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指点江山之杀边塞》指点江山意思 直人 指点江山之杀边塞同人女

指点江山之杀边塞

古代言情连载中

《指点江山之杀边塞》是齐筱楼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指点江山之杀边塞》精彩章节节选: 秋惊寒支着病体再次出现在将士们的眼前已是十月下旬,正是厉严寒,阴气下微霜的时节。她一面调遣军士分别前往北狄、丘兹驻守,一面与崔昊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8 12:07: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指点江山之杀边塞》是齐筱楼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指点江山之杀边塞》精彩章节节选: 秋惊寒支着病体再次出现在将士们的眼前已是十月下旬,正是厉严寒,阴气下微霜的时节。她一面调遣军士分别前往北狄、丘兹驻守,一面与崔昊

《指点江山之杀边塞》免费试读

秋惊寒支着病体再次出现在将士们的眼前已是十月下旬,正是厉严寒,阴气下微霜的时节。她一面调遣军士分别前往北狄、丘兹驻守,一面与崔昊、张远定下押送两国俘虏和王族进京的计谋:将战俘和王族按重要与否分成了两拨,不重要战俘和王族大张旗鼓地走官道,由梁文锦押送,随行军士由精锐和暗卫组成,前来营救者杀无赦;重要的战俘和王族由洛文、云清秘密押送至青州,然后走水路。如此,一箭双雕,确保无虞。

同时,秋惊寒亲自全面清点征北战役的伤亡情况,逐一过目军册、账簿、文书。在大雪来临之前,她还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在整顿三军时,挑选出立下战功的一万将士,由梁战、百里瞻带领班师回朝,请功受赏;剩下的二十多万大军以朝廷的名义裁减过半,且以朝廷名义发放赏银百两。赏银的来源,一小部分是朝廷的粮饷,大部分是出自淮安崔家。如此算来,征北战役未爆发之前,秋惊寒手中握有三十万大军,而战后却不到一半,其中还包含了西北、并州、幽州各军。

慕致远、梁战、张远极力劝阻,苦口婆心。

她把玩着帅印,风轻云淡地笑道:“好不容易北境安宁了,爷也终于可以马放南山了,你们摆出一副苦大深仇的样子作甚?”

“将军,请您三思啊。”张远急的团团转。

“为什么要裁军?”梁战也不解。

“你……”慕致远已经被她气得话都说不出了。

“爷答应了将士们要让他们回家,不能言而无信呀。”秋惊寒一本正经地道。

三个脑袋一齐摇,拨浪鼓似的。

“战后的三十万大军都是虎狼之师,比起渔阳军更胜一筹。这三十万大军哪,再加上一个秋惊寒,足够横扫天下了。”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你们难道真的不懂麽?”

“陛下圣明之君,选贤举能,虚怀若谷,岂会……”慕致远争辩道。

“你看外面这天气,风大得很,今日应该不会下雪,却不知明日会不会,若明日不会,也不知后日会不会。”秋惊寒低笑道,“天有不测风云哪,出门带伞,总是错不了的。”

天威难测,三人喉头滚动,说不出半个字。

“燕北的军权,很多人惦记很久了,但碍于爷是先帝亲自任命的守将,所以谁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向陛下要。爷在燕北,他们自然只能干瞪眼。可是,如今爷要回京了,这燕北都护的位置上的人自然也该换一换了,几大家族谁不想分得一杯羹呢?”秋惊寒闭上眼叹道,“江南未定,东部、南部战事未止,陛下根基未稳,还需倚靠各大家族。这燕北哪,恐怕再也不会设有都护一职了,将会有更多的副将。到那时,我辛辛苦苦带出来兵,从敌人的尸体堆爬出来的兵,同室Cao戈,那样的场面,凉州之役后,我再也不想见。与其这样,倒不如让将士们都回去吧,谁也别再惦记了。”

“可是,如此一来,你身上的罪名谁来给你洗?”慕致远忍不住责问道。

“爷以朝廷的名义裁军、发赏银,百姓交口称赞,将士们誓死效忠,名和利全都给了朝廷,难道还有谁敢对爷抄家灭口不成?”秋惊寒嗤笑道。

“平定三国,本来封侯拜相不在话下,如今……”梁战惋惜道。

“我朝只有一个都护,那就是在燕北,手握大权,雄踞一方。名义上是四品的地方官,可那些京畿大臣,甚至兵部侍郎,谁敢不礼让三分?平三国,定北境,功高盖主,封无可封。”秋惊寒冷哼了一声,“这时候,若还不犯一些罪不至死的事来功过相抵,那么好日子也快到头了。爷自己犯事,自有分寸,总比别人下套要舒服得多。”

别看秋惊寒平日沉默寡言,然而冰雪聪明,心中比谁都要通透,否则又岂能稳居燕北四年呢?无论朝廷是狂风还是暴雨,始终未曾波及到燕北,甚至当年陛下登基,燕北**都一片平静。

“东南一带并不平静,为什么不请旨将将士们调过去呢?”慕致远道。

“南兵北调?北地的精锐在南边不过是只旱鸭子,调过去啃皇粮麽?”秋惊寒似笑非笑地道,“还有,你看看他们,守在边境这么多年了,老弱病残居多,你难道忍心让他们战死沙场麽?”

