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阁主又被影子拐跑了》宿主大人又又被拐跑了 平胸小受文 阁主又被影子拐跑了SM

阁主又被影子拐跑了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阁主又被影子拐跑了》是唐夙竹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龙兮,熊钊,书中主要讲述了: 已过午夜的街上灯火通明,两位身着劲装的男子正在朝着青楼靠近,在距离一米的地方便有无数女子朝他们靠近。 龙兮厌恶的甩掉了攀附在他胳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1 18:08: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阁主又被影子拐跑了》是唐夙竹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龙兮,熊钊,书中主要讲述了: 已过午夜的街上灯火通明,两位身着劲装的男子正在朝着青楼靠近,在距离一米的地方便有无数女子朝他们靠近。 龙兮厌恶的甩掉了攀附在他胳

《阁主又被影子拐跑了》免费试读

已过午夜的街上灯火通明,两位身着劲装的男子正在朝着青楼靠近,在距离一米的地方便有无数女子朝他们靠近。

龙兮厌恶的甩掉了攀附在他胳膊上的纤纤玉手,余光却瞥到月兮正笑意盈盈的搂着一位女子。

龙兮与月兮在人来人往的青楼中寻找着熊钊的影子,最终将目光锁定在楼上的某一处房间。

月兮低声说道,“若是资料无误的话,熊钊现在正身处这间房中。”

龙兮与月兮朝楼上走去,刚走几步便听到了一个谄媚的声音响起。

“两位公子需要什么样的女子,奴家包您满意。”

月兮白皙的手指随意指了两位女子,急匆匆与龙兮来到了房间。

两位女子身带香气踱步而来,她们还未推门进入,便被站在门口的龙兮打晕,粗鲁的丢在了房间的地板上。

月兮打趣的对龙兮说道,“这样做是不是对你有些不公平?”

“嗯?!”

月兮白皙的手指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两个女人,“你就没有一丝春心荡漾?”

龙兮果断的摇了摇头,十分不耐烦的说道,“主子,您太过于蛞躁了。”

月兮本就不善于交际,龙兮也不善于言谈,空气仿佛瞬间安静了。

月兮的目光落在躺在床上的两个女子身上,略带感慨的说道,“看她们二人也不过刚刚及笄,却要在这暗无天日的青楼中度过余生。”

龙兮接过月兮的话,反驳说道,“在这青楼中尚可保命,但若是在那残暴的残月阁中,命都尚且难保。看主子也不过及笄之年,这悲戚的语气实属不妥。”

月兮苦涩的勾了勾唇,“你的岁数怕是刚过弱冠之年吧!但这规矩倒是不少。”

龙兮抬头与月兮对视,眼中是对对方的打量。

“公元前219年,徐福等人上书秦始皇,说是山中有仙人居住,仙人手中便有长生不老之药……”

月兮掀开窗户,看到一个胡子白花的老头正坐在中央讲书,听书的人纷纷议论。

“聪明莫若帝王,伶俐莫过将相,一代帝王怎会听信将相之言?!”

……

一道儒雅的声音在议论的人群中响起,“人人都想要长命百岁,就算是帝王也不过如此!”

讲书的人急忙拍了拍桌子,慌乱的说道,“各位爷,若是议论传到当今天子的耳旁,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须臾,那道儒雅的声音再次响起,“得到长生不老之药便可以永远不死,如此多好!”

将一切收入眼中的月兮微微勾了勾唇,眼中是渗人的寒意。

“他倒是与图像上的别无二致。”

月兮勾了勾唇,“佛曰,人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若是得到了长生不老之药,能够避免的也不过是死苦,如此,怎么会有永远不死一说。”

熊钊警惕的看向楼上的房间,他一身月蓝色衣服,手持一把银白色扇子,但是却遮挡不住眼中的杀意。

熊钊警惕的问道,“两位大侠在楼上观望许久,却能够隐蔽气息,来者不善啊!”

月兮与龙兮飞快对视一眼,心中暗道不好,原本他们屏蔽气息只是为了暗中观察,却不料熊钊已有所察觉。

“公子说笑了,我与舍弟不过是普通百姓,怎会隐蔽气息,许是人多,公子察觉有误。”

熊钊暗藏杀机的目光射向窗户后面的龙兮,“气息平稳,比你身旁那人的武功高出很多。虽然你们隐蔽了气息,但是你口中的舍弟是个女子吧!”

月兮心中一惊,刚想说什么辩解,却被龙兮制止了。

“公子好眼力!”

“出来吧!我素来喜欢有才之人,刚刚的一番见解倒是让我眼前一亮。”

龙兮拽着月兮走了出来,不卑不亢的站在熊钊面前,熊钊眼中的杀意微微隐藏。

“可否同我讲讲你刚才说的?”

月兮微微启唇,“生苦,即十月胎狱之苦,通过狭窄的生门,脱离母体,对于婴儿而言,其痛苦较皮鞭抽体犹有过之……”

熊钊看着月兮素净的脸蛋,眼中精光一闪。

“不知姑娘年方几何?家住何处?”

月兮拱手说道,“小门小户,不知也罢!今晚打扰公子听书的兴趣了,先告辞了。”

龙兮与月兮淡定的走出青楼,却在屋顶上暗中偷窥。

“今日,熊钊已对我们二人心生怀疑,日后行事切不可如此鲁莽。”

月兮皱了皱眉头,轻轻点头,“是我低估了熊钊的实力。熊钊素来喜欢在不远处的客栈住宿,走吧。”

“两位公子,上房只剩一间了,不如你们同住一间?反正都是男子……”

龙兮立刻摇了摇头,对掌柜的说道,“不知是否有柴房?”

掌柜面露难色,“有是有,不过这柴房黑灯瞎火,杂乱无章。”

龙兮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无妨,反正早已经习惯了!”

月兮抿了抿嘴巴,想说什么最终却一句话未说。

龙兮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月兮,声音冰冷的说道,“主子,您现在是男儿身,切不可做出让人生疑的举动!”

月兮轻轻点头,接过掌柜手中的钥匙,大步流星的朝楼上的上房走去,而龙兮却走进了后院的柴房。

在擦肩而过的时候,龙兮悄声的对月兮说道,“主子不必担心,我会整夜在树上留意你的安全的。”

月兮轻声点头,早已疲惫的她铺下床铺便已入睡。

睡梦中的月兮眉头紧锁,额头上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下。

她是被吓醒的,在梦中,她被父母强行卖到了西市,像一个物体一样被人来回打量,梦醒时,她看到有一个人拿着刀一直在向她逼来。

月兮不安的攥紧了枕头下的小刀,冷冷的夜风袭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一道黑影如流星般闪过,她压下心中的慌乱,声音清冷的问道,“谁?!”

回应月兮的只有呼啸吹过的夜风,月兮朝窗外的树木看去,却发现树木上早已没有龙兮的影子,心中暗道不好,在她晃神的时候,有道黑影慢慢的朝着月兮逼近。

《阁主又被影子拐跑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