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九刃剑》九刃私服 章节列表 九刃剑娘受

九刃剑

武侠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漫漫漫路原创的武侠小说《九刃剑》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胡枫,华军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吃好后,离落缨换上了杨傲雨的衣物,别说,这一穿还挺合身。钟伶舞还夸着衣服是给他量身定做的。 而他自己那条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竟还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8 18:07: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漫漫漫路原创的武侠小说《九刃剑》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胡枫,华军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吃好后,离落缨换上了杨傲雨的衣物,别说,这一穿还挺合身。钟伶舞还夸着衣服是给他量身定做的。 而他自己那条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竟还

《九刃剑》免费试读

吃好后,离落缨换上了杨傲雨的衣物,别说,这一穿还挺合身。钟伶舞还夸着衣服是给他量身定做的。

而他自己那条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竟还不舍得扔掉,三两下缠成一捆,藏在杨傲雨的马匹上。

待到深夜,子时去半。

离落缨、杨傲雨动身前往落星镇里,是徒步摸黑去的。两人还担心费清书会派人戒严落星镇的入口,可直到进去了镇里,都没碰到一个拦路的人,一路顺顺利利。

入镇不久。杨傲雨不自主的怀疑道:“费清书向来多有心眼,今晚却不见动静,这么奇怪。阿离,我们要当心,快去快回。”

离落缨低声道:“我也奇怪,本来担心他会派人暗中监视镇子的出入口,但目前看来,并没有。”

杨傲雨:“我们多加小心,没见动静,很有可能是要引我们入瓮。”

离落缨:“好。不过,夜里这么黑,也没有几个灯亮着,费清书真能知道我们再回落星镇,那可是真见鬼了。”

不曾想,偏偏说什么就来什么!只听杨傲雨忽然道:“有点不对劲!”

离落缨疑惑:“怎么了?难道……”

杨傲雨:“有人跟踪我们!”

离落缨惊:“不会罢?!跟踪多久了?人多不多?”

杨傲雨:“现在才发觉,都不清楚。你跟着我走!”

说着快步在前,数丈后,右手边有个黑暗的单人宽小巷,两人迅速躲将进去。

杨傲雨住在这也有一段时间了,对镇里的路还是熟悉的。所以,他们要逃也不难,不过,得看情况再做决定。

片刻时间,果真跟了个人进来小巷。暗藏着的杨傲雨正要动手,这人也巧了道:“是不是自己人?”

离落缨一听声音,忙回:“是阿枫!阿雨,先住手。”

杨傲雨停手:“你不怕有诈?”

离落缨认定道:“不会。”

胡枫此时道:“阿离,有什么事,我们就在这说,靠近药铺的路都让费清书派人守着了。你们真早去了那里,只怕有去无回!还有,不仅是你,我也被暗中监视了!”

杨傲雨问:“那没有人跟踪你到这儿罢?”

胡枫:“之前有,后面被我甩掉了。只是,我想不清楚,长阳会从什么时候怀疑我的……阿离,这位朋友是?”

离落缨:“他叫杨傲雨,对这个名字还有印象罢?”

胡枫:“知道,是十兽门的义士!杨大哥,久仰了!”

离落缨:“先不说客套话。杨大哥是华军前辈拜托他救我的,没有他们,我这个时候应该是在长阳会里生不如死。”

胡枫:“救命恩人,胡枫在此谢过杨大哥仗义相救!”

杨傲雨:“不用谢,举手之劳。阿枫兄弟,华军前辈一众人有没有什么事情?”

胡枫:“华军前辈暂时没事,但是费清书已经派人去盯着他们住的客栈了,也正在想着办法对付他。今后,就难说了。不止是华军前辈,还有你们,杨大哥,因你从费清书眼皮底下救了阿离,若是不将他交给长阳会解决此事,他们就绝不放过十兽门任何一个人!”

离落缨听了沉默不言,这后果太严重了。望向黑夜里不见脸面的杨傲雨,心中百感交集,更怕杨傲雨赶走自己。

胡枫继续道:“杨大哥,我听他们说你们北去会经过泸州,合州等几个州地,你们真要北去的话,最好是绕道走。”

杨傲雨:“看来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阿离,你接下来要打算怎么办?”

终于还是被问到了,离落缨:“我想……继续跟着你们,可以吗?”不敢多说。

杨傲雨反问:“可以,但是,华军前辈就在落星镇,你为何不去找他?”

离落缨是与马森同行的幸存者,若是去找华军,胡枫、赵满勇将命丧伍弄之手,不可能去的。

因此,他就捻来个理由:“阿雨,我想跟着你们……学武功……”

杨傲雨怀疑:“这是真话?”

离落缨只得死咬:“是真话。”

杨傲雨:“学武功可没那么容易。不过,既然你想跟着我们,那就暂时跟着罢。前提条件是,你要听我们的话。”

离落缨:“好,一定听……谢谢了……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杨傲雨不客气:“你先别夸下海口,为人如何,以后再看罢。”

离落缨不说话了,暗里决心:‘我的为人应该不差。’

胡枫感慨:“阿离,你跟着杨大哥学武,以后我和阿勇能否逃出长阳会,就指望你了。这边,我也会见机行事,一有机会能逃就逃。”

离落缨回想从马家一路到这里的艰辛,忽然内疚道:“阿枫,委屈你们了。今后你跟着长阳会,不知道要干多少恶事……以前总说,我们虽本心不恶……”

胡枫:“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以后的事,难说得准,我尽力而为罢。在长阳会里,好人,恶人,都一样难当。”

离落缨:“嗯。对了,你说有人跟踪你,是不是因为我们互通暗号消息的事情?”

