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叔等等我》大叔等等我贺嘉黎 出柜 大叔等等我LOLI

大叔等等我

婚恋已完结

主角叫徐明昊,齐保力的小说是《大叔等等我》,它的作者是幸运睡得晚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咖啡厅 齐保力母亲端详着闫硕,气质啊,长相还都挺好的。 “妈,你不要这样看了。”齐保力提醒道,紧握着闫硕的手。 这小子,是来补台

|更新:2020-03-31 12:10: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徐明昊,齐保力的小说是《大叔等等我》,它的作者是幸运睡得晚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咖啡厅 齐保力母亲端详着闫硕,气质啊,长相还都挺好的。 “妈,你不要这样看了。”齐保力提醒道,紧握着闫硕的手。 这小子,是来补台

《大叔等等我》免费试读

咖啡厅

齐保力母亲端详着闫硕,气质啊,长相还都挺好的。

“妈,你不要这样看了。”齐保力提醒道,紧握着闫硕的手。

这小子,是来补台的吧。

“家里再有啥人?”

“父母,兄长,姐姐,都不在了。”

“不好意思啊。”

“你多大了啊?”齐保力母亲又问津。

“女人的岁数是情报。”齐保力唱对头戏到。

“啊呀。”齐保力母亲厌弃的看着齐保力,对着旁边的局长讲道;“把他先给我弄走,受不了他。”

“受不了啊。”局长絮聒了一句。

“老舅,我给你破了大案呢。”齐保力满足的讲道。

“对,你最牛,走啦,让他们两个女的聊聊。”局长拉着齐保力走。

“可是……”齐保力担心的看了一眼闫硕。

闫硕很淡定镇定,看向齐保力。

“老妈,我非她不娶的,你看着办。”齐保力丢下一句话走了。

“二十三。”闫硕不说谎道。

“你和成鹏在一起,你年龄太小了。”

“我明确的。”闫硕轻声讲道。

“看得出,你是一个好女孩,成鹏很捣蛋,性格又倔。”齐保力母亲慈善的讲道。

“我会掩护好他的。”闫硕肯定的讲道。

“啊?好不好看紧他。”齐保力母亲讲道。

张思慧和迟磊结婚这天,贺嘉黎来的,结婚仪式很隆重,开了一百多桌,张思慧怀孕6个月了,双胞胎的关系,肚子无比的大。

贺嘉黎坐在主桌边,她发自内心的祝愿张思慧。

“这个位有人的。”

“哦,没有恶意义啊。”欧弟抱歉道,看了一眼妙可。

“加一张椅吧。”江东岳笑着讲道。

贺嘉黎宛然一笑,“谢谢。”

宴会后,因为贺嘉黎也怀孕了,她回去休息,微微抚着本人的肚子道:“陆邈,今日的张思慧很美,你说是吧?”

“嗯,她是个幸运的女孩。”

“咱们也会这么幸运的,对吧?”

“对。”

“我也想要一场结婚,你欠我的。”

“不好意思,嘉黎。”

“没关系,只需你在我身边就能够了。”

四年后

贺嘉黎从飞机场出来,身后跟着她得助理,丽莎帮她拎着行李。

日光落在了她明艳的脸上,四年了,她头发长了,变成了直发,贺嘉黎不敢变老,陆邈真的转世投生,要是厌弃她太老了,她该怎样办?

四年里,别人的变迁挺大的,闫硕嫁给了齐保力,生了一个女儿,现在一岁了,张思慧生了一对双胞胎后瘦了,如今又怀上了。

“贺嘉黎。”听到身后有人喊她,转身。

“别理他,继续走。”贺嘉黎对着身旁的莎助理讲道。

“好的,黎总。”

安子键看贺嘉黎走了,像是一阵子风跑过去,拉住了贺嘉黎的手问:“我喊你,没听见吗?”

