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第六秩序》战争与秩序第六关 调教 第六秩序玄幻小说

第六秩序

玄幻连载中

主角叫吕行,荀老的小说是《第六秩序》,它的作者是痴墨语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叭叭叭!”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光团吧唧着嘴巴的声音。 吕行深吸口气,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这哪里是光团,就是一簇鬼影。 它整个身子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8 18:06: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吕行,荀老的小说是《第六秩序》,它的作者是痴墨语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叭叭叭!”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光团吧唧着嘴巴的声音。 吕行深吸口气,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这哪里是光团,就是一簇鬼影。 它整个身子

《第六秩序》免费试读

“叭叭叭!”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光团吧唧着嘴巴的声音。

吕行深吸口气,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这哪里是光团,就是一簇鬼影。

它整个身子都是虚幻的,就连那张国字脸也透着淡淡的蓝光,看起来阴森恐怖。

“装神弄鬼,你到底想干嘛?”吕行感觉自己压抑的要疯了。

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如江水沸腾。

耳边还不停传来鬼影口水落地或者舌头来回搓动的声音。

鬼影怪异的笑声不断,飘在半空,来回端详着吕行。

良久后,突然道:“有趣哇有趣!你竟然有两个灵魂?”

“两个灵魂?”吕行头皮发麻,噔噔噔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不错,两个相同的灵魂,真是前所未见呐!”

鬼影伸出几米长的猩红舌头,在空中来回舞动了几下,又道:“一个灵魂如火一般炙热,应该就是现在主导着你的灵魂吧?

至于另一个灵魂,啧啧啧......”

“另一个灵魂怎么了?”

吕行紧张的盯着鬼影,一个潜藏在他心底,最可怕的想法悄然而生。

鬼影桀桀笑道:“另一个灵魂就有趣的多了,他应该是被主导着你的灵魂压制,显得那样无助而又绝望。

他就和我一样,只有那么一小簇,蜷缩在你身体的最深处,最角落。”

鬼影说完后,在半空中转了一圈,突然转过头,声嘶力竭的尖叫道:“不过他在盯着你,一直盯着你!

你吃饭时他在盯着你,你睡觉时他在盯着你!

你说话做事时他也在盯着你!无时无刻,一眼都不眨!”

鬼影的声音尖锐无比,如一把刀刺破了吕行的防线。

吕行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怎么可能?我体内还有一个相同的灵魂?”吕行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身体,冷汗瞬间浸湿了衣裳。

“另一个灵魂......我是魂穿而来,难道说属于这个世界的吕行并没有完全消失?

他依旧在我的体内,也就是在他自己的体内?

他的灵魂因为过度弱小才无法翻身,只能眼睁睁看着另一个自己,也就是我,主导一切?”

一连串的疑问在吕行脑中迅速闪过。

吕行越想越觉得心里发瘆,抿了一下嘴,发现嘴唇都因为过度紧张变得异常干裂。

“有意思,真有意思!让我好好看看你小子。”

鬼影轻飘飘的来到吕行身前,吕行感觉周遭的空气好像都下降了好几度。

鬼影幽蓝色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吕行,仿佛要把他彻底看穿。

吕行浑身冰冷,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怎样都无法挪动。

“不要再挣扎了,在我摄魄道印下,你现在的灵魂无法控制你的身体!”

吕行顿时觉得十几年所学都到狗身上去了。

身体不是由大脑中枢控制么,怎么变成灵魂了?

但他现在确实连手指头都没法动一下,这如何解释?

“放松下来年轻人!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可是有权直接吞噬你的灵魂哟。

这么美味的灵魂,真是让我欲罢不能啊!”

吕行想要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

鬼影怪笑道:“不用着急,也不用紧张,你只需要放下防备,配合我便是!”

“老子去你马的!老子怎么可能不着急不紧张!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东西!”

吕行心里狂骂,可是现在身不由己,只能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这就对了。”鬼影继续观察一番后,琢磨道:“难道是灵魂分裂?

将自己阴暗弱小的一面自主割开?”

吕行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鬼影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口子喃喃自语。

“啧啧啧,不对劲啊。”鬼影盘旋在吕行头顶,来回转了好几圈又道:“每个灵魂都有自己的波动。

被分裂的灵魂也就变成了全新的灵魂体,即使没有主导权也会有自己的灵魂波动。

你这小娃娃的两个灵魂波动完全一致!

这可真就奇了怪了。”

鬼影忽的一下贴脸飞到吕行面前,吓得吕行差点没滋出来。

“不是灵魂分裂,难道是天生双重灵魂?”

鬼影像看见了一个全新的物种一样,阴冷的眼神中竟然闪出一抹兴奋。

而后又疑惑道:“还是不对劲!天生双重灵魂我也见过。

和你小子不一样啊,你这个缩在角落里的灵魂竟然没有一点主动意识?”

鬼影飞上飞下,口中连道:“真想把他拉出来仔细瞧瞧哇!

不行,我忍不住了!”

吕行越听越是恐惧。

把他拉出来?是要把藏在他体内的那个灵魂拉出来了?

还能这么玩儿的?

