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唐船》唐船图 腹黑攻 唐船帝王攻

唐船

历史连载中

《唐船》由网络作家浩瀚唐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权三郎,戚家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戚家军大营中摆开了宴席,为即将赴京做官的许仪后接风洗尘,按照戚继光将军的吩咐,吃完饭之后,由张岳护送许家父子启程。 戚继光将军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5 18:02: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唐船》由网络作家浩瀚唐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权三郎,戚家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戚家军大营中摆开了宴席,为即将赴京做官的许仪后接风洗尘,按照戚继光将军的吩咐,吃完饭之后,由张岳护送许家父子启程。 戚继光将军对

《唐船》免费试读

戚家军大营中摆开了宴席,为即将赴京做官的许仪后接风洗尘,按照戚继光将军的吩咐,吃完饭之后,由张岳护送许家父子启程。

戚继光将军对许仪后很客气,率众将官给他敬酒,这时,张岳突然发现许灵儿不见了,害怕这孩子到处乱跑,耽误了后晌的行程,便急忙派人外出寻找。

酒过三巡,正在众人开始吃饭时,有个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对张岳低声耳语了几句。

张岳听罢,急忙扔下手中的饭碗,急匆匆地跑出了军营。

坐在张岳身旁的许仪后,隐隐约约听见似乎和他儿子有关,不禁大惊失色,顾不得给戚继光将军打声招呼,便急忙起身追了出去。

戚继光将军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见他面露愠怒,立刻带领众将官跟了出来,远远的就看见张岳扇了卫兵一记耳光……

许仪后急忙跑上前来拉住了张岳,问道:“请张将军息怒,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没用的废物!竟然连个孩子也看不住。”张岳说着,转身又劝慰许仪后,诚恳地讲道:“许老先生请放心,今日若不能寻回公子,拿我张某的人头来见。”

那个挨打的士兵过来解释道:“忽然听说有倭寇前来刺探军情,我们全都追了出去,这才知道是许公子假扮的,他言称要进城刺探军情,明日一早便回,就在我们准备采取行动时,眨眼之间,他就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如果许灵儿已经进了平海卫,除非现在攻城,否则,任谁也没有办法能把他找回来。

许仪后根本不信儿子有这样的本事,顿时浑身打起了哆嗦,只感觉眼前一黑,瞬间便晕倒在地。

戚继光将军命人照顾好了许仪后,回到帅帐把戚印叫了进来,命他迅速联络其手下的斥候官(侦察兵),务必要找到许灵儿的下落,如果他已经进了卫城,就算钻天入地,也要派斥候确保他的安全。

此刻,一身倭寇打扮的许灵儿已经进了平海卫。

卫城南门里天后宫的神像前,有个身挎弯刀的少年浪人,身着刺绣的和服,脚踏木屐,头扎发髻,摇动着一把纸扇,身后跟着两个随从,正在耀武扬威的大呼小叫。

天后宫大殿屋顶和廊庑,由一百零八根木柱所承载,屋檐下四周的台基有一百零八块青石砌成,显得非常巍峨壮观,此刻,趴在大殿屋顶横梁之上的许灵儿,屏住了呼吸仔细侦查……

这时,神像后走出了一个倭寇头目,拿弯刀指着少年问道:“你是什么人?”

年轻的浪人微微一笑,答道:“五助,我父亲大发慈悲,才收留了你们这些逃难而来的浪人,授予你守护卫城南门之要职,如今城池被戚家军团团包围,竟然还敢派人外出抢劫,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城门失守,后果会怎么样?”

倭寇头目恭恭敬敬地答道:“原来是少主权三郎大人驾到,五助不胜荣幸!”

权三郎突然提高了嗓门,高声问道:“五助,这次出城打劫,收获不小吧?”

“回禀少主,五助实在迫不得已,我们南门守军昨日已经断粮。”五助低声答道。

“你们抢劫回来时,是不是遇到了戚家军?”

五助闻言不禁打了个哆嗦,赶忙答道:“附近村庄都有戚家军的巡防队,我们不是鸳鸯阵的对手,便舍近求远,跑到兴化府和泉州搭界的地方,才弄到一些吃的,回城时确实遇到了戚家军,战死了几名‘武士’,其余人等全都通过地道安全返回。”

权三郎大怒,手指着五助的鼻子,气愤地骂道:“混蛋!正是因为对城内虚实不明,戚家军才围而不攻,再等上三、五天,我们就有援军从海上而来,到时候就能出城反击,再度夺取兴化府也不在话下。你违反军纪,万一有人落到了敌军之手,或者暴露了那条地道,岂不是坏了我们的大事?”

“请少主放心,没在城外留一个活口。”五助自信地答道。

于是,权三郎奸笑了一声,没再搭理他,带着两个保镖进了大殿,想看看他们抢到了多少东西?

五助想拦却又不敢拦,跟在他的身后试探着讲道:“少主,我知道大家都快断粮了,还不知得守到什么时候,昨日抢来的鸡鸭鱼肉,待我们收拾好了,立刻送进你的府上。”

不置可否的权三郎进来溜达了一圈,突然发现有个姑娘被绑在柱子上,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五助尴尬的一笑,答道:“这也是准备给你送去的。”

权三郎打量着这个少女,讲道:“五助,你可真会说话,好吧,我让你现在就给我送去。”

五助虽怒火中烧,但还是强作笑颜,口不择言地答道:“少主,我已吩咐手下人,把昨日讨来的鸡鸭鱼肉,正往少主的府里搬运,至于这姑娘,我、我待会亲自送到你的府上。”

闻听此言,权三郎手指着五助大声骂道:“你这混蛋,简直胡说八道!”