“先生,您说的话,我听不懂。”

安子键弹了一下子贺嘉黎的脑门“你这小东西,我听你今日回上海,专门特地赶回的啊。”

“切。”贺嘉黎一笑,瞟了一眼安子键。

这小子,是用她来炒作吗?给安子键一个翻白眼,径自往前走。

“喂,安子键,你累不累啊?”贺嘉黎甩开安子键的手。

“不好意思,徐先生,塞车了。”

“喂,安子键,能放下我了吗?”贺嘉黎拍着安子键的手臂讲道。

安子键自傲的笑道:“我能抱着你饶地球一周,你信不?”

贺嘉黎回道:“你说的是哪个地球?”

贺嘉黎像是被雷击中了同样,记忆力里一片空白,那是陆邈的声音,突然的她得手臂被人拉了过去。

贺嘉黎看见一个男士,心又咯噔一下子,落入了万丈很深的水中,他不是陆邈。

“谢谢。”贺嘉黎疏离的讲道。

徐明昊看向跑过去的安子键,对着贺嘉黎道:“就算和打嘴仗,也要看路,生命很珍贵的。”

贺嘉黎疑问的道:“喂,你是属龙的吗?”

“啥?”徐明昊迷惑的看向贺嘉黎。

“黎黎,你没事吧?”安子键握住贺嘉黎的手臂。

贺嘉黎厌弃的看了一眼安子键,轻笑一声“你出来混凭的是脸皮。”

陆邈在世了四年了,她心里只要陆邈一个,他该怎样让她忘记……

安子键眼色灰暗的离开,贺嘉黎踏进大厅。

“黎总,有人跟咱们抢屋子。”莎助理看见贺嘉黎,立迅报告道。

“怎样回事?不是定好的吗?”贺嘉黎迷惑的问。

“不好意思,今日您定的时候,还没有退房,他们又续住了,您看调一间可以吗?”效

“他们是退房了再续住的啊,也要有先来后到吧。”莎助理道。

“咱们徐先生是你们酒吧的金牌住客?”赵助理道。

“了不起啊。”莎助理回击道。

莎助理又对着秘书说:“咱们要这间屋子,如果不给咱们,那我就到网上曝光你们。”

“赵鑫,把屋子让给他们。”徐明昊帅的令人闭住气。

“谢谢徐先生。”

贺嘉黎没想到又撞见他,心里头有种奇异的感到,是因为他的声音和陆邈很像?

徐明昊就住在她隔壁,他侧过身,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进了屋子。

他的助理敞开了门。

“徐先生,我把机票退了,巴黎那边怎样办啊?”赵鑫问。

“有哪些企业加入竞标了。”徐明昊沉声嘱咐道,踏进屋子。

敲门音响起。

徐明昊散发眼色,坐到交椅上,沉声道:“出去。”

“徐先生,这次来竞标的企业有三家,鱼跃,铭仑,漫虫。”赵鑫报告道。

“我知晓了,你先出去吧。”

原董事长贺嘉黎负责铭仑总部常务副总一职,徐明昊关掉页面,坐在椅上,思索了三分钟后,进入了他的工作中。

子夜,他听到里哼唱声,那是贺嘉黎的声音。

徐明昊停动手中的工作,看见隔壁的贺嘉黎,她躺在旋转椅上,手中摇动着红酒,歌声有种慵懒。

徐明昊站在窗户,望着她,贺嘉黎一饮而尽,看着她想把本人灌醉,徐明昊紧抿着嘴唇,拳头紧握,比她都痛苦。

贺嘉黎又喝了两杯,瘫在了旋转椅上,徐明昊打开门踏进去,

哐当一声,贺嘉黎的手垂下去,徐明昊眼中一紧,担心的喊道:“嘉黎。”

“陆邈。”贺嘉黎温柔的喊道。

“我不是陆邈,你昏过去了,才贸然过去的。”徐明昊威严的讲道。

贺嘉黎歪着脑袋看他,“他们都说你翘辫子,不过我知晓你没有死,只需我活着,你便会长久的活着。”

