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当中年碰上青春》当四叶草碰上剑尖时 清水文 当中年碰上青春免费阅读

当中年碰上青春

现实连载中

《当中年碰上青春》作者:伐树人,现实类型小说,主角:花姐,何警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就在王猛专注听花姐和调酒师的对话同时,店里又进来一个人,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一身黑衣黑裤,上身的T恤穿在他身上显得很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9 00:11: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当中年碰上青春》作者:伐树人,现实类型小说,主角:花姐,何警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就在王猛专注听花姐和调酒师的对话同时,店里又进来一个人,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一身黑衣黑裤,上身的T恤穿在他身上显得很紧,

《当中年碰上青春》免费试读

就在王猛专注听花姐和调酒师的对话同时,店里又进来一个人,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一身黑衣黑裤,上身的T恤穿在他身上显得很紧,明显的把凸出的肚子勾勒了出来。

 

进了店里后在离门口的桌子旁坐了下来,眼睛盯着吧台旁的花姐和调酒师,也不点东西,就那坐着。其中一个女服务生看到后,走了过去,问道:“您需要点点儿什么吗?”黑衣人看了一眼服务员,没有理她又看向吧台,“这是我们的菜单和酒水单,您需要什么就摁桌子上的服务按钮。”女服务生对黑衣人说。

 

服务生刚要走,黑衣人说了一句:“一杯卡布。”然后把菜单和酒水单又递给了女服务员。

 

“好的,请稍等。”服务生接过单子后,边往吧台走边想:这个男的好奇怪。

 

“吧台那个女孩是谁啊?”女服务生刚把咖啡放下就听黑衣人问她,“那是我们老板,花姐。”女服务生回道。

 

“你们老板这么年轻啊?”黑衣人又问道。

 

“嗯……”服务生说完后没再理他就走了。

 

黑衣人喝了几口咖啡,然后站了起来,走到吧台跟前。

 

这时候花姐和调酒师已没在交谈,调酒师正在忙着制作咖啡,花姐一个人在看手机。

 

“你好,我是刑警大队的何森。”黑衣人对花姐说,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了证件给花姐看。

 

王猛看着这个黑衣人,即使不说话也会给人一种威严感,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洪亮,目光炯炯有神。

 

花姐拿起何森的证件看了一下,问道:“何警官,有什么事儿可以帮到您嘛?之前你们贾警官都来过好几次了,我们知道的都和他讲了。”

 

周围几桌的客人听到这个警官的问话后,都向吧台这边看了过来。

 

“是这样,我们查到前几个月有人报警说你非法集资......”没等何警官说完,花姐就说道:“这个事情不是都当面说清楚了嘛,都协调完了,而且也不是非法集资啊,就是个人借贷问题,你们应该有协调完的卷宗吧。”

 

“你听我说完,就是在你们的这个纠纷处理完后,在调查薛曼曼死亡原因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个叫“二哥”的人和你之前借贷的人有关系。”

 

“有什么关系?告我那个人叫许榕宏,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二哥”的人。”花姐对何警官说。

 

黑衣人看了看花姐又说道:“许榕宏后来我们调查了,他的钱就是从那个叫“二哥”的那里拿的,不是他自己的。”

 

“什么?确定吗?”花姐听完黑衣人这么一说,一下就从坐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许之前有些案底,他的关系网我们查的很清楚。”

 

花姐看向了窗外,想了想后对何警官说:“那他们这是合伙要霸占我这家店啊!”

花姐让何警官坐了下来,然后王猛听到花姐告诉何警官,说她因为开了这家店后资金有些紧张,就找许榕宏借了20万,当时因为不愿意拿其他资产去抵押,许就告诉她可以拿店的股份来抵押,然后就拿出20%的股份做抵押贷了许榕宏的钱,后来咖啡店的生意还不错,本来想把钱一次都还了许的,可许说他不着急用这些钱,就让花姐先用着,反正利息也不高,花姐就把钱投到了红酒生意上,红酒是国外一个朋友介绍给她做的,做了榕城市的总代理,但因为要求进货达到100万,否则就没资格,但花姐也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钱,她那个国外的朋友就介绍了“二哥”给他认识,那个“二哥”人不在国内,就介绍了一家在榕城市里的公司,花姐去那家公司签了贷款协议,又借了40万,还是把咖啡店的股份抵押了出去。

 

“我本想着等红酒批出去后,赶紧把钱给他们,谁知道进的这批酒都是假的,被海关查封了,国外的那个朋友也失踪了。”花姐很无奈的说。

 

“何警官,他们不会是看上我这家店了吧?”花姐问何森。

 

何森想了一会说道:“说不好,你从“二哥”那里贷的40万抵押了多少股份?”

 

“40%。”

 

花姐总共把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抵押了出去,现在钱拿不出来,如果对方去法院告了,那真说不好了。

 

“可我这家店现在盈利很好,一年怎么也能赚20多万,现在江滨这样的地段早没有了,我养了好久才把店养起来。”

 

“你和你国外朋友代理酒的事儿有签合同吗?”何森问道。

 

“没有。”

 

“那钱是转你朋友个人还是公司?”

 

“她让我转到一家香港的公司。”

 

何森警官又继续问道:“那这家公司你也没做调查?”

 

“没,我哪知道后来发生这种事情啊!”花姐气愤的说。

 

何森警官告诉花姐,他看了他们签的贷款合同,从利息上和抵押物来说都是没有法律问题的,至于刚才花姐说的另一个贷款的事儿今天是第一次知道,问花姐合同是否是类似的,花姐告诉何警官是的,利息也不高,都没超过国家规定的高利贷红线范围。

 

花姐又说,合同期是一年,马上就快到了,之前他们是没有催促还款的,直到红酒的事儿发生后就不断有电话来提醒抓紧还款,还说不还就找人来店里。

 

王猛听他们这么说,心想花姐的店估计保不住了,这是被别人合伙坑了。

 

“你这家店还有其他合伙人吗?”何森问道。

 

“没有,就我一个人百分之百控股。”花姐回道。

 

何森又问道:“你那个国外的朋友,你们关系好吗?”花姐看了看何警官,说:“也不是很熟,就是之前去美国玩在一家餐厅吃饭的时候认识的,因为都是中国人,所以联系的比较频繁一些,中间还给我寄过很多化妆品和衣服什么的,我觉得人不错,有什么事情都会和她说,我哪知道她会给我假酒啊!”

 

花姐用手捋了下头发,无奈的看着何警官。

 

何森听花姐说完后,站了起来,对花姐说:“你得找个律师赶紧处理你现在店面抵押的事儿,至于你刚才和我说的红酒的事情,还有这个“二哥”的事情和我去公安局立个案吧,我们把薛曼曼的案件和你这件欺诈案件会合并一起调查。”

《当中年碰上青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