胡枫:“我猜也只能是这件事,除了这个,我也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不过,长阳会的怀疑并不奇怪,我一到落星镇,紧跟着,你就在长阳会药铺面前伤了他们的人,之后又接连发生一堆破事,不怀疑才是怪。也庆幸,我没有把柄让他们抓。”

离落缨:“那就好,以后多多小心。阿枫,你想过我们今后要怎么对付长阳会么?”

胡枫:“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你想过了么?”

离落缨:“想过,但不是要马家来对付。毕竟,大当家近二十年来受的苦难太多了,不能再烦苦他。所以,只有靠我们了。比如,若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就策动江湖的一些门派,如双武庄,和你里应外合,竭尽所能搞垮长阳会。可,若是能力不足,只好再另作打算。”

胡枫:“很高兴你也这么想。既然如此,那我得在长阳会里使劲往上爬了!”顿了顿,无奈道:“以后……就请你多担待担待了。”

有些事情,心领神会即可,说得太清楚,会令人伤情。

离落缨心情一沉:“不容易的是你……”

杨傲雨不敢置信:“你们是决定了一个当好人,一个当恶人了么?”

离落缨:“相比于长阳会来说,我们也知道自己微如蝼蚁,自不量力。可是,阿雨,因为一些原因,我们必须要这么做,必须要用尽全力去对付长阳会,这是不可妥协的!尽管会面临着各种坏结果,但也总比有愧在心好得多,比苟活着好得多。”

胡枫:“说的不错!阿离,还有什么事要说的,都一一说来。”

离落缨:“差不多该说的都说了,以后联系,仍是用老方法!如何?

胡枫:“嗯,老方法,时间就定一个月!”

离落缨:“好!那就各自珍重!”

胡枫:“嗯!各自珍重!杨大哥,祝你们一路顺利。”

杨傲雨感叹:“阿离,阿枫,你们的生死情义让我刮目相看!所谓兄弟之情,应当如此!”

三人在深夜之中告别。心里都希望着,各自再见之时,千万别物是人非。

胡枫说要在长阳会里往上爬,是早已有了打算的。就如他跟伍弄所讲的‘良禽择木而栖’一样,要达到自己在长阳会里的目的,得会不择手段。

胡枫选择的第一个垫着他往上爬的垫脚石,是正落脚在落星镇的马家华军一行人!为此,他整夜难眠,并不是替自己的决断而难过,而是在想计划。

翌日,胡枫以玩乐为由,拍马屁一般向伍弄借来了十两银子和一匹马。用其中一部分去找一个跑腿的人。

这跑腿人找的可是不容易,下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的。

随后,胡枫特意教那跑腿的在这个敏感时刻,兜里揣上一封自己写的信件到落星镇最大的星花客栈里待上一会。

这客栈正是华军一行人的落脚之处,但已经被费清书派人严密监视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胡枫才敢找人‘无中生有’。

客栈内。

华军自知目前形势对自己很是不利,因此,严令同行的人不得擅自外出,先忍过几日再说。

但是,虽说情况不利,可还没有严峻到在落星镇与长阳会兵刃相见的地步。

不过为防有个万一,华军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是与长阳会兵刃相见,亦无需惧怯,他相信正义会主持公道。更还有马家二当家失踪不明的事情制掣着长阳会,料他们不敢乱来。

所以,华军一行人在掩护杨傲雨救走离落缨后没有立刻离开落星镇,就在客栈里住着。而长阳会对此事有什么后续的动静,他唯有静观其变了。

对于长阳会,华军认为,无论如何,非得以马家二当家之事重挫长阳会不可!

而现在,他等待着的是马家二当家马森失踪的证据,一旦有了证据,必定让长阳会永无安宁之日!

那胡枫找来的跑腿人在星花客栈里待了约半柱香的时间后,按照胡枫所教的,匆匆忙忙离开客栈北去,行色甚急。他为不知道什么要这么装,只知这么跑一个来回,有钱赚就对了。

被蒙在鼓里的跑腿人,哪里知道,一出客栈就已经被人跟踪了。直到北出镇外,跟踪他的长阳会人立即加快脚步,抓贼似的撵上这跑腿人,一把抓住他,凶狠道:“搜!”

一番搜身,从跑腿人的身上搜出一封信:“师傅,徒儿华军有礼了。本想不能再打扰师傅清修,但徒儿遇到艰难,实在别无他法,不得不难为情请师傅做主。徒儿因查探马家二当家马森失踪一事来到落星镇,欲向长阳会打听一番情况,怎料,长阳会掩口便说不知此事;其后,竟命人严密监视徒儿所住客栈,此定是作祟之行!徒儿唯恐长阳会在哪一日突起杀心,特写此

《九刃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