鬼影说完最后一句话后,突然凭空消失了。

吕行心里一紧,以为他真要拉扯自己灵魂,然而等了半天都不见鬼影出现。

四周再次安静下来。

吕行蛋疼的发现,自己依旧一动不能动,只能木头一样听着自己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

军部大楼顶层。

一间非常敞亮的办公室内,三个人坐在宽软的沙发上,正在交谈。

“于将军,宁安510事件绝非偶然,我有理由相信,这是天隐教所为!”

洪九屠正襟危坐,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一人,语气严肃。

于樽面色深沉,冷静道:“天隐教一直蛰伏很深,他们如果没有百分百把握是不会出手的!

一旦出手,必然生灵涂炭!

这样一个善于隐忍的邪教,又怎么会无端端跑去香溪洞做出这样的声响?

不是打草惊蛇么?”

洪九屠冷笑一声,喝道:“于樽,你他娘的是办公室坐久了,成娘炮了?

照你这么说,天隐教早就策反整个华国了!还有我们什么事儿?

老子好心好意过来提醒你们,你他娘的就这么个态度?”

于樽眼皮都没跳一下,好像洪九屠骂的不是他一样,语气依旧平和:“你所说的有太多疑点,而且都只是猜测而已,我们凭什么相信?”

“放屁!510事件就算了,那宁安610事件又怎么说?老子不相信你不知道,整个南宫山都***塌陷了!”

洪九屠气的脸红脖子粗,吼道:“你想捋线索是吧?老子就给你捋一捋!

5月10号,宁安香溪洞发现几个普通人,疑似天隐教徒。

他们通过一种未知仪式引起元气震动!

我当天在宁安拜访老熟人,感受到震动后断定是荒穴破空!

我立刻召集当地军部,赏金联盟分部以及西京市道修协会的刘能数十人,进入香溪洞探查!

结果除了上百具无自主意识的魁尸以外,别无他获。

经过排查,可以断定荒穴破空只是他们弄出来的假象,还摸查到他们随身携带的几个瓶子,就是收纳荒煞的容器!”

洪九屠缓了口气,又道:“刚开始我和你的想法一样,天隐教怎么可能做出这么没头没脑的事情出来?

荒煞是什么东西?那是存在于另一方天地的浑浊元气!

按照我们之前的惯性思维,荒穴是连接我们地居天和另一方天地的中转隧道。

荒煞只有在荒穴破开我地居天的空间壁障,出现在我地居天时才能从中溢出!

这种东西我们地居天不论修士还是常人,沾边必死!

然而现在看来,天隐教应该是掌握了收纳荒煞的办法!

当然只凭借几个拥有残留荒煞的瓶子,并不能完全做定论!

这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如果是真的呢?

而且这样的大事他们就如此轻易的泄露给我们了?

我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为啥。

可就在这件事整整一个月以后,6月10号!

因为一些原因,他们的九绝阵祭祀被我们搅黄了,南宫山也在那次全部塌陷。

我在南宫山发现了一个地下祭坛,九绝阵已经完成了整整8个阵引的祭祀!

还差最后一个阵引就是白家的白子萱!

也是因为阵引是白家人,他们合力通过灵藏让白战先一步挡住了齐勇元,不然的话,祭祀必成!

如果那样的话,宁安市,就是第二个作水镇!

他们这次想要的不是一万两万人的性命,而是整个宁安市45万人口的性命!”

洪九屠一巴掌拍在茶几上,站起身愤然道:“当年的惨剧差一点就在我眼皮子底下酿成了,老子差一点就成了千古罪人!

你现在给我讲什么狗屁猜测,没有证据?可不可笑?

而且你于樽什么修为什么阅历?九绝阵是什么你不知道?

这种大阵在祭祀之前,都会有开阵仪式!

这不就刚好映证了510事件的未知仪式么?

他们不敢在南宫山搞这样的阵仗,开阵仪式又不能相隔太远,只能选择同在宁安市的香溪洞举行!

这么明显的线索,我他妈还要给你苦口婆心浪费这么多口水?

你是不是真的坐久了,痔疮长脑子上了?”

“咳咳!”坐在洪九屠身旁的一位老者正在喝茶,差点没喷出来。

他清了清嗓子,示意洪九屠坐下,语重心长道:“九屠啊,我们理解你的心情,这事换做是谁都会如此。

可是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辞。

你好歹是秦南省军区总司令,都少将军衔的人了,怎么说话还这么莽撞。”

“荀老,我他妈......呸!我就是气不过!”

洪九屠面对老者,脸色缓和不少:“您说说,这么大的事件,我6月10号当天就通报给总部了。

结果呢?我等了两个来月!

除了一些假大空的流程,你们派了几个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东西过来例行检查,然后让我们上交书面汇报,就完事了?

两个多月!要是总部能第一时间派出人手,说不定可以锁定齐勇元他们的踪迹!

南宫山塌陷不是小事,而且又怕天隐教还有后手,我当时只能坐守宁安不敢乱跑!

结果你知道检查的人说啥?军部事务繁杂,需要上报后走流程!

老子差点没当场打死那几个狗......呸呸呸!那几个检查人员!”

洪九屠一脸委屈:“荀老您评评理,军部事情是多,但天隐教都闹到这个

《第六秩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