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色女鬼的阴阳鬼巫》 同人志 绝色女鬼的阴阳鬼巫完结版

绝色女鬼的阴阳鬼巫

灵异已完结

《绝色女鬼的阴阳鬼巫》是愚人大自在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绝色女鬼的阴阳鬼巫》精彩章节节选: 炼制这三件法器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它们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和图案的绘制,单单这绘制的颜料配制就繁琐地让殷杨想骂娘。 三个法器上符文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2 06:02: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绝色女鬼的阴阳鬼巫》是愚人大自在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绝色女鬼的阴阳鬼巫》精彩章节节选: 炼制这三件法器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它们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和图案的绘制,单单这绘制的颜料配制就繁琐地让殷杨想骂娘。 三个法器上符文的

《绝色女鬼的阴阳鬼巫》免费试读

炼制这三件法器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它们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和图案的绘制,单单这绘制的颜料配制就繁琐地让殷杨想骂娘。

三个法器上符文的绘制用的材料是相同的,都需要用百种动物精血配合百种植物炼化的黑色颜料,和另外一百种动物精血和一百种植物炼制的白色颜料来绘制。

光收集这二百种动物精血和二百种植物,就花费了殷杨整整三年的时间。为了收集这些东西,殷杨可谓达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甚至坑蒙拐骗的事都干过,他跑遍了各地的植物园和动物园,甚至为了偷取动物的鲜血,还在一个动物园里当了一年的义工。

符文绘制的过程也是个难事,所有的符文和图案都讲究一次画成,中间不能有丝毫间断,配置的颜料太珍贵,不能浪费,殷杨就先用普通的墨水练习,直到熟得不能再熟为止,殷杨才敢用颜料正式绘制。

万灵法袍是一件防御为主的法器,殷杨买了上好的棉布亲自按照巫神宝鉴的记载裁剪缝制而成,再绘制上相应的符文图案。

而阴阳巫杖则是殷杨专门找了上好的桃木,请专业的木匠师傅雕刻而成的,当然绘制符文的工作还是他亲自来做的。

巫神宝鉴记载:桃木为五木之精,是可以压伏邪气,制御百鬼的仙木。所以巫师的许多法器都是以桃木制成,阴阳巫杖和安灵桃符就都是由桃木制成。

而巫神蓍草就要简单一些了,只须找到足够的健壮蓍草,在日光下晒干,再绘制上符文即可。

而这些其实只是炼制这三件法器的第一步,下面还需要对他们进行长时间的魂力蕴养,足足要蕴养三年才算是初步炼制成功,当然以后也需要一直进行持续不断地蕴养。

所谓魂力蕴养,即是将自身魂力灌注于这些法器之上,不停地来回运转,蕴养的时间越长法器威能越大,越有灵Xing,Cao控起来也越是随心如意。

殷杨前前后后足足花费了近七年的时间才算是初步炼制成了这三件法器,可谓是劳心劳力,费尽心思了。

接下来的时间,盘坐着思考了一会儿如何为女鬼伸冤的事,又研究了一阵脑中那想忘都忘不掉的巫术,殷杨看已经下午四点了,这才站起身,向学校外走去。

殷杨选择捉鬼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前后,这个时间是一天中阳气最重的时间,被巫神宝鉴称为阳时,而半夜两点则被称为阴时。鬼物作为纯阴之身,在阳气最重的阳时实力最弱,所以殷杨才选择这个时间除鬼的。

殷杨现在准备回家,因为明天是周日,母亲正好也要休息一天,这种情况殷杨一般都会回家陪母亲的。

周家家大业大,家里十多个女佣,人手充足,女佣们也可以轮流休息,一般每半个月会休息一天。

殷杨是土生土长南都人,家就在南都市,不过离学校比较远,坐公交要一个多小时。

到家时,已经下午五点多,母亲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忙着晚饭,殷杨赶忙过去帮忙。

杨文慧已经四十多岁,身体有些发福,但容貌依然端庄秀丽,明显能看出年轻时也是个美人。

母子二人两三个星期才能团聚一次,当然都很高兴,母亲给殷杨做了好几个菜,犒劳自己的儿子。

这顿饭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做好,母子二人坐在桌前,愉快地边吃边聊。

虽然都是家常小菜,但殷杨吃得还是格外香。

“杨杨,你马上就毕业了,妈现在就犯愁了,你这个专业不好找工作啊!”

“没事,妈,好工作不好找,不好的还不是一大堆,总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殷杨安慰道。

“唉,像你这个专业要是能进文物局那最好了,就是进个研究所、博物馆也行,不过这些要么是国家机关,要么是事业单位,没有个门路关系不好进啊!可咱家就是最普通的人家,哪里有什么门路啊!要不你考个研,那样进这些单位希望还大点。”杨文慧愁眉苦脸说着。

“不,妈,咱家还有一大笔债没还完呢,而且我这么大了,怎么还能让母亲养着,该是我养您了,我不会考研的,一定要找工作挣钱了。”殷杨语气很坚决。

杨文慧叹了口气,有点嗔怪地说:“都怪你小子太倔,非要学考古这个冷门专业,以你的高考成绩南都大学的专业还不是随你挑,要是当初报个热门专业,现在也不用为工作发愁了。”

“哎呀,老妈,这话你都说过好几百遍了,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我老爸就是学的考古,我当然要子承父业了。”殷杨嬉笑说着。

他从小跟着父亲接触了大量考古方面的东西,小小年纪就对考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大学报专业时自然就义无反顾地选了这个专业,至于热门不热门对殷杨来说那都是浮云。

“唉,你爸失踪了这么多年,一点信儿都没有,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杨文慧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丈夫,哀叹着说了一句。

“妈,你说什么呢,爸一定还活着的,我有预感,咱们一家以后一定还能团聚的。”殷杨埋怨起来。

“是是,瞧我这张嘴,瞎说什么,对,你爸一定能回来的,咱们要有信心。”

母子二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神色都有些黯然,父亲的事一直是他们共同的心病,还好他们从没有得到过父亲死亡的消息,让他们心中还能留有一丝希望。

“唉,咱们这还是好的,至少还有一个盼头,周先生和周小姐就可怜了,恐怕他们要真的失去周夫人了。”杨文慧忽然有感而发的说了这么一句。

“嗯?怎么回事,周夫人怎么了?”殷杨吃惊道,他知道母亲口中的周夫人指的就是周远昌的妻子,也就是周雪媚的母亲。

“唉,说起这事还真是奇怪,周夫人身体一向很好,谁知半月前突然得了一种怪病,怎么治都治不好,全国各地的名医都请遍了,连能看出这是什么病都没有,更别说治了,而且这病恶化极快,眼瞅着周夫人马上就不行了,估计就这一两天了,唉,老天无眼啊,周夫人这么心善的人,没想到命这么不好,年纪这么轻就要去了。”杨文慧唉声叹气地讲述了一番,眼睛泛红,竟然差点哭出来。

《绝色女鬼的阴阳鬼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