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种仙纪》种仙纪下载 章节目录 种仙纪LOLI

种仙纪

仙侠连载中

新书《种仙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草上匪,主角仲杳,仲至强,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贯山完了,仲家……也完了。” 远处山脊上,青衫老者遥望仲家堡后山,淡然低语。 老者赫然是高先生,负手傲立,仙风道骨,哪还像个郎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8 18:06: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种仙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草上匪,主角仲杳,仲至强,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贯山完了,仲家……也完了。” 远处山脊上,青衫老者遥望仲家堡后山,淡然低语。 老者赫然是高先生,负手傲立,仙风道骨,哪还像个郎

《种仙纪》免费试读

“贯山完了,仲家……也完了。”

远处山脊上,青衫老者遥望仲家堡后山,淡然低语。

老者赫然是高先生,负手傲立,仙风道骨,哪还像个郎中,就是位世外高人。

“魇气暗侵,群妖蠢动,最迟不过半月,魔魇就会来袭。”

“这不是贯山一处的动静,整个摩夷洲的魔魇都在涌动,又一场浩劫啊。”

他另一手举着根钓竿,可此处并无溪流水潭。

更怪异的是,鱼线竟是向上伸展,没入数丈高的空中。

他手腕轻抖,鱼线如蛇般蜷缩,鱼钩自虚无中跳出,带着一团灰黑烟气。烟气翻滚不定,仿佛裹了什么怪物。

他吐出口稠黄光气,化作一只手没入烟气,揉搓了片刻,与烟气一同碎裂消散。

“没有……”

高先生摇头:“没有变化,先天灵气还是没有变化,三十年枯守,一无所获。”

旋又自失一笑:“其实已有收获,我这是太贪心了。”

手一松,钓竿、鱼线和鱼钩同时震成淡淡烟气,随风而散。

高先生蹙眉抚须,又在犹豫什么。

片刻后,他有了决定:“虽与我守候的无关,但与我有些情分,还是给他一个机缘。”

一道金光自天而降,在半空凝出一位甲胄鲜亮,威风凛凛的神将。

“高真人!”

神将拱手:“情势危急,府君请真人即刻上任!”

高先生看看远处的仲家堡,无奈叹息:“这机缘只能由你自取了。”

他向神将稽首道:“贫道这就赴任,不过此处尚有尘缘未了,还得烦劳神将。”

神将再拱手:“真人不必客气,交代便是。”

高先生取出卷轴,吐了口黄气,卷轴化作一道清光,射入仲家堡中心的石楼。

他再叮嘱一番,神将呵呵笑道:“小事一桩,定为真人办好。”

高先生身影渐渐转虚,只余下幽幽叹息。

山脊这边光影大作,仲家堡内外数百人却视而不见。

仲杳正走回外堂,他的步伐很慢很稳,神色异常凝重,乍看真是洗心革面了。

谁也不知道,他其实是在体验“船新版本”。

他发现自己不是非得用手按着地注入真气,才能获得那种奇异的感知,用脚一样行。

现在全身都是气海,用混元鸣金功修出的筑基二层没了,不必按照那套功法引导真气,而是用九土转德经直接催动,真气自然就外放了。

真气一动,他还是习惯性的用上了混元鸣金功,丹田气海如大鼓鸣响,穴窍处处震动,让他愕然不已。

鸣鼓、窍动,筑基前两层一气呵成,势头还没停下。并不像以前那样,真气被牢牢卡住。

不过这股真气比九土转德经的真气弱得多,运转也很阻涩,更无法外放。

仲杳异常笃定,现在他可以突破到更高境界了。

此时不是突破的时候,他得继续探查地下那团异样的气息。

停下混元鸣金功,换为九土转德经,整个身体又变为气海,这个气海该叫“九土气海”。奇异的是,之前的丹田气海并未消失,只是隐到暗处。

这下真气自脚底渗入地下,充沛畅快,仲杳步步交替,就能维持方圆数十丈内的感应。

唯一的缺陷,是后天真气不像生生不息的先天之气,无法长时间维持。

长辈们见他过来,议论顿止。

“小杳,趁着都在祠堂,顺便把另一件事办了。”

仲至强招呼道,他是仲家堡的庶务房管事,相当于仲至正的副手。

又吩咐仆役:“把大家叫过来,季姑娘也一并请来。”

仲家眷属和季小竹都过来了,仲杳这时才分出心神。看到季小竹有些忐忑,对她笑笑,少女便安心了许多。

数十人聚在凉亭中,头上缀满爬山虎,仲至强的妻子佘氏一脸知道会是什么事的表情,无聊的拨弄枝叶。

仲至强咳嗽一声,朗声道:“至正已去,堡中不可无主,小杳是至正独子,继任堡主,大家可有异议?”

仲长老扫视众人:“可有异议?”

这只是过场,哪会有人反对,父子相继是仲家传承铁律。即便知道这届堡主不行,有长辈扶持,也不会出乱子。

仲长老为首,长辈、眷属和子弟们向仲杳拜下,仲杳大剌剌的受了,连点场面话都没说。

仲长老牙痛般的抽气,想教育一下仲杳,却被仲至强打断。

仲至强再道:“另外,季姑娘在我们仲家住了七年,已经亲如家人,跟小杳……哦,堡主情同姐弟。趁着列祖列宗来接至正的机会,就让堡主认季姑娘为姐,好让季姑娘入仲家族门,改姓为仲。”

季小竹低呼:“什么!?”

