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山中田园》山中田园生活 父子文 山中田园玻璃

山中田园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山中田园》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盼希,主角楚晨汐,那上官,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风铃儿大闹书院的事儿并没有在田水村里传开,不过书院里的孩子,见到风铃儿,还是有些惧惮的。 对这样的情况,风家乐得自在。 不过第二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3 18:06: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山中田园》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盼希,主角楚晨汐,那上官,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风铃儿大闹书院的事儿并没有在田水村里传开,不过书院里的孩子,见到风铃儿,还是有些惧惮的。 对这样的情况,风家乐得自在。 不过第二

《山中田园》免费试读

风铃儿大闹书院的事儿并没有在田水村里传开,不过书院里的孩子,见到风铃儿,还是有些惧惮的。

对这样的情况,风家乐得自在。

不过第二天,弟弟妹妹也确实没有去上学堂。

她们一大早就起来,准备陪同二姐风韵,和风铃儿一起去山上割猪草。

风铃儿摇头,拒绝,“不了,昭儿,雪儿,玉儿。虽然你们现在不去学堂,但并不代表你们以后不读书。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在家里自学成才。”

昭儿眨眼睛,不以为然,“我们能自学成才么,铃儿姐姐?”

“只要有心,就一定会的。”风铃儿想,现在在学堂,也不过是学些三字经,讲些道理什么的。

“那怎么一月”

而她这个来自现代的人,就算不是特别有才,也总有点儿墨水吧。

把现代的语文学的生字,古诗那些,放在这个时代,也总有些用处。

而她也了解到,母亲,大娘乃至祖母王氏也都是上过学堂,念过书的人,有的应该还是书香门第。

自己家里人都认字,为何一定要把上学堂的机会留给徐夫子呢?

笃定主意,她又坚定不移地拍了拍昭儿的肩膀,“昭儿,相信姐姐,你们即便不上那学堂,也照样不会成为白字先生?”

“嗯,好,铃儿姐姐,弟弟相信。”昭儿拍拍胸膛。

风铃儿叫住她,“这样吧,你们先回去,等我和二姐割了猪草回来,再来处理这事儿。”

“好,二姐,我们听你的。”

弟弟妹妹不再逗留,快速地放了镰刀,准备回家了。

看着三个孩子的身影,二姐风韵禁不住难过,“铃儿,看得出来,弟弟妹妹们还是想上学堂的?”

“二姐,你放心,我们还有机会。”风铃儿微微一笑,安慰着对方。

其实,她心里头,已经有了在家里办学堂的意思。

家里的长辈都是念过书的,先不说她们可以来教孩子,就是村里头其他的孩子,她们也可以教。

父亲腿虽不便,可脑子还是灵活的。

说不定,他也可以当教书先生呢。

想到这儿,风铃儿觉得风家的未来就不会遭殃,渐渐地,对弟弟妹妹无法上学堂的事儿也释怀了。

现在,风铃儿心里头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相公楚晨汐。

不知道他在牢里,有没有被人用刑,有没有逼问他,有没有吃饭?

一连串的担忧在脑袋里徘徊来去,时不时地郁闷烦劳,在心间流淌。

风铃儿心道,不行,怎么说,她都得亲自去镇上大牢看看。

暗自决定后,她就催促二姐风韵道,“二姐,我们赶紧割吧,一会儿回去,我做点儿饭,去看看晨汐,也不知道他在牢里吃没吃饭?”

“是呢,妹夫被冤枉,真不知道他现在在牢里怎么样了?”说到这个,二姐风韵也同情起妹妹妹夫来,当下手上动作也快了许多。

……

镇上衙门。

一间脏乱的牢房里,有一布衣公子盘腿而坐。

他干净的面容同牢中杂乱的布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牢兵笑,说楚神医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坐牢的?

又有人笑,说是拉出来,折磨一番,不像也得像了。

而坐着纹丝不动的楚晨汐手中拈着银针,嘴角却闪上一抹狡黠的笑。

没错,让他服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么思索下,他缓慢地站起了身来,抖了抖袖子,看着站在牢房门口不远处的两个差官。

“两位差官,不知可否给我一杯水喝?”楚晨汐毕恭毕敬地向在外说话的两人行了一个礼。

一差官回过身来,虽然嘴上八卦,但为人还是挺有同情心的,“好,楚神医,你等着。”

“你真给他弄水啊,要是被上官大人知道了,我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哎呀,那县令大人还交代我们,要好生照顾呢。说楚神医是他夫人的救命恩人,哪怕是坐牢,也不能慢待了去。更何况是在案子不清不楚的情况下。”

另一差官听了挠挠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哦。那好吧,我去倒水,你呢,也去外边看着,确保上官大人那边的人不会来。”

“成。”

两个差官意见达成一致后,就各自行动了。

一碗冷水端到楚晨汐的面前时,楚晨汐道了声谢,迅速地捧进了牢房。

他把水端好,并没有喝,而是放到了牢房里的地板上。

过后,他再次盘腿而坐,甚至闭目养神。

差官看他动作,颇为好奇,忍不住想问问,“楚神医,你得罪了那上官大人,就不害怕么?”

“害怕,害怕什么?”楚晨汐反问道。

“你勾、引他夫人,这是个男人,都不会忍下这口气的。所以我看啊,他要来牢房,肯定扒了你的皮。”差官说话的时候,面部表情极为丰富,远远看上去,反像他是这瓮中鳖。

“任何一个人被冤枉的时候,总是无奈的。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承受被冤枉的代价!”楚晨汐说了这句话后,微笑着看向差官,“小哥可相信,不过三天,那上官大人就会亲自向我赔罪,并且……放了我?”

“啥?”差官听了好笑,“你没生病吧,他……他会放了你,你都做出这种事儿了,他还会放了你?”

对于发出疑问,始终不愿意相信的差官,楚晨汐也没有多费唇舌。

拢紧袖子,他继续闭门养神了。

没错,昨晚他思考了一晚上,终于想了一个万全之策。

这个计划能否成功,就看那上官大人来此,会不会聪明一回?!又愿不愿意保住自己的性命?!

正午,差官直接往牢房里塞了两个馒头。

楚晨汐小心谨慎,故而没有动。

更何况,馒头上,有奇怪的味道。一闻,便知,下了药。

从袖子里拿出两个虽然干瘪,但还可以吃的玉米馒头。

他笑地很开心。

果然,还是家人的东西,吃地最安全最保险。

风铃儿在家里的时候,做了很多饭,又用油清炒了两个菜,然后用个大碗装起来,抱在怀里,准备去镇上看楚晨汐。

路道并不好走,走得次数一多,脚都痛的厉害。

但是风铃儿即便大汗淋漓,也没想着停下来歇一歇。

“幸好,饭菜还是热的。”

她自言自语。

原来,哪怕是路途遥远,她内心深处惦念着的,也还是她的夫君。

《山中田园》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