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嫁春风》嫁春风笔趣阁 Size Queen 嫁春风平胸小受文

嫁春风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柳隐,那明亮的小说是《嫁春风》,它的作者是李癸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死前脑海中最后的一个画面,是他低头吻我的颈项。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死,但是这一日毫无防备地来了。 我很肯定自己不想死。 用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2 06:05: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柳隐,那明亮的小说是《嫁春风》,它的作者是李癸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死前脑海中最后的一个画面,是他低头吻我的颈项。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死,但是这一日毫无防备地来了。 我很肯定自己不想死。 用

《嫁春风》免费试读

我死前脑海中最后的一个画面,是他低头吻我的颈项。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死,但是这一日毫无防备地来了。

我很肯定自己不想死。

用手按住心的位置,就会记着不想忘记的这一切,轮回也带不走。

我想牢牢记住他的样子,可是看不到他的脸,他如丝绸般的头发滑过我的下巴。

吸吮着道别。

我的心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按在心口的手,像是悲伤的样子。

我想不起来他是谁,是我深爱的人,还是深爱我的人。

我在为自己的死而悲伤,他只是在道别。

风吹过桃花树,雨打掉桃花瓣,白的粉的,落了一地。

后来他走了,我独自飘荡在这开满桃花的院子上空,是桃花,我还记得。

不想走是因为不想忘记,尽管什么也记不住。

但是我有迫切需要去做的一件事,虽然同样不记得是什么。

我傻傻地等着,固执着不肯走。

我看见桃花瓣被雨水冲刷,失去了颜色,依然如我一般固执,不肯混入泥,烂进土。

如果死像梦一场就好,我还可以回来。

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竟然就醒了。

这个造型很奇怪,我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么?只长出了一个头,身子还在泥土里。

面前盘坐着一个疯子,他的衣衫完好,可是发丝太凌乱,他见我睁开眼,不停喃喃自语,“活了……醒了……我练成了……”

我想转转脖子看四周,可是动不了。

他趴到地上,睁圆了眼打量我,像是要看穿我。

“你还记得你是谁不?记不记得你几岁?”

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喊着“疯子疯子!”却不敢开口说话。他要是真疯,只消两只手就能拧断我的脖子,兴起大腿一挥,就能将我的头当球踢。可是,我好不容易活过来,不想这么快就死。

他观察着我细微的表情变化,“告诉我,你是不是不记得你是谁了?应该是……你的眼神不对……你不是那个六岁的小孩……”我惊恐地睁大了双眼,我现在是一个六岁的小孩?我不是我自己了?他满意地笑起来,那笑声快要将我的耳膜震破。

真是疯子,用一个六岁小孩来练功,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像是应了诅咒一般,他嘹亮的笑声嘎然而止!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张着嘴,发不出声,全身抽搐……没有吐血没有外来伤害,可瞬间,一层死亡的气息笼罩上身。他一只手抓着脖子,一只手在地上刨着,痛苦至极。

“妹妹!你活过来了!?”

一个小女孩,八九岁的样子,又惊又喜,她手上拿着两个果子,应该是寻食归来。

“救我……”疯子扬起刨地的那只手,手指甲那么长,里面满是泥垢。

那个女孩子将果子用衣襟包好,确定不会掉下来,才走到草丛后,拿出一根劈开的竹片,卖力地为我挖开埋着我的泥土。

“救我……”

她不理会疯子的求救,她这个岁数,想救都没有能力救。

“他是个坏人,练一些稀奇古怪的功法,我让他救你,他却把你弄死了,还好,又将你救活了,他要是救不活你,我该怎么像爹交代,爹非剥了我的皮不可!我们不要理他,他活该……”她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一边卖力地挖着泥土。

挣扎了好久,疯子渐渐地动不了了。

还好我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孩,人短,埋得不深,土还埋在我的小腿肚的时候,她丢下竹片,架着我的两只胳膊,将我提起来。

踩在地上,我有点晕。

“你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饿坏了吧,姐姐摘了两个果子,吃吧。”她解下绑在衣襟上的果子,在身上蹭了蹭,“两个都是你的,慢慢吃。”

好像我是很饿了。

飘荡在半空中的那些日子,我一点都没感觉到饥饿,灵魂是不会饿的,那时,我多么希望自己会饿,会困。

饿的感觉真好。

不知道是什么果子,好甜。

我们两人身上都是泥土,我顾不上拍,大口大口地吃着,恨不得将手上的泥一起香下去。

趁我吃果子的时间,她把我和她身上的泥灰拍得干干净净。

“妹妹,你想家吗,想爹吗?姐姐带你回去好不好?”

