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九华帐:只为相思》九华帐 小说大结局 九华帐:只为相思完结版

九华帐:只为相思

仙侠奇缘连载中

经典小说《九华帐:只为相思》由河婆婆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风姝玄,阿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文昌,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经心的,明知风姝玄按辈分须得叫陆压声叔叔,还假装亲热一口一个陆压兄。这陆压还真敢应承。 风姝玄虽然是个不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2 12:13: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九华帐:只为相思》由河婆婆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风姝玄,阿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文昌,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经心的,明知风姝玄按辈分须得叫陆压声叔叔,还假装亲热一口一个陆压兄。这陆压还真敢应承。 风姝玄虽然是个不

《九华帐:只为相思》免费试读

这文昌,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经心的,明知风姝玄按辈分须得叫陆压声叔叔,还假装亲热一口一个陆压兄。这陆压还真敢应承。

风姝玄虽然是个不大不小的吃货,可惜她天生愚钝,对于做菜这类事情总是不是那么上手,每每修了厨房,没几天不是砸了就是烧了,还不如英招手艺好。她自知改不了这大大咧咧的毛病,又不爱有侍女什么在旁边碍眼,自己独处时要么做点儿简单的菜色,要么就薅把祝馀吃了,十天半个月都不会饿,忒方便。可是时间久了还是会馋。

文昌与风姝玄不同,作为他们这届正儿八经唯一的读书人,总得有些属于读书人的小情小调。平日里看书看得多了,便也看到了菜谱一类。不知是谁总是将那菜色用极其夸张的言语描述出来,惹得文昌心痒技痒,老爱亲自下厨试上一试,试起来就没个头,做的忒多也吃不完,便招来三五好友,帮他吃一吃,品评品评。风姝玄便瞅着机会,偶尔叫上同样不爱做菜却爱吃的朋友,平得捡了无数便宜,常常聚在文昌府邸吃他做的菜。

三人围坐在桌前,文昌陆压忒客气,互相夸赞吹捧,聊了一路两人还没有聊完,在饭桌上还在继续聊。风姝玄拿着筷子,瞅着两位根本对美食没啥兴趣,赶忙抓紧了时间吃,不多时便把文昌一桌菜扫了大半。待两人反应过来,肉菜已经被风姝玄尽数填进了肚子,只剩下素食水果了。

两位男仙哀怨互相对视,又看看瘫坐在旁边椅子上坐没坐相的风姝玄,不约而同摇摇头,感觉颇为丢人。风姝玄不管那套,忽略文昌陆压和随身服侍的侍女的目光,剔着牙打着嗝,甚是舒坦。

风姝玄百无聊赖,左顾右盼不知干些什么好。侍女贤惠,立刻将她看了几页的话本子和瓜子奉上来。她便认真嗑起瓜子,不愿意理会对面两人。

“这话本子好看吧?”文昌吃完饭,端起茶水,咂了口问道。

“文笔不错,情节不错,比你之前给我带的好多了。”风姝玄看得入迷,又翻了一页,随口答道。

“这次下凡,碰巧在结束劫难的时候遇到了你那凡间儿子,高辛城君主契,他得知你我关系,主动说起身边事,也知道你爱看话本子,便将一位与他亲近的写话本子的能人介绍给了我。说起这能人,跟你倒是有些渊源。”他顿了顿,看成功让风姝玄略有兴趣得抬起头来,继续道:“他说他幼时顽皮,误闯了一处恐怖诡谲之地,被两头凶兽掠了去,差点丧命,幸得一位身姿英武的女神仙与君主契相救,这才侥幸活了下来。”

“正因为这段经历,让他本该考取功名利禄的心思,转而起了研究山野怪兽的兴致,继而激发些许灵感,不再想那些功名利禄的俗事,倒是想写写话本子了。”文昌帝君面无表情,只是盯着茶水。

风姝玄歪头想了想,双目一瞪,啊了一声,一滴冷汗鬓角流下。感情,让文昌帝君在凡间受了七八十年的罪魁祸首,竟是她风姝玄了。

她呵呵笑了声,合上书本,默默坐直了,干巴巴道:“那可是巧极,妙极。”

“那人对你可是念念不忘,敬仰之心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竟然因为这点儿执念,和你呵护他时不巧过给他的几缕仙气,最后成功羽化登仙,成了地界守护一方的文曲星君,也是善缘。”文昌帝君说这句话,略有些不自然,看都不看风姝玄一眼,只脸色有些红润。

风姝玄虽然粗心惯了,此时却有些心领神会,看来这仙便是那仙了。

“你这样说,我倒是有些好奇。待哪天闲暇无事,倒是可以去拜会拜会这位新神仙。”风姝玄挑了挑眉,特意将拜会两字读重。果然那文昌帝君脸色更红了,干脆抓过风姝玄的手使劲儿摇了摇:“小祖宗,求你了,放过我们吧。”

“哦,看我心情。但我真的想认识认识他呢,不知道那个小孩儿长大了是帅或不帅。”边说着,她冲文昌挑了挑眉。

陆压此时低垂着头,甚是安静,面露些许冷色,只慢慢喝着茶水,顺便记下了这位名为文曲星君的地仙,打算有空去查一查。

文昌刚回来,公务繁忙,风姝玄看他眉眼满是疲惫之色,唠了会儿嗑消了会儿食,又坐了片刻,起身把文昌给她带回来的东西一股脑拢进袖子便告辞了。

风姝玄不在,陆压也没有了留下来的兴趣,再喝了两杯茶,寒暄便要走。

文昌送陆压到正门门口,文昌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陆压散仙,请您一定要记得,她毕竟已经不是以前的风姝玄了。”