说完,也不看三人丰富多彩的神色,丢下帅印,意兴阑珊的慢慢向外走去,哑着嗓子一字一顿地轻声唱道:“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一字一句敲在三人心头上,仿佛有千斤重,无限哀婉,无限悲怆。三人回头,入目的是满头的银发,骨瘦形销的身躯和伤痕累累的侧脸,眼泪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

当天夜里,簌簌雪花落了下来,秋惊寒又倒了下去。

次日,太史亮赶到函谷关,跪倒在秋惊寒病榻前,哽咽道:“在北地燃烧了数百年的战火终于熄灭了,成千上万的黎民百姓终于不用再经历妻离子散了。君呕心沥血,爱民如子,北地再无第二人;君保家卫国,淡泊名利,功德无量,子明拜服!”

“当日我与子明在并州的赌约,万幸我赢了。富贵于我如浮云,且看云生云灭,子明不必如此悲切。”秋惊寒虚弱地笑道,“行军用兵,你不若旷达;安抚民心,旷达不若你。如今北地战事已了,大军班师回朝,旷达随我进京,未尽事宜就全部交给你了。”

“子明定不辜负元帅的厚望,勤勤恳恳,竭尽全力。”太史亮允诺。

“西戎、北狄、丘兹既已灭,那么再无敌我,黎民百姓无过,当一视同仁,修生养息。”秋惊寒不忘叮嘱道。

“子明谨记元帅的吩咐!”

“你治理并州有功,我会向朝廷上表。”秋惊寒吃力地道。

太史亮俯首再拜。

当天下午,征北军便启程了。比慕致远预计得还要匆忙,他忙问张远是不是秋惊寒的身体熬不住了。

“一者,怕大雪封山,耽误行军。”张远满脸愁容,“二者,她的身体军医已经束手无策;三者,上午收到了京城的飞鸽传书。”

“出什么事了?”慕致远惊道。

“老丞相病危,临终前想再见元帅一面。当年,元帅血洗燕北**,老丞相力护,甚至不惜丢了官帽,如此大恩,不能不去。”张远叹道。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慕致远应道。

“谁说不是呢?”张远眉头皱得死紧,几乎能夹死一只蚊子,“可我最担心的不是还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将军这几日醒的时候多了,一日三餐都能进食,偶尔还能出去走几步,看起来像是好转了许多,对吧?”张远问道。

慕致远仔细想了想,点了点头。

“她身体羸弱,由来已久,但那时候她一心想着平定北方,这信念支撑着她一步步地往前走。现在呢,西戎、北狄、丘兹都没了,将士们也都安顿好了,就怕她心灰意懒,了无生趣。”张远叹息着慎之又慎地叮嘱,“她的劫,在凉州。凉州是回京的必经之路,有些军册、账簿须取了带回京,你要看好她。”

慕致远郑重地点了点头,又是心惊,又是心痛。接下来几日,慕致远几乎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看她行事,倒无异常,不是休憩,就是看书,安静得很,夜里也没再听见她被伤病折磨得难以忍受的呻/吟。

到凉州后,傍晚时分,雪停了。慕致远去马车上给秋惊寒取暖炉,回头就不见了她的踪影,他心中一阵发慌,抓住一名亲卫才得知她骑马出城了,楚忠良随行。慕致远有种不好的预感,夺马往那名亲卫所指的方向追了出去。

在城南的山头追到了二人,她带了斗笠,黑纱低垂,遮住了整个脑袋,一袭布衣,十分素净,也不知她低声说了些什么,楚忠良扑倒在地,痛哭不止。

走近些,才发现二人面前是一座孤坟。慕致远隐约能够猜出那里面住着谁,心头空荡荡的,也终于明白张远那句“她的劫,在凉州”背后的深意。他幼时久居淮北,虽未见过楚怀英,可并不陌生,不仅仅是因为陛下常常在往来书信中提起,而是民间一直盛传“人中翘楚,南怀英,北子归”,二人齐名。据说楚怀英立如兰芝玉树,坐如朗月入怀,惊才绝艳,温润如玉,那样光芒四射的人物,曾经是秋惊寒的未婚夫。如果不曾发生变故,那么秋惊寒不会远走塞外,楚怀英或许也不会英年早逝。如果楚怀英不曾英年早逝,那么秋惊寒的名字或许会写入楚家的族谱,或许慕致远见到她还得尊称一声“嫂子”。可是,没有如果。在慕致远还未入京,还未认识秋惊寒前,那人已经是秋惊寒的未婚夫,陪她一同长大,走过了漫长的岁月,并在她心中占据了一席重要的位置,谁也碰不得。

他远远地望着她,没听见她的哭声。可是他宁愿她痛痛快快地哭一场,那样她总比现在从容不迫,不言不语地倒酒、烧纸要好受些。她静静地站着,解了斗篷,伸出手去接空中飘下的细碎雪花,过了一会儿从怀中掏出一支断成了两截的梅花玉簪,细细地抚过每一寸,蹲下身子用石子在坟前挖了一个坑,将玉簪埋了进去,她垂首蹲了很久,迟迟未起身。雪渐渐转大,落满她的肩头。

慕致远心痛如绞,大步走向前,一把攥起她,却发现怀中的身躯一片冰凉,双眸紧闭,眼角通红,去看她的袖角,果然染上了点点红梅,妖娆而刺眼。慕致远

《指点江山之杀边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