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宫女出嫁》宫女离宫之后嫁人 全文章节 宫女出嫁女体化

宫女出嫁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崔掌,何掌的小说《宫女出嫁》此文是奵小夕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何掌事清了清嗓子,仔细地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每一

|更新:2021-01-23 04:02: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崔掌,何掌的小说《宫女出嫁》此文是奵小夕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何掌事清了清嗓子,仔细地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每一

《宫女出嫁》免费试读

何掌事清了清嗓子,仔细地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每一位宫女,却没有任何的指示,只是这么转了两三圈之后,才幽幽地说道:“恕我直言,各位的品相实在不能让人满意。”

话音落地,出去的宫女们均是满脸通红,而站在原地的宫女们则是幸灾乐祸偷偷地笑。女子们向来是看重自己的容貌,即便自知自己容貌平凡,可若是旁人当着自己面说自己长相难看,也是让人难以接受。

更何况,这是当着崔掌事的面评论其手下之人,明摆着是打了崔掌事的耳光,让她难堪。李茹萱瞥了一眼,见崔掌事的脸色果然难看了一些,涨的有些微红。

何掌事丹凤眼扫了一眼骚动的人群,淡淡地说道“不过,我问几个问题,如果你们能答出来的,就可以跟我走,如何?”

这样自然是好的,众位宫女连想都没想,异口同声地答道:“是。”

挖了坑让人跳,是惯用的手段。先打你一棒子,再给颗枣子,因为有了棒子所带来的伤痛,无论这个枣子甜不甜,大家都会觉得这颗枣子是甜的。可是既然接了枣子,无论是甜还是苦,都已经吃了,吐是吐不出来的,只能自己承受后果。

看来无论是古时的宫廷,还是现代的职场,所用的手段,倒都是大同小异。李茹萱惋惜地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果然,何掌事笑眯眯地问道:“那好,我且问你们,这牡丹嫁接的最佳时间是什么时候?”

话音刚落,方才还觉得有一线希望的宫女们立刻都变得垂头丧气起来,均是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作答。

何掌事倒是一脸的坦然,似乎这一切都已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也难怪,被指到浣衣局的宫女,都已是被层层筛选之后,即便是真有一两个对花草有些经验,可牡丹却是国花,是富贵人家的宠爱,极其难得,对于她们这些大部分是穷苦人家的女子来说,见都没见过,更别说知道如何嫁接了。

这个何掌事,问的也太过于刁钻了一些。

“何姑姑,您问的这个问题我们都不晓得,不如您再换几个问题来问,若是我们都答不出来,您在做判断也不迟。”一个圆脸儿的宫女见何掌事要拂袖离去,忙行了一个大礼,出言挽留。

“换几个问题?你们连一个问题都回答不出来,再多问几个岂不是浪费时间?”何掌事轻蔑一笑,抚了抚发髻上高耸的一根镶宝石的银钗,叹息道:“崔掌事,你这里没有合适的人呢,看来我得到别处寻一寻了。”

“那好,你最好去别处寻上一寻。”一直在旁不做声,面色冷若冰霜的崔掌事淡淡地应了一句:“浣衣局人多事杂,我也无暇分身,就不送何掌事了。”

何掌事听她此言倒也不恼,只是扶了身边小宫女的手,淡淡地一笑,便款款而去了。

待何掌事一走,方才还是暗自欣喜,洋洋得意的小宫女们脸色均是一片的灰白,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个,只是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等候暴风骤雨的来临。

这也难怪,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若是背弃了旧主想谋求新的职位,且在不得的情况下,如何不会落入旧主的手中受尽折磨?更何况,是崔掌事这样一个严厉的掌事姑姑。

果然,崔掌事冷冷地笑了一笑,在巡视了两三圈之后,厉声喝到:“掌嘴!”

小宫女们也不敢反驳,甚至连求饶都不敢,全部都“噗通”地跪倒在地上,劈里啪啦地开始往自己的脸颊上扇着耳光,悔恨之意,随着眼泪便落了下来。

“毛儿还没长全呢,就想着捡了高枝儿飞了,也不瞧瞧自己个儿的模样,哪个配出了这浣衣局?”崔掌事面若冰霜,眼神更是凌厉地如刀锋一般,似要刺穿人一般。

“求姑姑饶了我们这一回,奴婢们再也不敢了!”一个胆大的宫女,一边给着自己耳光,一边眼泪汪汪地求饶。

“饶了你们?”崔掌事嘴角的纹路被冷笑做占据,轻蔑地说道:“也好,念你们是初犯,也就饶了你们罢!”

“谢崔姑姑,谢崔姑姑。”脸颊红红肿肿一片的宫女见还有一线生机,如蒙大赦,均如小鸡啄米一般地磕着头。

“那你们就先且这么跪着吧,等我什么时间说你们可以起来了,才可以起来。”崔掌事恶狠狠地说道:“既然你们选了这条路,那跪着,也得把这条路给我走完!”

小宫女们均不敢做声,知道无论如何,崔掌事也不会减少惩罚,若是再辩驳,只会再多受一些折磨,只是垂着脑袋,在大日头底下,忍受着烈日和膝盖之下凹凸不平的砖棱的折磨。

见再无人敢发生一丝声响,崔掌事这才没有再训斥,只是摆了摆手,吩咐剩下的那些宫女:“你们去做事。”

“是。”李茹萱扯着巧慧和其他人一起,慌忙地去做自己的活儿,均是小心翼翼地,生怕说错什么话,或者做错什么,惹崔掌事生气。

一时间,浣衣局再次恢复了平静,宫女们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只是恪守本分,做好份内的事情。

而方才的那场风波,若不是还有一大群宫女跪在烈日之下,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间才能到头啊!”回到卧房之内的崔掌事,将白瓷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透过窗子的缝隙怔怔地盯着跪倒一片的宫女,眼中满是化不开的晦涩之意。

窗外刺眼的阳光透过缝隙,晒出一片白花花,晃得崔掌事连眼睛都张不开。心中的烦躁瞬间涌上了心头,汇集曾有的愤怒,立刻让她觉得怒不可言。

“砰!”

Ru白色的酒盏被狠狠地掷在了地上,化作一片片的碎瓷,与那一片明晃晃映衬在一起,愈发显得苍白。

崔掌事无力地瘫倒在藤椅之上,漠然地闭上了双眼。

《宫女出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