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为君觅封侯》评君莫话封侯事完整 Size Queen 为君觅封侯Size Queen

为君觅封侯

古代言情连载中

我若琴音新书《为君觅封侯》由我若琴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米儿,米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米儿爬山涉水,终翻过一座山,逃脱了客栈小二的魔掌,却来到一个陌生地方。不知方向,四处寻探着,四周荒芜,空中却传来一股花香,米儿闻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5 18:05: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我若琴音新书《为君觅封侯》由我若琴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米儿,米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米儿爬山涉水,终翻过一座山,逃脱了客栈小二的魔掌,却来到一个陌生地方。不知方向,四处寻探着,四周荒芜,空中却传来一股花香,米儿闻

《为君觅封侯》免费试读

米儿爬山涉水,终翻过一座山,逃脱了客栈小二的魔掌,却来到一个陌生地方。不知方向,四处寻探着,四周荒芜,空中却传来一股花香,米儿闻香而走,到得一地势平坦处。见得一盘旋小路,路边长满野花,顺路而走,绕过一巨大磐石,方见得前方是一房屋紧挨、人群集聚的小闹市。此时米儿却已筋疲力竭,肚子歌声缭绕,疲倦地向前走着。

突然两眼昏花,米儿一头倒地,不知人事。

醒来发现正躺在床上,以为之前经历的都是场惊险之梦,用手轻揉双眼,发现四周布置陌生,意识恢复,走下床打量着。

突然门外进来一白衣少年,身长八尺,五官端正,轮廓分明,皮肤白皙干净,气宇非凡,行走间稳重大气,想必是习武之人。使得米儿眼光多停留了几刻,才觉世间竟还有少年,与林夕相貌不相上下,仔细看来甚至略胜一筹。

那白衣少年细致稳妥,给米儿送来饭菜,置于桌上。见米儿醒来,便走近米儿,个头足足高了米儿一个人头,他身穿一袭盛装,却不过多修饰,丝毫不做作。米儿躲闪,少年寻一凳子稍坐。

“醒来啦,想必公子已饿坏,这儿给你备有饭菜,不妨先吃后再问我你的问题。”那少年说话语速不慢不快,毫无拖泥带水。

米儿凝视他好一会儿,才用着惊疑的语调说道:“我都还没说,你怎么就知道我想问你问题,你会读心术?”米儿一双明眸对向少年,露出轻略微疑惑神态。

“不会读心术,但会揣测,你一定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躺在这里,对吧?”

米儿走近饭桌,却有一丝的不安,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人卖做奴役?但看这人又不像坏人,莫名地有种相信他的感觉。心想吃饱了再说,停顿一会儿后,已经大口吃起来。边吃边点头,想听那白衣少年的解释。

“我路经此地,见有人昏倒在这韩庄的路边,过去一看,见你不省人事,身上似有多处擦伤,便把你带来这韩山庄客栈。”

“你说这里是寒山庄?那你可否知道寒山书院如何走?”米儿以为白杨所说的”韩“是她理解的”寒“

“知道,原来公子也欲前往寒山书院?”白杨立即明白了米儿的意思。

“对呀,我走了好久,差点迷路,路上遇到了麻烦,差点以为自己就快死去了”说完,米儿忍不住委屈伤悲,泪光闪闪。

那白衣少年见米儿流泪,竟慌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内心隐隐感觉忐忑不安,却又说不出任何原因,急忙安慰。“你还是别哭了,我见不得有人在我面前如此,竟觉你像个女孩一样使我慌张。”

米儿这才稳定情绪,转变得快速。“原来你也要去往寒山?那你可识得路?”

“在下熟悉这路,也正欲前往寒山书院,如果你想要与我一同前往,我到乐意效劳引路。”

米儿听完,犹豫此人有否别有企图,目的地与自己如此相同,便假意认同相随,饭也不再吃了,小心谨慎地应付着那白衣少年。

“在下不解的是,公子为何携带那笨重的脚链,可否告知?”那少年不解地问着米儿。

“我在途中被人下药迷晕,遭抢劫,后被卖为人奴,死里逃生,这才变成此等模样。”米儿觉得自己第一次单独出远门就遇到这样的事,有些不幸与委屈,憋在心里难受,决定一吐为快,所以心直口快和盘托出。

那白衣少年一听,饶有愤慨,表情肃穆。“竟有此事,光天化日下竟目无王法!幸得公子安然无事,若我遇到那人,定为公子讨个公道解气!”

“说了这么多竟忘了问你,如何称呼?”米儿询问着。

“在下白杨,年方十四,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米儿心有顾虑,有所隐瞒。“米子,年方十五。”

“那我就叫你米兄好了。”

“怎么称呼都行。”

“米兄被那脚链束缚,想必行动有所不便,容在下冒昧,米兄可有解决办法?”

“暂时没有,砍也砍不断,总不能把我双脚也砍了。在路上用了多种办法,竟解不了这东西,不知如何是好。”

“能否容在下一试?”

