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蓬门伊始》蓬门伊始为君开污在哪 精彩试读 蓬门伊始直人

蓬门伊始

古代言情连载中

《蓬门伊始》由网络作家东曦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欧阳斋,戚博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老头子,是指戚老爷吧? “且看着吧,”戚家

|更新:2021-01-06 00:08: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蓬门伊始》由网络作家东曦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欧阳斋,戚博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老头子,是指戚老爷吧? “且看着吧,”戚家

《蓬门伊始》免费试读

老头子,是指戚老爷吧?

“且看着吧,”戚家盛冷笑着,缓缓地道:“在他回来之前,肯定有人按捺不住,要再唱上一台大戏的。”

玖儿回眸再度望向外街宽巷。有仆人拎了净水洒扫门前,来往的行人已经恢复了平静安宁。一切,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风吹来过,拂动他的衣衫后,再略过她的秀发。

“起风了。”

有一片飞絮伴风而来,卢玖儿伸手想抓,却没抓住。

远处天边有云,越浓越重,似要乘风席卷而至。

山雨欲来,风灌满楼。

血气方刚的无赖少年下手真是狠。嘴上说着什么亲戚舅子,拳打脚踢时真当仇人般血红着眼往死里去弄。

戚博文起先还强忍着装着,后面实在是不行了直嚷疼痛。宅里请了平安堂的坐堂大夫来看诊,看了都说是打得太狠了,肋骨裂了一根,尚好还没断开伤及心肺。最后给公子爷固定包扎好,开了活血化瘀的方子,再让人去药堂捡药回来熬好喝。

五姨奶奶急得直掉泪,又派人多请了两名大夫来看,都是一样的诊断,说是好好躺在床上将养便无大碍,这才稍稍安心些许。

虽说伤筋动骨一百日,五姨奶奶直想将儿子绑在床上休养个一年半载的。派下人到欧阳夫子处告了假,夫子吹胡子瞪眼睛。

“也就是个肋骨裂了,又不是手断眼瞎。即使躺在床上也能读书!”

于是挑了好一些书卷给人带回去,还让来人将话原封不动地转述。

“这段时日必须下要求,每天至少读半卷,写一篇阅卷手记交上来。”

那仆从战战兢兢地到五姨奶奶面前照样把话回了。戚博文听闻后哪里轻易肯答应,少不得又赖在母亲怀里撒了好一会儿娇。

七少爷的课业虽停了,但欧阳斋还是老时辰开堂讲习,这下是给卢玖儿开小灶散福利了。反正宅里供养的束修照付,夫子的讲学照上,便算不得是懒在宅里白吃白喝了。

七月的雷雨天气频繁。上一刻还是阳光普照,转眼间便乌云袭至,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屋檐下的的横梁齐齐站了排躲雨的鸟雀,一只只湿漉漉呆在那里摇头摆翅、振羽抖水,模样既可怜又可爱。

一德书院的周文山院士与欧阳斋交浅言深,短短数月便多次盛意相邀诗聚、文聚、茶聚等,几乎将读书人的玩意儿都轮了个遍。最后见欧阳斋仍然不动声息,终于忍不住主动伸出橄榄枝,重礼聘请他入院任教。欧阳斋婉言拒绝。

“当年落泊之际幸得东家仗义相助,聘任作启蒙先生,眼下尚未满两三载,实在不好轻言辞去。还望见谅。”

周文山顿感惋惜不已。“此邀请长期有效,只等尔首肯而已。盼切莫因此而断了联系。”

自此后,两人仍然君子相交,不绝往来。

卢玖儿每日持续不断整理滕写手记,还得到欧阳斋精心调教指点,学问进步神速,宛如江河奔流,日进千里。

宅里几乎见不着戚家盛的人影,更遑论是卫子谦了。除了县试放榜时还听到过他的消息,接下来的日子,便与戚家盛一道,消声匿迹起来。

前段时间碰到卫二哥时有问起,说是要乘势而上赶考府学,因着时日短课业重,所以连他们几兄弟的面也不多见,只顾着埋首书堆里了。

卢玖儿挑了两块七少爷赏下的上好徽墨托卫二哥转送卫子谦。这种墨块拈来轻、磨来清、嗅来馨、一点如漆,也是她的心头所好。古曰宝剑赠英雄,她是好墨赠书生,当是顺祝他早日金榜提名前程锦绣了。

