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步九重》天步伦鞋怎么样 同人 天步九重straight(直人文)

天步九重

仙侠连载中

主角是陈鲁,陈大人的小说《天步九重》此文是尹文勋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大家都赞成。只有哈三提出不同见解:“大人,几次接触来看,这里不是普通的邪气,一般的法术根本奈何不了他们。一些佛爷、道士虽然也会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4 00:07: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陈鲁,陈大人的小说《天步九重》此文是尹文勋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大家都赞成。只有哈三提出不同见解:“大人,几次接触来看,这里不是普通的邪气,一般的法术根本奈何不了他们。一些佛爷、道士虽然也会一

《天步九重》免费试读

大家都赞成。只有哈三提出不同见解:“大人,几次接触来看,这里不是普通的邪气,一般的法术根本奈何不了他们。一些佛爷、道士虽然也会一些法门儿,但是根本应付不来这些大场面。有的人就是故作高深,变变戏法,糊弄我们这些凡夫俗子,骗几吊钱而已,哪里有什么真本事?”

看大家听的认真,接着说:“以卑将看来,求人不如求己。陈大人本领在那些佛爷、道士之上。我们都多配合他,定能逢凶化吉。”

大家听他说了一大堆废话。但是陈鲁明白了,哈三相信陈鲁能摆平这些事,放心西去。

当然哈三也有自信的一面,他认为和陈鲁联手,不怕任何妖魔鬼怪。还有一点,他在给大家鼓劲、打气,大家明明是害怕了,打了退堂鼓。

陈鲁说:“哈将军,你说的太对了。大帅那里未必有这样的人才,我们把他们要过来,帮不上我们,还成了这些妖鬼怪谲的盘中餐,白白地葬送人家的性命,倒是我们作孽了。”

说完,转过脸说:“两位大人,这里有闻将军和哈将军,都是百战疆场的宿将,哈将军又懂一些法门,当然了,还有我子诚呢,一些法门不在话下,大家尽管放心。”

李达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韩六儿早已经发现陈大人的腰带不同凡响,这时不见了,心里着急,带着哭腔说:“这个蓝腰带是陈大人的命根子,保命符一样,万一被妖人得去,陈大人就没命了。”

陈鲁微笑着说:“这话说的,没有蓝腰带就没命了?这个东西又不是从娘胎带来的,有那么重要吗?前些年我老人家也没有,怎么活到现在?再说了,我的这个蓝腰带,平常的妖魔邪祟根本拿不走,大家尽管放心。”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哈三原来以为陈大人只有这个青龙剑是宝物,既然那个宝物没了,为什么不试一下青龙剑,于是提醒陈大人:“陈大人,您还有一个宝物在手,为何不再试一下?”

陈鲁连连点头,说:“言之有理,还是哈将军提醒,看我这智商,竟然也有下线的时候,真是当局者迷啊。”这时候他也开玩笑。

大家都习惯了,谁也没笑,李达问道:“陈大人有办法了?”

陈鲁说:“先试试再说,我们走了。”

这次李达和李先都跟了出来,到了西北角,看见了密密麻麻的青色河卵石。这时阴天了,到了午时,还是没有阳光,看不出这些河卵石的光亮。

陈鲁拔出青龙剑,默默祷告一番,大喝一声:“去!”

青龙剑慢慢飞出去,越飞越快,时隐时现,似乎是一条青龙,在上下飞舞,飞了一会儿,似乎在给什么东西定位,然后直接向地面刺去,只听“叮铛”一声,火花四溅。

青龙又飞了起来,摇头摆尾,然后一个俯冲,又向下刺去,听见“咣当”、“咔嚓”两声,似乎有一股黑气飞了起来。

人们正看得入神,青龙又朝陈鲁疾驰而来,就像是离弦的剑一样,刹那间刺向了陈鲁的心窝。人们大惊失色,已经救护不迭。

陈鲁闭上眼睛,心中想:有一利就有一弊,自己的宝物,没有福气享用,最后要了自己的命,我命休矣。

虽然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几个月的寿命了,但是临死时还是很留恋这个世界。

宝剑在陈鲁心窝前一寸左右停了下来,只听有人“哎呦”一声,紧接着就是一声瘆人的惨嚎。陈鲁睁眼细看,一股黑烟腾空而起,惨叫着向西而去。

哈三放下心来,知道是宝剑救主。

这时候的陈鲁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两件宝物都不在身上,没有任何防护。一定是妖魔邪祟想趁机干掉他。青龙剑发现了危险,火速救主,刺伤妖鬼。然后又飞起来去寻找蓝腰带。

几个人都走了过来,看陈鲁在这数九隆冬时节满头大汗,都暗叫惭愧。不要说哪个人视死如归,在最后的一刹那间都得缴械投降。

大家看哈三已经跟上了青龙剑,大家都紧跑几步追了上去。看见青龙剑长啸一声,俯冲而下,稳稳地扎在一块青色河卵石旁边,再看其他河卵石,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哈三把青龙宝剑托起来,恭恭敬敬地拜了两拜,说:“龙兄,感谢救护陈大人。”

话音未落,其他人也都跪了下去,双手合十,拜了两拜。

哈三双手捧着青龙剑,放进陈鲁的剑鞘里,然后亲手把蓝腰带扒了出来,递给陈鲁。

陈鲁接过蓝腰带,看了几眼,夸张地说,说:“让我缓口气,把我老人家吓死了,哎呀,吓死宝宝了。”

说着自己用手在胸前使劲地捋了几下,看了一眼大家,指着他们说:“都不笑,真是不懂幽默。哎,可惜了我的蓝腰带,刚才的不行了,再挖一个坑,埋上一个时辰,哈将军亲自把守,我老人家也时常过来看视,定然无事了。闻将军,告诉胡春百户,把病马集中在一起。再告诉鲁哈图,准备医马。”

天空乌云逐渐增厚,李达走出几次大帐向天上张望,大家都明白他是担心下雪。这些马生死未卜,马城的百姓们又阻住了去路,他心里着急,不管他怎样故作镇静,大家也都理解他目前的心情。

下元节还有八个月,而到西烈的路程还有一万多里。一旦失期,这一趟算是白费了,几个国家又会重启战端,又得天下大乱。

这时喜子喊道:“大人,时间到了。”

李达亲自出去,大伙儿簇拥着他起出柳叶刀,摆上香案,李达让陈鲁祭刀。陈鲁带着鲁哈图和两个随军兽医,把柳叶刀放在香案上,郑重地拜了三拜。

陈鲁默念:灵官大帅,多谢梦中指点,如果应验,我老人家一定下令马城百姓,家家供奉香火,四季不绝。

大家看他嘴在一张一合,念念有词,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见到柳叶刀上的鬼符脱离了刀刃,飘飘地升了起来,慢慢向前飘去。

鲁哈图拿起柳叶刀,陈鲁恭恭敬敬地托起蓝腰带,跟着鬼符向前走。李达用手止住众人,大家停在远处,静静地观看。

陈鲁三人走到停放病马的地方,跪了下去。只见鬼符向其中的一匹马飘去,在马肚子上轻轻一点,随后又飘在上面。

鲁哈图的柳叶刀就像被人夺去了一样,冲出去,在鬼符点过的地方也照样点了一下。符和刀也不停留,继续向前走,不到两刻钟,所有的病马都点了一遍。

柳叶刀又回到了鲁哈图的手里,鬼符又飘在刀上。

《天步九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