少年见米儿被脚镣束缚,便起好心要帮米儿解开,米儿顺从,却暗地提防着。

那少年走近米儿,仔细看了看链锁,米儿紧张着动弹不得。过了一会儿,少年茅塞顿开,心想着,有了办法,便让米儿先等一会儿,于是少年出门离去。

米儿见那少年出门,便从窗口探看,不一会儿,便翻窗而出,躲到房檐上,寻机离开。出窗后怎知所在客房是二楼,地势拔高,若是没有点功力的人,从高处摔下去,至少得伤筋挫骨,卧床半年养伤。

她正犹豫间,进退两难,一不小心,脚底踩滑,双手立马抓住房檐棱角,身体已悬在空中了,幸而衣服划破悬勒在支柱上,所以并未摔下去。米儿满额大汗,用尽力气支撑着,心里极度悔恨加自责,力气一点点消耗,甚觉自己即将遭遇一场生命浩劫。

过了一阵,那少年终于回来,手里拿着缝衣针,高兴地寻望米儿,却发现屋内无人。纳闷间,听得窗外有动静,探头一看,米儿正悬身挂在檐壁死角处。

支撑那米儿重量的棱角随即断落,米儿还是没能支撑得住,落入空中,往低处大地接近。米儿心里已是万念俱灰,刚下落一会儿的功夫,却突然感觉自己轻飘飘的。

米儿想来:“难道这又是梦?”

等米儿双眼一睁,自己竟在身材高大的少年白杨怀中,竟觉得这不是真的,一定又是梦境,自己怎会遇到一个会轻功之人。只见白杨携着米儿纵身一跃,踏过屋檐,轻松落于地面巷道处。

“米兄,你没事吧?”少年白杨真诚担心地询问着。

过了许久,米儿才反应过来,惊讶之余,忙回道:“没事没事,多谢你前来搭救,在下感激不尽!”米儿不好意思地回复着。

少年白杨傻笑,脸上露出憨态又帅气的神情,伴随两颗虎牙,煞是可爱,米儿却一直低着头。“米兄,你出门也不跟我打声招呼?”

米儿心虚,又立马回复,说话些微吞吐地道:“哦,那.....是因为,见你一会儿都不回来,以为你走了。怕店小二再把我当作人奴,我身有脚铐,恐难以脱身,便先逃为宜,谁知这楼如此高险,差点以为自己将命丧黄泉。还好你搭救,才幸免于难,以后我定将报答救命之恩!”

“米兄,你客气了。”

说来也巧,白杨平生少与人打交道,不甚结交朋友,往来只爱我行我素。如今回到永安城,前去寒山书院拜访曾经的老师,在这路上遇到衣衫褴褛的米儿,竟无排斥之意,实属意外,连白杨自己都未察觉。

“白杨贤弟,你这功夫真了不得啊,令我无比佩服!”

“米兄无需夸奖,人人皆有所长,无需佩服。对了,米兄,我还是先帮你把脚链解开吧。”

白杨说完俯身下去,用手中刚买来的很细的缝衣针,插入锁眼中,左松右动,煞是认真模样的白杨尽力解着那锁,米儿顿生感激,再无防备白杨之意了。

终于,白杨果然轻巧地用那缝衣针解开了那锁链,米儿终于恢复自由,忍不住轻松地转地高兴起来,白杨见米儿兴奋,也微笑附和着。

“白杨贤弟,你真是上天派来救我的恩人啊,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不知你是否会嫌弃?”

“怎么会嫌弃,荣幸还差不离。在此相遇,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缘分?”米儿心里一紧,奇怪那话外之意,焦虑那白杨该不会知道了自己身份,便试探回着。

白杨傻笑道:“是呀,缘分,相识之缘。只可惜米兄是男儿身,不然,若是女儿身,怕是我定要害羞不已呢,不过你这模样,倒有几分姑娘的模子,嘿嘿。”

“看你真会开玩笑!”米儿见白杨并未得知自己真实身份,因措辞不太妥使自己误会罢,便放心下来打趣着。再说米儿身体发育迟缓,胸部小,也难以看得出女儿之身。

“米兄,你这衣服....”

米儿这才注意到自己衣服已被划破不成样子,外衣破落,露出红色内服,幸好她胸部平平,未让人觉出端倪。然而这内服一般为女孩所穿,男孩未见得会穿此等内装,白杨疑惑又好奇地打趣着米儿。

“想不到米兄竟喜欢穿此等颜色甚鲜的衣服,真是与众不同!”

“那是.....因为我家有个双胞妹妹,可淘气了,老是逼着我穿她的衣服,时常还叫我男扮女装和她一起去玩耍,引得大家认不出我们谁是谁来。”

“原来如此,米兄的确长有几分女孩模样,要真化为女妆,怕是我会认不出来。”

米儿见白杨好忽悠,会心地笑了笑。

《为君觅封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