徐明昊咬牙,别过脸,看了一眼红酒瓶,她一个喝了快一瓶。

徐明昊皱起眉尾,携带愠色讲道:“如果不想死,就别喝那样子多。你翘辫子,谁都见缺席。”

“呵呵。”贺嘉黎没有生气,呆萌的歪着头,道:“我能够见到你呢。”

徐明昊看她真的喝的太醉,他跟喝醉的人实践,也是疯了。

“我送你回去。”徐明昊说着,没有经过她的赞同,俯身,抱起了贺嘉黎,朝着她的屋子走去。

贺嘉黎浑身沉甸甸,软连续不断的,靠在陆邈的胸部。

深呼吸,闻着他的体香味儿。

贺嘉黎握住他的手道:“不要走。”

“陆邈,我好想你,好想你。”

四年了,你老是突然的涌现,突然的离开,我怎样都抱不住你,你真的好狠心,就算陪我一会都不能吗?”贺嘉黎哭着讲道。

徐明昊握紧了拳头,贺嘉黎仰头看他道:“就一会,一会就好。”

“他们都说我疯了,真的我知晓,我没有疯。

贺嘉黎看向他,“陆邈,我孤独你这次就多陪陪我,好不好?”

四年了,她历次想吻他,可是……她抱到他,也能够吻到他。

如果这次一场梦,她希望,长久不要醒,如果,不过她醉了,那样子,她希望,长久的醉下去。

“黎小姐我不是陆邈,我叫徐明昊。”徐明昊冷漠的讲道。

贺嘉黎只感觉心里头好痛,不能深深呼吸,贺嘉黎打开桌子,从外面拿出药,往嘴里面送去。

徐明昊一掌,打掉了她手中的药道:“喝酒不能吃药,你不知晓吗?”

“你不是不想见到我吗?你不是想要走吗?你到底要我怎样做?是你硬要救我的,你救我,你就去死,你有没有问过我的心思,我要你救吗?

徐明昊伸手,拍着她的肩膀,柔声道:“睡吧。”

“咚。”敲门音响起。贺嘉黎看向门前,清冷的问津:“啥事?”

“黎总,车子租好了,咱们啥时候动身去天水谷?”莎助理问津。

“半时辰后吧。”贺嘉黎讲道。

贺嘉黎如梦初醒,贺嘉黎讲道:“我是铭仑总部的贺嘉黎,我想收购天水谷这块地皮,今日是过去调查的。”

“你想天水谷做啥?”徐明昊问。

“既然你知晓我是铭仑总部的,就能猜到我做什么。”贺嘉黎回复道。

徐明昊扯了扯嘴边,几分讥笑之意,让人看的心里头不安。

“你这是啥意义?”贺嘉黎拧眉,迷惑的问津。

一个农夫赶着骡子过去,对着徐明昊简慢的喊道;“严兄弟,这是你什么人啊?”

严兄弟?贺嘉黎挑眉,他在村里还挺出名啊?

徐明昊对着农夫轻轻一笑,讲道:“是我女朋友。”

贺嘉黎瞪向徐明昊,“谁是你女朋友了?”

徐明昊对着贺嘉黎用英语讲道:“天水谷不爱的人进不村子,你如果不是我的女朋友,他们不会让你进的。”

贺嘉黎顿了顿,也用英语回道:“你们村子有情报吗?那样子神秘。”

“去了就知晓了,不要乱说话。”徐明昊提醒道。

他上了马车,扶贺嘉黎,贺嘉黎要强,不要他扶,上了马车。

“我看网上说,你有两个孩子,对吧?”徐明昊用英语问。

谈到孩子,贺嘉黎宛然一笑道:“是啊,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十岁了,女儿3岁。”

“你的男朋友呢?”

“我没有男朋友,网上

《大叔等等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