骤降至冰点,不知从何处起了一阵冷风,就这么贴着凤惊鸾的脖子嗖嗖刮了过去。

容楚眯着凤眸,冷冷看着凤惊鸾,绝世俊美的面容上再不见方才那种游戏人间的浪,荡笑容,此刻,他的唇线紧抿,周身都弥漫着阴暗的气息。

很久以后,当凤惊

《妃卿莫属,王爷太腹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