她看向仲杳,眼里满是惊讶和疑问。

仲至强劝道:“季姑娘,季家早已……”

“等等!”

他被季小竹和仲杳同声打断。

季小竹指着仲杳说:“我要他说。”

仲杳说:“我要说话。”

两人又是异口同声,默契得长辈们酸牙,晚辈们暗笑。

仲至强有些恼火还想开口,被仲长老摆手止住。

面对季小竹的殷殷目光,仲杳说:“这个提议其实不错,你真的不考虑下?”

季小竹凤目圆瞪,难以置信的道:“阿杳,你是认真的吗?”

眼瞳蒙上泪雾,少女凄声道:“你当了堡主,就忘了我们的约定?”

仲杳苦笑道:“你听我解释……”

少女可没按套路来,玉白脸颊涨得绯红:“不用解释!我日夜修行,不是为了抛弃自己的父母,抹掉自己的姓氏!”

她还很冷静,朝着远处石屋深深鞠躬:“对不起,至正叔,还有诸位仲家祖宗,我不是有意打扰你们。”

再朝众人拱手:“七年来承蒙长老和诸位叔伯婶姨照顾,季小竹没齿难忘,他日得归,定当回报,告辞!”

说完飞身一掠,几个起落,跃出了后山。

这边仲家人都傻住了,出主意的仲至重更是嘴巴大张,一直合不拢。

别说他,众人都想不到她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她一个孤女,只在仲家有些人缘,离了仲家,伯家叔家即便愿意收留,也不可能看重。先天高手是强,终究只是筑基,出了贯山,可算不得什么。

仲至强顿足,招呼仲杳:“还不快去追?”

仲杳目送那抹白影消失,还在赞叹不已,这姑娘真是一身飒爽之气,不输男儿啊。

他摇头说:“不必了。”

他知道少女的性子,倒不担心真会跑掉。想想接下来的麻烦,让她先避避也好。

转回视线,仲杳扫视众人,最后看住正跺脚的仲至强。

“至强叔……”

他淡淡笑道:“现在你们该明白,想把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先得明白自己明不明白。”

这一串明白,非但仲至强,就连仲至重和仲长老也是一愣,心虚的转开视线。

“我也理解你们是为仲家着想,不过你们犯了两个错误。”

仲杳的语气很平淡,还带点没睡醒似的慵懒,寻常他就是这样。

“第一,我是堡主,我说了算。”

“第二,仲家堡的麻烦,不只是……”

尖酸的女声打断了他:“我说小杳啊,如果你是炼气宗师,说这种话倒还顺耳,光有堡主的身份,未必能服众哦。”

不少人都低低笑了,仲杳咳嗽两声继续:“第二……”

他又被长辈们的劝诫打断了,仲长老都在说:“堡主啊,你还太年轻,太单纯。”

仲杳无奈的道:“叔爷你就直说吧,我的修为太低,当堡主得乖乖听话。”

仲长老还呃呃啊啊的忸怩,亲叔仲至重说:“修为的事情,难道不是事实吗?”

仲杳点头:“事实啊,你等等。”

他吐出一口浊气,催动真气。

不是用九土转德经,而是用混元鸣金功。

九土气海退到了后台,丹田气海转到前台。

真气转动,从仲杳的脚面、膝弯、腰内腰外、腹部尾椎、胸肋脖颈,一直升到头面,缕缕气劲自穴窍溢出,震得麻衣处处鼓荡。

仲长老和仲至强,以及其他长辈都讶异的看着,这是筑基三层,开穴!

紧接着,仲杳的关节噼噼啪啪爆响,明显可见的气流在他皮下游走,将之前跳动的穴窍串联起来。

众人眼瞳紧缩,仲长老更眨起了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筑基四层,展经!

关节爆鸣不断,气流开始横向游动,在仲杳的麻衣上撑起明显纹路。

筑基五层,织络!

仲杳胳膊一甩,自指尖吐出道稀薄白气,在石砖上击出一道浅痕。

仲长老剧烈咳嗽,仲至强和仲至重等人直抽凉气。

仲善存举着拳头欢呼:“筑基六层,通脉!”

还没完,真气自仲杳体内涌出,裹在他身体周围呜呜旋转,激荡出一层无形的屏障。

女眷和子弟们惊呼出声,仲长老指着仲杳想说什么,可喉咙里像卡着浓痰,呜呜的出不了声。

筑基七层,周天!

依旧没完,真气收回仲杳体内,连绵不绝,抽动得周围的空气都在向他汇聚,让他整个人变成人形涡流。

仲至强仲至重两人异口同声叫道:“反周天!”

正反周天,直指先天。

仲杳的面色终于不再平静,他龇牙咧嘴了一会,散掉涡流,叹道:“先就这样吧。”

其实还能继续,只是真气不足了,他又不能现场吃土。

周围一圈人呆呆的,刚才的涡流似乎将他们的魂魄卷了进去,一直没吐回来。

后面有谁嘀咕:“扶我一下……”

其他人也觉得两腿有些软,先就这样?

你的意思是其实还能到先天,甚至直接筑基圆满!?

你还是人吗?

《种仙纪》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