我不说话。占了别人的身体,也许老天怜我,给机会我赶紧办完我迫切需要去办的事。我不记得我想办什么了,我只知道我不想死,可是死了。

“妹妹,你脖子上怎么了,疼吗?”她摸着我脖子上的一个点,“血都瘀着了,肯定很疼,姐姐帮你吹吹。”她认真地对着我的脖子吹着气。

心口一动,我想起了那个男人告别的吻。

他是这样俯下身子,吻上我的颈项,大概就是在这个位置,留下了吻痕。可是,我看不到他的脸,想不起他的样子,甚至不记得他穿什么样的衣服。

我又是谁?

那个躺在地上的疯子,将我的灵魂召唤至这个小孩的身体内,他一定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他现在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微微张着口,我猜他应该还没死。

小姐姐一把将我搂进怀里,“不怕不怕,被他吓着了吧,他死了,不会再折磨我们了!”她学着大人的样子,轻轻拍着我的背。

“回到家爹要是问你,这些日子都去哪里了,有没有遇到坏人,你就说你忘记了,我们不要记得了好不好?”她柔声地问着我。正合我意。我点了点头。

“爹要是问你,是不是姐姐将你哄出去的,你就说不是,是你自己想出去的好不好?”

这个小姐姐,还有点心机。替那个死去的小女孩感谢她没有扔下自己,我点了点头。她还想再说什么,我突然开口,“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都不会说的。”

她愣了一下,可能是我说话的方式和语气与之前那位有点不同,嗓音还是稚嫩的,灵魂却是一个大人的。我努力学着六岁小孩的样子说话,“姐姐,那个人是谁?”我的注意力还在那个疯子身上,我希望将他救醒,问问他我来自何方。

“不要管他,我们走。”她牵起我的手,狠狠地瞪了一眼疯子。

不远处有个小水洼,我挣脱她的手,用双手捧了一点水,小心地走回疯子身边,将水滴进他的嘴里。

“妹妹!他是坏人,你要是救醒了他,我们就走不了了!”

对小姐姐的话置若罔闻,我跑了一趟又一趟,水洼里的水被我搅得浑浊,但是水还是水,它真的是生命之源。疯子有了知觉,我看见他的嘴动了一下。

“姐姐,他醒了。”

小姐姐跺跺脚,“再不走我就不理你了!柳隐!”

柳隐?是我现在的名字。我站起身,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走,疯子的手突然抓住我的脚,我吓得哇哇大叫,“姐姐!姐姐!”

小姐姐用脚踢着疯子的胳膊,“快松手……”她边踢边责怪我,“都告诉你他不是好人了,你还救,现在知道了吧!”我虽有大人的脑子,心脏却只有我的拳头那么大,长了几岁的姐姐就是不一样。疯狂地踢了几脚之后,疯子的手松开了,她拉着我什么也不顾地往前跑开。

那个疯子能召唤灵魂,功力应是非同一般,刚才我也是太大胆了,只想着问自己的来处,完全忘记了六岁的我能做的实在是太少。

“姐姐,我跑不动了……”

小姐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应该也是被吓得不轻。望了望四周,她眉毛拧住,“这是哪儿?该怎么走?”

我们迷路了。

“不要怕,朝一个方向走,总是能走出去的。”她抓紧了我的手,好像更怕的是她自己。我不过是一个被哄骗出来的小孩,她是我的亲姐姐吧?她说把我弄丢了,爹会剥了她的皮,我算不算是被她绑架?

“姐姐,爹会来找我们吗?”“不知道,他应该会派人来找,他自己很忙的,他要忙着……”她突然不说话了,严肃地问我:“还知道死是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死是怎么回事。在这之前我就是死着的。

“娘死的时候,我和你一样大,已经知道什么是死了……爹骗我,说娘只是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等我长大了就会见着她了。你现在知道死是怎么一回事了吗?就是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了……爹答应娘要好好照顾我们,可是现在却要把我们交给别人。”

“爹不要我们了吗?”

“恩,他要成亲了,娶另一个女人。你要记着,不许喊她娘!”

傻小姐姐,拉着妹妹离家出走,就是为了抗议大人的婚事。

据我所知,结婚很少有自由决定的,大人也不是想娶谁就娶谁,就算再婚,也不会不要孩子。小姐姐反应过度了。

走了好久,还走不出这林子,到处都一样。

“姐姐,我累了。”

小小身子,经不住长途跋涉,强撑了一段路,实在是乏了。

“不要停啊妹妹。坚持坚持就能出去了。”她说坚持,却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来很多事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抬头望着背靠的这颗大树,密密麻麻的叶子遮蔽着阳光,清风吹过,树叶摆动起来,那明亮的光一闪一闪真晃眼,我困了。

梦里我还飘在半空中,俯视着开满桃花的院子。

那是什么地方,桃花终年不谢?

《嫁春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