陆压已然跳上云头,听了这话,他复跳下云,默默向文昌拜了一拜,这才离开。

腾云三十六重天往西,不多时,他便回到他的新住所,堂庭山山顶的陆府。

府中静悄悄的,他捏诀化出的侍女小厮们不会说话,见到他回来也只是点头行礼,便自顾自做自己的事去了,正如曾经他在不周山的家一样。

他回寝殿洗漱一番,换了衣服。站在空荡荡的房间中央,他有些受不了这里的冷清。

之前在不周山时,虽然是住狭小简陋的茅草屋,但也如当下一般安静,毫无人气儿。只不过后来,因有了风姝玄叽叽喳喳的几百年,竟然让他不习惯安静的独处了。

叽叽喳喳的风姝玄。

初见阿玄时,她比现在快乐,比现在洒脱。

父神盘古强行在神识灰飞之前用身体撑住天地,化作不周山,却并不极其稳固,百年便会稍稍有些动荡,女娲娘娘肩负补天重责,每隔百年便会闭关一回,为了补天做准备。

她每次闭关,总是最愁如何安顿风姝玄。以前还好,有伏羲帮她看着,而那次好巧不巧,西海叛乱,伏羲就带着玄武,执名和孟章去平定了。陵光是唯一能照顾照顾风姝玄的,然而把她俩凑在一起最后的结果,肯定是陵光跟着风姝玄翻天覆地。

没了办法,女娲闭关之前,只能送信将来龙去脉告知了一直隐居在不周山的师弟陆压和相柳,拜托他们帮忙照看一下风姝玄这个混世小魔王一段时间。

已经够混世的陵光在风姝玄来风府之后一直自叹弗如,也是费尽千辛万苦好说歹说才把她哄骗到不周山。

到现在,陆压还记得第一次见风姝玄的样子。

他当时是在帮女娲娘娘誊写关乎天地秩序的伦常条例,为世间万物制定基本的法度。而相柳去他最喜欢的山洞修炼去了,早就几年不见踪影。山脚下的两个茅草屋长期只有他一人在住,相柳的一直都空着。

正专心在誊抄上,大门砰地一声被谁踹开。陆压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姝玄,面对师叔不得无礼。”他抬头,一位意气风发的女仙站在面前,长长的乌发散落腰间,被风吹得微微上扬。她身着玄色纱裙,衬着肤白如雪,眉眼英气十足,下颌棱角分明且精致。风姝玄歪着头,目光炯炯上下打量着陆压,又看看桌案,似笑非笑道:“三界九州,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仙了,又是个写书的,大概是陆压吧?”

她身后站着的是另一位女仙,却比她成熟稳重许多,赶忙拉了拉她的衣袖:“对我无礼就算了,不要对你师叔放肆。”她立刻福了福身子,对陆压道:“陆压师兄,姝玄还小,望师兄不要生气。”

这位大概就是陵光,而那张扬的小女仙,应该就是风姝玄了。他慢腾腾起身,走到风姝玄面前,低头直视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女子:“风姝玄,师姐的义女,我比你年长几万岁,以后记得叫我叔叔或者师叔,不要叫我名字,这样不合礼法。”

风姝玄皱眉:“要让我叫叔叔?先能接的住我一掌再说!”话音未落,她右手作刀,直直刺向陆压心窝方向。陆压叹气,随便抬手,捏住她小小的手掌往前一拉,仅仅用了三分仙力就让风姝玄没了还手之力。

陆压低头,对气急败坏满脸通红的风姝玄说:“我接住了,以后见了我记得叫叔叔。”

风姝玄望着近在咫尺的陆压,哼了一声,努力想挣开手。陆压甩手,回身走到案桌前,继续誊抄他手下的活儿。

“陆压,陆压,陆压,陆压,我就赖皮了,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才不要叫你师叔呢。”说完她撅着嘴,转身跑了出去,“陵光,我去山里逮兔子去了,你走吧不要管我啊啊啊……”

想到这儿,他抬头看到树林间的上蹿下跳的英招。一天能逮十多只兔子的风姝玄跟英招此时一模一样,也不怪阿玄跟英招投缘。

陆压想起她那时的模样,微微笑着,按照后来阿玄自己所说,那时她就已经不知为何,对擒住她的陆压微微动了心。可惜他后知后觉,等阿玄临死之前才明白自己也早就爱上了她。

不过现在不算晚,只要阿玄在。

他从口袋里摸出偷偷复制的文昌送给风姝玄的话本子,斜斜歪在床边,拿枕头垫着腰,翻开一页开始看。

一开始的时候,风姝玄并不爱看书,识字也不多,所以总是缠着他让他讲故事。可是后来他总是不大耐烦,毕竟有许多公务要处理,所以她便开始自己看故事打发时间。

当时风姝玄就这个样子坐在床边,陆压坐在桌案旁,处理女娲娘娘给他的事务。偶尔陆压累了抬头,每次都能逮到风姝玄躲在书本后偷偷看他的眼神,可怜巴巴的,想说话又不敢打扰他的样子,难得乖巧如猫咪。风姝玄看到他发现了,就立刻把脖子缩下去,把翻页声弄得很响,假装自己在认真看书。

每到此

《九华帐:只为相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