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夜月:赤宵寒月》十五夜望月 出柜 夜月:赤宵寒月傲娇受

夜月:赤宵寒月

仙侠奇缘连载中

完结小说《夜月:赤宵寒月》是雪花冬十二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卫青琳,姜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放完水船,端木澈等人在街上凑着热闹一会,卫青琳想起姜知画的邀约则回到都堰帮改为男装后急忙赶去访乐阁,虽然姜知画并没有和她约定时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9 00:05: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夜月:赤宵寒月》是雪花冬十二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卫青琳,姜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放完水船,端木澈等人在街上凑着热闹一会,卫青琳想起姜知画的邀约则回到都堰帮改为男装后急忙赶去访乐阁,虽然姜知画并没有和她约定时间

《夜月:赤宵寒月》免费试读

放完水船,端木澈等人在街上凑着热闹一会,卫青琳想起姜知画的邀约则回到都堰帮改为男装后急忙赶去访乐阁,虽然姜知画并没有和她约定时间,但她想时间还不晚,姜知画应该还未离开。

访乐阁是都江堰里很有名气的琴坊,里面卖着上等的古琴、筝、苼、笛等乐器,琴坊的布置十分高雅细致,里面的桌椅连喝茶用的杯盘都十分考究,悠美的琴声徘徊着琴坊四周,在里面吃茶品乐的雅士十分多。

卫青琳一踏入访乐阁就被里面的气氛所感染,她看着坊里有着上下两楼,楼下是给一般雅士品乐的开放空间,而二楼则是用绸缎相隔的雅座,看来是需要有些地位之人才能登坐在二楼。

卫青琳走到一旁展示古琴处欣赏着,虽她偏爱笛子,但因上官绾深爱古琴,也弹的一手好琴,所以在古琴处伫留了好一会。

在二楼的姜知画看到她正在与店家交谈,手中还抚摸着一把古琴有着爱不释手的感觉,就差一旁的侍从下楼邀她上来。

「卫公子。」姜知画的侍从来到了卫青琳身边,见卫青琳一脸疑惑的便解释着。「我是姜二少爷的随从,我家二少爷有请。」

卫青琳抬头看向二楼雅座,果然看到姜知画坐在那对她笑着。

「那就有劳了。」卫青琳对待从礼貌的点了点头。

她随着随从来到了姜知画的雅座,两人相互礼貌行礼后而坐。

「我还在想卫公子是否不来了。」姜知画为卫青琳斟了一杯茶。

「刚与家兄去放了水船,还想着或许姜二少已经离去。」

「原本是打算走了,但心想或许再等等卫公子会出现。」姜知画饮了杯茶。「刚看卫公子在楼下似乎对那把绿绮古琴十分有兴趣?」

卫青琳有些惊讶姜知画的眼力竟然这么好。「那把的确是绿绮古琴,绿绮通体漆黑却隐隐透着幽绿就像绿色藤蔓缠绕在琴上,淡淡的幽绿十分美。」

「既然卫公子这么喜爱,怎没买下?」

「其实琴是我家姐喜爱的,而且那把古琴十分昂贵,我十足买不下手。」想到刚询问店家那把琴的价格时,着实让卫青琳吓了一跳。

姜知画有些羡慕的看着她,虽然他也有位兄长,但年纪有些差距,另一方面因为姜木尘的态度,让姜知轩对他十分防范。

「卫公子会在都江堰停留多久?」

「一阵子吧!家兄事情还未办妥,所以应该会再待个十来天。」卫青琳拿起桌上的酥饼吃着,觉得这酥饼还顶好吃的。

「那卫公子去过青城了吗?」

这话令青琳警觉起来。「未去过,家兄说青城是武林大派,闲杂人等是不能随便接近的,真是很有架子的门派啊~!」卫青琳说的有些酸。

「那只是武林给的一个虚名而已,青城由阴阳三十六峰所环,峰锐崖陡,青翠四合,天师洞、凝翠桥等都很值得一观,如果卫公子有兴趣的话在下愿带公子四处逛逛。」

卫青琳虽说很想上青城,但并不想游山玩水,她在意的只是月族二长老去青城的原因和跟青城要商讨什么,所以对姜知画的提议并不感兴趣。「谢谢姜二少的好意,但我还是得回去问问家兄。」

「卫公子那把青玉笛十分精致,刻画俊美,能否借我一观?」

卫青琳对于自己的青玉笛也十分宝贝,她将青玉笛挪向自己一点,歉意的说。「姜二少见谅,我的青玉笛不让外人碰的。」

原因是青玉笛是井木峰心爱之物,但却从未听井木峰吹奏过,那时她见到这把青玉笛就十分喜爱,吵着要井木峰给他,井木峰虽不舍但也拗不过她,就将青玉笛赠给她,并说着这笛的来历,此笛原来是井木端闯荡江湖时偶然遇到,那时在琴坊见到了两把玉笛,一青一白,他当时选了青色玉笛而另位姑娘选了白色玉笛,还与那位姑娘成为了知己,一共在中原游历了几年,后来夜族将他召回才与那位姑娘分开,后来井木峰的神经就变的十分落寞。

「是我失礼了,因为我看笛上的刻画与我的白玉笛相同,所以好奇想借来一看。」姜知画看着自己的白玉笛有些伤感。「这支白玉笛是我娘的遗物,听我爹说,这位制笛的师匠虽造就了许多玉笛,但就属我娘的这把白玉笛,与另一把青玉笛最为特别。」他将白玉笛现在卫青琳眼前。「因为笛身上的花纹都为一半。」

卫青琳握紧手中的青玉笛,因为另一半的花纹就在自己的笛身上。她曾经也好奇的问过井木峰为何笛身上的花纹只有一半,井木峰曾回答说,因为是在等另一半有缘人。

「真的很特别,所以另一半是在另一支青玉笛上?」卫青琳情绪有些复杂的问着,姜知画收回白玉笛点头,她有些苦笑着。「这么珍贵的青玉笛绝不是我这把,我这把花样普通一点也不特别入不了姜二少的眼。」

 

「既然卫公子也喜爱笛,这次外出时偶然得到一本广陵春水,想转赠给卫公子。」姜知画从侍从身上拿过一本乐谱,转放在卫青琳面前。

卫青琳深知此书是难得一寻的乐谱,虽也曾请堂口的兄弟帮忙寻找但都无所获,没想到今日竟出现眼前。

「这太贵重,你我才刚初识,我不方便收姜二少的礼。」虽然卫青琳想要这乐谱,但怎么样姜知画都是青城之人,还是拒绝较好。

「礼不分轻重,只愿赠知己。」姜知画将书推向卫青琳。「伏龙观一见,就知卫公子是爱乐之人,如卫公子不嫌弃在下,愿与卫公子相交为友,这本广陵春水就当做是见面礼,还望卫公子不要拒绝。」

卫青琳望了广陵春水一眼,又看着姜知画这么有诚意也不忍拒绝。「那就谢谢姜二少了,但我来的匆忙未带任何可送之物。」

「不要紧,我只希望下次能再与卫公子同奏一曲就好。」

卫青琳将谱收下并瞄了他放在桌面的白玉笛,她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她的师父与他的娘亲到底有没有关系。

《夜月:赤宵寒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