苏杭有快船捎来家书,戚老爷的归期终于定下了,约莫再五十天左右便能到步。

戚宅上下的笑语欢声多了,但背后的却弥漫着越来越浓重的气氛。有人数着指头盼着家主早日归来,也有人加紧了谋划的步伐。

当戚博文可以活蹦乱跳地追着石头要练武的时候,官府派衙役来通传,说是涉嫌谋杀七少爷的阿吉抓到了,让翊日派人到衙门去认人。五姨奶奶不惊不躁,似是早知道会有此消息。但当翊日宅里还未来得及安排人前去的时候,便又传来另一个消息,让闻言者皆大为吃惊。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五姨奶奶花容变色,紧蹙黛眉喝问,“你再说一遍!”

莲紫毕竟是服侍多年的老人,知道主子这是心焦急怒,于是咬字清楚地低声再道:“舒家老么的外宅遭火烧了,昨晚他人没回,但里头住的相好烧死了,听说还怀着孕。外面街头小巷纷纷说是小少爷报复的……”

数月前大宅正门前的戚舒骂战早就传开了,最终是以七小爷受伤而告终。那日戚博文当街宣告的那句话,很多观战的看客还言犹在耳,宛如雷响:

再有下次,就浇火油!烧死你们!

烧死你们——

“姓舒的好毒的心……”五姨奶奶牙龈咬得咯咯直响。

这帮人上回拦截坠崖要命不成,这回便拿别人的命来作陷害。死的那个所谓的相好,想必是哪里来的攀附富贵的女子,被睡了又遭嫌弃无法正名份,最后被他们拿来做算计的棋子了。

“夫人、夫人——”

粉蕊自门廊处急脚跑来,气喘吁吁。

“夫人,衙门又来人了。”

莲紫见五姨奶奶抿嘴却不说话,便代张口说道:“你让他们喝茶稍坐。那疑犯都已经收押入牢了,还有什么好心急的,而且昨儿个不是说让晌午后再去么?”

粉蕊连连摇头摆手。她也是陪嫁来的丫环,跟在夫人身边这么久,哪里不知道遇事得先打探清楚的理儿。刚才她诊断着官差的神色不对劲,请人歇脚喝茶后还悄悄地塞了几颗碎锭子,来人才提前透了下嘴儿。

“带头的差爷说,这次不是认人的事儿,而是要让夫人带着小少爷出去给个说法。”

“给什么说法?”莲紫上前一步想再问清楚。

却听五姨奶奶重重地冷哼一声,道:“给什么说法!若真真是我们干的,死的绝对是姓舒的,而非那个识人不清的替死鬼!”

“哎哟我的夫人呀!”莲紫急急想捂她的口,却又不敢,只得连声劝道,“这些话哪里是能乱说的!您先顺顺气,千万莫要心急。”

五姨奶奶在屋子里转了几个圈,脑子里千回百转起来。莲紫和粉蕊见她如此,便不再作声打扰,一个点燃起安神檀香,另一个泡好祛火莲心茶,然后静侯在旁边看着天色和张望院外的动静。

可惜消息来得太慢了……

不,并非如此。应该说,是官衙的人动得太快了。

五姨奶奶侧过身问粉蕊道:“官差有说为什么会过来问话吗?”

虽说火烧人命是大事,但总不至于为着几句不着影儿的气话过来问罪。

“这奴婢倒没问,但另一位差爷有提到说让我们抓紧时间,因为报官的人早就击鼓递状纸了,县官老爷在衙门等着他们回话呢。”

果不其然。“告状的是谁人知道吗?”

粉蕊摇头。“只知道是死者亲属。”

对手的动作来得太快,五姨奶奶一时之间心里没了底。她咬咬唇,低声吩咐莲紫道:“你立即赶去七少爷那里,让他待在里屋不要乱跑,另外要院子里的人认实少爷这些天都患了风邪,一直躺在床上养病,同时也将话传到外院的人里去。”先统一口径摘清了儿子的嫌疑再说。

“好的,夫人。”莲紫领命急急离开了。

“粉蕊,你去找卫大海,让他分别派人去官衙、火场和舒家老宅探听消息,莫要有遗漏,越细节越好。”

《蓬门伊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