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兽妃 by龙蜜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娘受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

玄幻言情连载中

新书《孤的兽妃踏火归来》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龙蜜,主角琰琰,赫琰琰,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伊祁宸昊的眼光投向了远处,赫琰琰好奇起来,她扭动着头看向身后,只见刚才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的嘴巴上开始长出植物的根部,随后是叶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8 18:02: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孤的兽妃踏火归来》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龙蜜,主角琰琰,赫琰琰,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伊祁宸昊的眼光投向了远处,赫琰琰好奇起来,她扭动着头看向身后,只见刚才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的嘴巴上开始长出植物的根部,随后是叶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免费试读

伊祁宸昊的眼光投向了远处,赫琰琰好奇起来,她扭动着头看向身后,只见刚才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的嘴巴上开始长出植物的根部,随后是叶子和苞牙,再后种子开始发芽长出一棵成熟的植物,这棵植物上挂满了十四朵娇艳欲滴的小红花,咋一看还挺漂亮别致的,这些花儿都怒放过后,它们就从枝叶上脱落掉到喝水里面,而那具长出奇怪小红花的尸体则干瘪萎蔫,最后化成了灰烬也融入了水中。

而那些落入水中的小红花一到了水中很快就腐烂融化了,都化成了黑色的汁液,与水相溶后,原本的水源就全部变成浑浊的黑水。

赫琰琰惊讶地问:“伊祁宸昊,那些都是什么,怎么那么诡异啊?”

伊祁宸昊回答:“这就是瘟疫种子啊,野仲和游光两个瘟神将瘟疫散播到这里的其中一个手段。”

赫琰琰问:“将种子播种到死人的身上然后长出花朵,最后花朵掉落到水中萎蔫,花汁都就变成了毒液,然后污染水源和土壤,人畜触碰了就患上了瘟疫?”

伊祁宸昊点头道:“是的,那叫瘟疫花,瘟疫花开放是绵绵不断的,只要有死了的生灵,就能在他们身上播下瘟疫种子,长出瘟疫花污染苍生的休养生息之地,所以瘟疫就能过一个传一个,直到十万八千里,在野仲和游光制造的所有瘟疫之地,概称瘟疫之城。

赫琰琰说:“原来如此,可以这样理解吗,我被他们诅咒了,哪怕我逃出了这个村庄,还有下一个被感染的村庄等着我。”

伊祁宸昊笑道:“是的,没想到孤的小琰姬还是挺聪明的。”

“我不是你的。”赫琰琰别开头去堵气。

唐弃问:“大王,需要臣做些什么吗?”

伊祁宸昊说:“欺负孤的小宠物呢,这野仲和游光太不识时务了,就给他点教训吧。”

唐弃说:“是。”

赫琰琰听到伊祁宸昊的话后,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她不觉抬眸看着他问:“你什么意思啊?”

伊祁宸昊说:“当然是为你出气了。”

赫琰琰疑惑道:“那就是……”

伊祁宸昊笑而不语,赫琰琰纳闷不已,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她问:“伊祁宸昊,你带我去哪里?”

伊祁宸昊说:“送你入宫。”

“你!你还要送我入宫,你这人怎么那么冷血无情,我不要去!”赫琰琰愤恨之极。

伊祁宸昊严肃地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赫琰琰愤怒到张口就是狠狠咬向他的脖子,死死咬着不放嘴,伊祁宸昊忍着痛,并没有碰她半分,任由她咬到嘴累。

赫琰琰终于放开了伊祁宸昊的脖子,只见他的脖子上赫然一个带血的牙印,可是,赫琰琰就是不解恨,她越想越伤心,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滴落到了他的伤口上,咸咸的泪水浸泡着带血的伤口,伊祁宸昊就更痛了,可是他半句不言,脸上依然带着令人欠揍的笑容。

“我不想入宫,我不要做笼子里的鸟,池塘中的鱼,我是赫琰琰,我不是你谋取利益的工具,我和你没有关系,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我不要成为那些臭男人的玩物,我不要,我不要,你听到了吗!”赫琰琰已经是哀求加上咆哮了。

伊祁宸昊不为所动,他只是淡淡说道:“我偏偏要决定你的人生了,那又如何?”

赫琰琰愤怒地挣脱开伊祁宸昊捆着她的那一条树藤,然后给了伊祁宸昊一巴掌,不解恨再给了他另半边脸一巴掌,这时候她觉得头有点儿晕,她捂着自己的额头,发现有点儿烫,最后目光定格在自己一双手上:“我是不是,我是不是已经瘟疫病毒深入了。”

伊祁宸昊笑着点点头道:“是的,现在你整张脸都成了一张棋盘。”

赫琰琰满脸震惊,说:“那意思是我离死也不远了是吗?”

伊祁宸昊说:“原则上是的。”

赫琰琰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了,她口干舌燥,胸闷气短,全身虚脱,要不是伊祁宸昊抱着她,她都要站不稳了。

赫琰琰艰难地说:“你、你是要送一个,一个死人,入宫吗?”

伊祁宸昊说:“是的,田殷丑喜欢死人。”

赫琰琰最后瞪了他一眼说道:“变态……”随后脑袋越来越迷糊,都快失去意识了。

在她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她仿佛听到了这么两句对话:“大王,臣不懂,你为何能为这条鳛鳛鱼做那么多?”“唐弃,当你遇到了一个你又爱又恨的人的时候,你就会懂得孤的心情了……”

赫琰琰在混沌之中走了很久,她除了能看到自己之外,周围都是一片漆黑,她尝试叫着:“有人吗?”可是除了自己的声音之外,哪里还有半点回音。

“有人吗?”赫琰琰不死心。“有人吗?”赫琰琰依然不死心。

“鳛鳛鱼!”一把声音叫道,赫琰琰听闻有人叫就往那个声音方向看去,她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往自己走来,赫琰琰瞪大眼睛想看清楚那人是谁,直到那人快到自己跟前了,赫琰琰就尝试问他:“请问你是谁?”

定睛一看,赫琰琰吃了一惊,这个人她是有印象的,毕竟那件事太令人气愤。他就是在天涯酒馆里面拿自己项上人头换酒不果的白衣青年,后来挑战伊祁宸昊,要夺取她用来换一杯醉红尘,这个人一看也不是好鸟,虽然长得也不错,但是这个时代的帅哥就似乎和渣划等号。

“是你,你想干什么?”赫琰琰警惕地问。

白衣青年说:“我叫祝礼让,赫琰琰,我认识你,你不要害怕,上次和伊祁宸昊说用你来换酒,我不过是骗他的,我只想救你,并非是真的想拿你来换酒。”

赫琰琰冷冷道:“像你说的这种话我听多了,能不能来点新意的。”

赫琰琰心里冷哼,这一路又很多人都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都不过是打着救她的旗号,其实是谋害她罢了。

《孤的兽妃踏火归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