五助不敢怠慢,赶紧下命令,把抢来的那些鸡鸭鱼肉送给少主,浪人们当然也知道,要是得罪了这位权三郎少爷,这些刚从南澳岛逃来的乌合之众,在平海卫城可就混不下去了。

“请少主继续到要塞巡防去吧,主公还等着你的消息。”五助发现他还在打量着那个少女,殷勤地讲道:“少主想要的东西,我马上亲自送往你的府中。”

于是,权三郎紧紧地盯着五助,矜持地讲道:“你可要说话算数,等我回到家,若是发现得不到我想要的,我就把你们全都赶进海里喂鱼!”

“请少主放心去吧。”五助说着便拉起权三郎往外走。

权三郎还是不放心,但又不能和五助翻脸,临出大殿之际,大声问道:“你们这些人当中,可有出自平户的武士?愿听我号令者,重重有赏!”

大殿里的浪人们都忙着收拾东西,当着五助的面,也没人敢应声。

因权三郎还有任务在身,着急巡视其他几处城防要塞,便狠狠地瞪了五助两眼,带着随从走出了殿外。

在外边等了一会儿,始终不见有人把那姑娘送出来,磨磨蹭蹭的权三郎就是不走,五助也只好陪着他闲聊。

趁着大殿里一阵混乱,身着倭寇服饰的许灵儿,来到了姑娘近前,这时,有人试图过来阻拦,他对着来人微微一笑,立刻打开了手中的折扇,当倭寇看见了扇面上的家徽时,也就不再管了。

姑娘的嘴被布条勒着而不能发声,当她知道即将被人带走时,闭上了绝望的双眼,泪水仍不住地往下流……

许灵儿挥刀割断了柱子上的绳索,趁机趴在她的耳边低声讲道:“你不要害怕,戚家军救你来了。”

姑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开大眼睛打量着许灵儿,激动得浑身打起了哆嗦……

许灵儿朝她递了个眼神,用手比划了一个圈,朝地下指了指,这姑娘也是冰雪聪明,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默默地点点头。

这时,有人过来问道:“是不是要把她送给权三郎那个混蛋?”

“竟敢对少主如此无礼!刚才少主的话,难道你们都没听到见吗?”许灵儿理直气壮地反问道。

“说的也是,如今我们寄人篱下,权三郎这个混蛋确实得罪不起。”

“不错,等我们立下战功,联合其他武士,设法把权三郎父子给废掉。”

许灵儿没有理会他们这些人,带着这个姑娘走出了大殿。

大殿外,权三郎还在和五助磨磨唧唧,突然看见有人把那个姑娘送了出来,顿时流露出惊喜之色,他拍着无助的肩膀,笑着讲道:“我府中的鸡鸭鱼肉并不少,吃不完会坏掉的,就不劳你来送了。”

五助被气得浑身发抖,脸憋得像猪肝一样,挥刀便冲向了许灵儿。

许灵儿非常机警,躲过了五助的袭击,拉起姑娘到了权三郎的近前,高声讲道:“少主,请放心巡防去吧,我这就将佳人送往你的府中。”

五助怒气冲冲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但许灵儿并没搭理他,却给权三郎躬身施礼,高声讲道:“启禀少主,在下伊岐岛人氏,久仰少主的大名,今日能为你效忠,实乃三生有幸!”

权三郎知道,这是刚才的那番话起了作用,问道:“你可认识我的府邸?”

发现许灵儿点了点头,但权三郎依然不放心,便派了个保镖护送他们回家。

这时,五助想派人去追,权三郎却与他对峙了起来……

保镖在头前带路,沿着城墙往前走,忽然,那姑娘手指着一座破败的城隍庙,对许灵儿点了点头。

许灵儿会意,趁着四下里没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刀刺向了保镖的后脖颈,他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转回身来,许灵儿赶忙拉起了那个姑娘,一溜烟似的闯进了城隍庙,里边有三个浪人正在歇息,发现有人突然闯了进来,他们也没太在意,依然躺在地上睡大觉。

见这仨浪人浑身沾满了稻草,似乎没什么戒备,许灵儿冲上前来,挥动弯刀砍死了其中一个……

待那两人刚刚缓过神,弯刀已经刺中了一个浪人的咽喉……

最后一个浪人想逃跑,那姑娘从地上捡起了根木棒,击中了他的双腿,许灵儿一个箭步向前,把弯刀插在了他的背上。

许灵儿将城隍庙的门从里面插上,那姑娘也找到了洞口,二人迅速地钻进了地洞……

摸着黑爬了半个时辰,隐隐看见了一丝亮光,许灵儿让那姑娘先在洞中等候,自己钻到了洞口处,扒开掩在上面的茅草荆棘,往洞外观瞧。

外面有几个村民模样的人,正在山坡下的农田里干活,许灵儿细心观察了一

《唐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