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深爱晚承》深爱美白全自动牙刷 忠犬攻 深爱晚承cj

深爱晚承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深爱晚承》是燚煖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莫伶,松姐,书中主要讲述了: 莫伶囹的名字,在一年的时间内几乎变得无人不知无人

|更新:2021-01-09 00:03: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深爱晚承》是燚煖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莫伶,松姐,书中主要讲述了: 莫伶囹的名字,在一年的时间内几乎变得无人不知无人

《深爱晚承》免费试读

莫伶囹的名字,在一年的时间内几乎变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网络,所有的媒体渠道无一例外地都把焦点放在了她的身上。

原因只有一个。

这个名字的主人,成为了亚洲最有天赋的钢琴家,以不到十八岁的年纪,站上了亚洲人很少能出现的维也纳乐团的舞台。

她在这一年的春天,成为了成功闯进难度系数最高的肖邦钢琴大赛的第一个亚洲女性。彼时不过有些音乐相关的媒体进行了报道,却并没有掀起多大的话题。到底也是因为,人们从来都只在乎最后的结果,而并不太在意这过程之中一步一点耕耘的艰辛。

然后一步步突围,当外国的媒体开始注意到这个娇小瘦弱的亚洲女孩的时候,中国人才意识到他们之中出现了多么让人惊喜的瑰宝。终于在大赛里出色地拔得头筹,莫伶囹的名字开始被世人所知道。

于是铺天盖地的报道突然涌现了出来。人们开始挖掘关于这个神秘的小女孩的一切。

出生,成长经历,学校,交际,无孔不入的狗仔几乎用尽了所有可能的渠道,得到的却依旧寥寥无几。

这样的调查结果和报道,无疑给这个本来就媒体冠以了天才头衔的女孩更多的关注。

然而所有热点的主人公,并没有因为这些过分关注的目光而高兴或是困扰。

她在乎的事情此时只有一件。

终于,能够登上那个舞台的夙愿,要实现了。

“伶囹,今天还有五个杂志的采访,可以坚持吗?”经纪人有些担忧地看着莫伶囹略显苍白的脸色。知道她明天就要登台和维也纳乐团合作演出了,原则上应该让她好好休息的,可是没有想到她的通告排得太慢根本就没有办法安排。

可是作为经纪人的她心疼这个黑发黑眸的亚洲洋娃娃。

从她在肖邦钢琴大赛上获奖,到自家公司成功拉到她加入,这个女孩一直都保持着不变的微笑。第一眼看上去会留下很好的印象,以为她是亲切可人的,慢慢才发现,这样的笑容其实僵硬的可怕。这好像是她的面具一样,不论有多累多不甘愿依旧不拒绝任何工作邀约,带着她完美的微笑应对着所有台本上准备好的问题。

就像此刻,明明已经很劳累地练习了三个小时明天要演奏的曲目又连着接受了两个电视台的专访了,她还是不顾自己几乎没有休息的身体要求继续工作:“没事的,谢谢你。松姐。”少女揉了揉太阳穴,不动声色地微微皱了皱眉,在睁开眼的瞬间又恢复了原本的笑容。

“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要和维也纳乐团合作,所以才更要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演出啊!”松姐叹了口气,虽然知道不会听她的劝却还是忍不住抱怨道。

“松姐,谢谢你的担心。不过我没关系的。”莫伶囹笑着说:“再说了,公司安排的通告不完成,你也不好做不是么?”

她总是能很直白地一下戳到别人的软肋。

松姐这时候才无比庆幸自己已经不年轻了,做事自然也不会那么冲动地只看表面。莫伶囹虽然说话直白,或者说口无遮拦,但是却从没有一丝要害她的意味。如果换到一个刚刚工作的经纪人手里,恐怕会不顾情面地直接雪藏了这块璞玉也说不定。

“那么,至少现在休息一下。哪怕推不掉通告,也要分个重要与否。明天的演出更重要,所以等会儿的采访不认真也没有关系的。”松姐说完先离开了休息室,不给莫伶囹再找理由的机会。

莫伶囹看着经纪人匆匆离开的样子,不自觉地露出一丝苦笑。

什么时候,连经纪人都比自己要了解自己了呢?她是在乎明天的演出,因为那是促使她努力到今天的动力。可是,她却怕了。

因为那个太过于遥不可及的梦,终于到了眼前的时候,她开始怀疑,自己完成了这个梦想之后可以做什么。

前面是一篇迷茫。看不到任何东西。

“告诉我,萨兰,我该怎么做?”下意识地抹上胸口戴着的金色十字架,喃喃自语着闭上眼,莫伶囹只觉得头痛的感觉开始更加难以抑制地侵袭着自己脆弱的神经。

彼时她并不知道梦想变成惨剧的样子。

因为如果她知道,或者至少多留一个心眼,她一定不会,再相信自己以外的人。

维也纳金色大厅。那是音乐家梦想的胜地之一。代表着最高音乐水准的音乐会才能举行的地方。而这天晚上,是维也纳乐团和年轻的亚洲女子钢琴家的合作。几乎被世界媒体瞩目的一场演奏会。

“松姐,你会紧张吗?”莫伶囹穿着简单的黑色礼服,任由发型师和化妆师在她头上和脸上摆弄着,一旁的经纪人却是比她还要不安地不停地走来走去。

“我……我紧张啊!”带过不少钢琴家的松姐也是第一次来金色大厅,自然也是无比紧张,只是没有想到莫伶囹还是和平时一样镇定地微微笑着看着自己,“伶囹,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莫伶囹平稳地说着,想要平淡地问出自己的问题,却没有想到自己提到那个人的名字声音竟然是颤抖的,“指挥那里,需不需要去打个招呼?”

“你是说萨兰指挥?”松姐恍然大悟地说:“对!伶囹说的没错,是应该去跟指挥问候一下才对啊!对不起,我太紧张了完全疏忽了这些事!”

“没事的,等这里弄好就去吧,时间还来得及的。”莫伶囹见自己的异常并没有被察觉,心下一松,却又立刻更加紧张了起来。

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他了?认识的时间也不过不到五年,却让她觉得恍若隔世。她从小孩子成长为少女钢琴家,他从普通的钢琴家成长为世界有名的指挥家。这样一来,自己就能配得上他了吧?

这样的想法出现过无数次。但是终于到了可以鼓起勇气直白地问出口的时候,她却能感觉到自己心底的不安和胆怯。

和松姐一起走到指挥的休息时前,她敲了敲门,还没有说话就听到里面的人用英文说了“请进”。隔着门,声音似乎有些模糊,跟记忆里那个清亮的声音有些不同。但是莫伶囹还是没有犹豫地,推开了休息室的门。还没有看向里面,却又突然回头对身后的松姐说:“我忘记了,我的休息室里有带给指挥的慰问品,能帮我去取来么?”

《深爱晚承》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