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这个剑仙有些贱》这个寒假有些长 虐文 这个剑仙有些贱小说TXT

这个剑仙有些贱

玄幻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这个剑仙有些贱》的小说,是作者初小蓝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秋离冬至,连绵起伏数千里的连云山脉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 漫山遍野,尽是银装素裹。 溪剑峰山顶的洞府内,有一赏景小天台,视野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5 12:10: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这个剑仙有些贱》的小说,是作者初小蓝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秋离冬至,连绵起伏数千里的连云山脉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 漫山遍野,尽是银装素裹。 溪剑峰山顶的洞府内,有一赏景小天台,视野开

《这个剑仙有些贱》免费试读

秋离冬至,连绵起伏数千里的连云山脉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

漫山遍野,尽是银装素裹。

溪剑峰山顶的洞府内,有一赏景小天台,视野开阔,不仅可遍览溪剑峰,亦可摇摇看到那座高耸入云的垂云峰。

此地是简清虹特意搭建的,布置别具一格,颇为风雅,反正那个姑娘一次也没来过,陆溪倒是常来这里喝喝茶看看书。

不知道她为啥多此一举,可能是为了方便看山吧。

今日大雪,陆溪特意架起了炭火,虽然修士早已驱寒避暑,但起个火总归有点“家”的感觉。

旁边摆满了瓜果点心,小胖子蔡坤与王小山围坐在一旁,连几个月都大门不出的陈胜山也被陆溪强行拉来了,说是参加咱们溪剑峰第一次赏雪茶话会。

几人吃吃喝喝,聊天谈地,东扯西扯。

从齐国四大剑派聊到外门哪个女弟子长得最水灵,又从外门聊到内门,然后就不可避免的就说到了,那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剑仙胚子公孙术。

陈胜山在内门的时候,从未有过今天这般放松,喝了些炭火温热的灵酒,醉醺醺的说道。

“你们是不了解,公孙术这个人啊,可怕的不是他的天资与修为,而是心机与城府。”

陆溪脸上露出感兴趣之色,问道:“详细说说。”

陈胜山也没什么好怕,他早就打定了注意,这辈子不到筑基,就绝不独自走出溪剑峰,就不信那公孙术能把手伸到这里来。

“据说,这公孙术乃是出自齐国相门,自幼便跟随相府幕僚学习捭阖之术,最善用人心,也善布棋局。

这种人一旦成长起来,只需躲在重重帷幕之后,随手拨动棋子,便可搅动大势,很可怕。”

陈胜山似乎对那公孙术极为畏惧,继续道。

“如今内门至少有六成以上的弟子为他所用,新秀榜前五十中,也有一半对他敬服不已。

那张长鸣只不过他微不足道的一颗小棋子而已。至于我,估计连棋子都算不上。”

说到这,陈胜山苦笑着摇了摇头,看向陆溪,却不见他有任何凝重与如临大敌的神色。

陆溪手持火钳拨弄了一下炭火,心中还是有些诧异的。

捭阖之术,有点意思。

他穿越前在大学里修的就是历史学,对于先秦诸子百家中的纵横捭阖当然有所了解。

春秋战国时期,鬼谷传人入世扶龙,最著名者有孙膑庞涓,苏秦张仪,那都是决定一国国祚延续的关键人物。

没想到在这个修仙者的世界中,也会遇到这样的人物,只是不知道那公孙术学得如何。

小胖子蔡坤啃了一口手中的雪梨,还没咽下去,就被陈胜山的话给震住了。

“我类乖乖,那姓公孙的果真这么牛批,一个人就能就让六成内门弟子低头?要知道在咱们外门,光是大小团体,都有百八十个,那谁也是不服谁。”

陈胜山有些哭笑不得,外门是什么地方,也能跟内门相提并论。

“还不止这些,据我所知,公孙术与许多长老都有交情,传道殿和习剑广场的授课长老都对他很是看重,就连掌门也私底下多次召见过公孙术,内门还有传言说……”

说到这,陈胜山看了一眼陆溪的神色,欲言又止,默默吃了颗橘子。

陆溪自然心领神会,笑道:“不会说要把我和简师妹的婚约退了,然后让公孙术来当掌门女婿吧?”

陈胜山咽了咽口中还没来及细嚼的橘子,点头道。

“还有人说掌门是打算将公孙术当做下一任掌门来培养的,毕竟他确有其才。”

陆溪根本就不生气,还笑着说了句同意。

只是小胖子蔡坤和王小山有些愤愤不平了,接二连三的说道。

“那姓公孙的龟孙儿,有什么资格跟陆师兄比,陆师兄成名的时候,那家伙还在家里玩泥巴呢。”

“说的没错,这公孙术就是太年轻了,没遇到过什么挫折,陆师兄,要不你亲自去给他上一课,生动点的。”

陆溪听着舒服,但却不会自欺欺人,真被这些吹捧的话迷了心。

他开玩笑道。

“人家出自齐国相门,哪像你们这些泥腿子,小时候还玩泥巴,估计那家伙五岁就饱读诗书,七岁都可吟诗作对了。上课的事,先给他记着。”

聊完这个,众人有些无聊,陆溪便拿出了一副自制扑克牌,四人玩了起来。

斗地主,规则很简单,他们也都是一教就会,而且而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很多地主,蔡坤和王小山就都是出自农民家的苦孩子。

两个月时光,这二人在溪剑峰早已从炼气三层突破到了四层,陈胜山也有所进步,虽然修为没有突破,但却借助此地浓郁的灵气,将自身基础再次夯实了一遍。

但要说,谁的进步最大,那当然都比不上陆溪,他已然从炼气九层攀升到了十一层,也就是五颗白色灵果的事。

而这两个月,陆溪虽然没有出去祸害人,但陆陆续续的一些零散收入,也将恶心值堆积到了五万以上。

他并不着急,再等一等,等到了白老祖回来,带回了修补根基的灵药,借此掩饰,然后重返筑基境界。

这段时间,王天修来找过陆溪一次,交给了他一瓶新鲜的淡金色血液。

说是云蛟精血,以秘法融入经脉与丹田,便可修补一些暗伤,为日后完全补足根基做准备。

陆溪欣然接过,然后丢入储物袋,留作以后他用,或者给别人用也行,反正他自己是用不上了。

王天修还认真严肃的传授了一次剑法,这次没有口述,而是直接演练了两遍。

说是一遍观形,一遍观意,两遍还学不会,就乖乖当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吧。

而陆溪也不愧是五百年一出世的剑道天才,别说两遍,一遍就记住了七七八八。

剑形与剑意,完全映射在他心底,随着他双目微闭,心中便有小人在模拟演练。

待王天修第二遍演练完毕,陆溪背后古剑已然出鞘。

一切剑招行云流水,形意俱全,但却不似王天修那般古井不波,而是另一种朝气蓬勃,敛而不发。

王天修大笑,满脸欣慰的点了点头,踏空而去。

赏景小台中,四人斗了一会儿地主,陆溪感觉有些无趣,拍了拍手掌,走出小台,暴露在风雪中。

他背负双手,虽无剑在身,但却有剑在心。

“走,去给公孙术拜个早年。”

《这个剑仙有些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