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江湖危险》江湖危险快点跑歌曲 Mary 江湖危险69文

江湖危险

玄幻言情连载中

《江湖危险》为卷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飞檐上的两条金龙,在秋日的阳光下益发显出昂扬的气势,龙头高昂,仿佛随时会腾空跃起。金黄,碧绿,绯红,琉璃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着璀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1 06:03: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江湖危险》为卷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飞檐上的两条金龙,在秋日的阳光下益发显出昂扬的气势,龙头高昂,仿佛随时会腾空跃起。金黄,碧绿,绯红,琉璃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着璀璨

《江湖危险》免费试读

飞檐上的两条金龙,在秋日的阳光下益发显出昂扬的气势,龙头高昂,仿佛随时会腾空跃起。金黄,碧绿,绯红,琉璃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着璀璨的颜色,高傲的展示着自己的尊贵。普通富户也有用琉璃做装饰的,但敢用的这么大片,能有整片整片的金碧辉煌的地方,天下间只有这一处,这里的一砖一瓦,一窗一柱,无不浸透着“家天下”三字。

朱红色的殿门紧闭,门口立着两个小太监,时不时侧耳倾听一下里面的动静,当听到里面时而传来嬉笑声时,便是一副放下心来的样子。

当今圣上十二岁登基,至今已九年,却仍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尤其喜爱一种从西域传来的名叫“角力”的比武活动,每日下午必定要来这健元殿耍闹一番。

忽然殿门大开,两个小太监忙躬身行礼,一抹金黄色的衣角从自己眼前闪过,头顶上传来一个爽朗的男子笑声:“哈哈,朕今日太开心了,要不了多少时日,朕必定成为天下第一角力士!恕箜,你说是不是?”

走在前面的男子身穿盘领窄袖黄袍,玉带系腰,脚蹬云纹黄靴,走路带风,显然是心情极好,一个身穿褐色太监服的老太监跟在他后面,也是健步如飞,赔笑道:“万岁爷本就是天下无敌……”

等前面的黄色身影走远了,原先站在门口的两个小太监才相视看了一眼,在对方眼中均是看到一丝“大不敬”的揶揄笑容——皇帝也只能在这健元殿里称个第一,到了金殿之上,还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先问问贾太师的意见?

皇帝由健元殿回了乾清宫,宫女们早已准备好一切,帮皇帝净手,换衣,服侍好之后,年轻的皇帝挥了挥手,让宫女太监都退了下去,只留下自小在他身边照顾的侯恕箜一人。

这个时候的皇帝,眼中再无方才进来时的兴奋之色,脸上残存的一丝稚气早已退的干干净净,墨黑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一碗茶水里的绿色嫩芽,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侯恕箜立在他的身后,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男子。

宪皇帝有十七个儿子,当年众位皇子为了争夺皇位手足相残,争来争去,最后皇位意外被起先并不被看好的十五王爷朱祁立所得,便是当今圣上的亲爹,只可惜仁皇帝朱祁立刚刚登基三年便暴病而亡,仁皇帝膝下只有两子,一位是早逝的第一任皇后仁惠皇后所出,便是当今圣上朱劭羽,另一位是当今太后的亲生子,如今的燕王朱劭渊。

仁惠皇后薨逝第二年,年仅五岁的皇子朱劭羽便被仁皇帝送出了皇宫,下落不明,当时的朝臣们都以为仁皇帝不喜欢这位大皇子,加上仁皇帝很是宠幸如今的太后,当年的华妃娘娘,朝廷上下都以为太子必定是二皇子朱劭渊,恐怕连华妃和朱劭渊也是这么以为的,谁知仁皇帝暴病之后,太师贾仪却拿出一份仁皇帝先前拟定的遗诏来,宣布传位于大皇子朱劭羽,于是十二岁的朱劭羽便被急急迎回了京城,成为如今的明德皇帝。

朱劭羽离开皇宫时,不过是一个刚刚失去母亲,什么都不懂的黄口小儿,再回到皇宫时虽已长成翩翩少年,但这个皇宫却再也没有他记忆中的父皇和母后了。

宫门是陌生的,御座是陌生的,龙塌是陌生的,宫女太监,金殿上的大臣,甚至于**里的太妃,还有那位他尊为母后的太后也是陌生的,他熟悉的人只有侯恕箜,这个当年陪他一起离宫,后来陪他一起回来的太监。即便是登基九年,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依然是陌生的,因为他虽贵为皇帝,天下却不在他的手中。

天下掌握在三公手中,或者说,掌握在太师贾仪手中。贾仪在朝中经营了三十多年,想要对付他,对于一个没有在皇宫中长大,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依靠的小皇帝而言,无疑于痴人说梦,何况还有一个太后和燕王虎视眈眈,他能安安稳稳走到今天,已经实属不易。好在,天明的时刻并不遥远了,九年来,他忍辱负重,步步为营,侯恕箜看的最是清楚,他的主人是一条盘踞的巨龙,终会一飞冲天,真正地受万民敬仰。

“恕箜……你说……我现在要出宫的话,贾仪会答应吗?”朱劭羽轻轻转动着桌上的细瓷茶碗,抬眼问道。

侯恕箜愣了一下:“皇上要去玉虚山?”

朱劭羽点了点头,漆黑的眸子仿佛一片无底深潭:“我想去看看,刚好下个月是师父百岁大寿,我应该回去一趟。”他顿了一下,面上闪过一丝落寞,“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侯恕箜迟疑了一番:“以前皇上说要出宫游玩,都是去比较近的地方,贾仪或许还会同意,可是玉虚山……即使皇上……御剑而行……这来回也最少要半个月,这……恐怕贾仪未必会答应吧?”

朱劭羽伸了伸胳膊,靠在椅背上笑道:“做为昏君有个权臣最大的好处便是,昏君不管做了什么,权臣都能给他兜的住,别说半个月,就是一年,贾仪也有办法,你信不信?就这么定了,我们下月去玉虚山。”

“是。”自己服侍的这位是个什么人,候恕堃还是非常了解的,他决定的事情看似好像很随意,其实都是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出口的。

朱劭羽从御案后起身,走到一座檀木书架前,扭动上面一只小玉碗,只听咔咔几声,那书架向左移开,露出背后的墙来,墙壁上被掏空了一块,放着一只暗红色的长方盒子,打开一瞧,里面是一把通体墨绿的宝剑,散发出幽幽光芒。朱劭羽正欲将宝剑拿出,瞥见剑柄处一抹新绿,嘴角不自主地微微上翘,却是将那抹新绿拿了出来。

那是一只碧玉雕成的发簪,簪身通体是润泽的新绿,不见一丝杂质,簪头那一朵小花的花瓣上却有深深浅浅不同的颜色,应是天然形成,看着让人觉得这花本身若在天地间长着,也该是这般深绿浅绿的不同颜色,只是朱劭羽叫不出这小花的名字。

这只玉簪,是九年前离开玉虚山后他无意间在怀中发现的,怀里多了一只玉簪,却少了一串桃木手珠,后来细想,应该是半途误救的那个女孩子偷偷换的。

朱劭羽并不知道那小女孩为何要这么做,不过,这支玉簪却成了他二十年来除了母后,唯一收过的女人的东西,他一直珍藏至今。

那个小女孩儿,如今不知怎么样了……

侯恕箜看着朱劭羽嘴角露出的笑容,心中动容,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一个女孩,一支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玉簪,却成了皇上这九年来心底最柔软,最没有压力的一个美丽秘密……

《江湖危险》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