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幽后传奇》幽后传奇起点 Mary 幽后传奇H文

幽后传奇

古代言情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墨鱼甲乙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幽后传奇》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高玲,高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是日晨起,高府众仆便张灯结彩,似年节般热闹。高墉亦早早起身,焚香沐浴,等待圣旨。 已时三刻,门吏匆匆来报:“有中书舍人来降旨,请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8 06:03: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墨鱼甲乙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幽后传奇》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高玲,高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是日晨起,高府众仆便张灯结彩,似年节般热闹。高墉亦早早起身,焚香沐浴,等待圣旨。 已时三刻,门吏匆匆来报:“有中书舍人来降旨,请

《幽后传奇》免费试读

是日晨起,高府众仆便张灯结彩,似年节般热闹。高墉亦早早起身,焚香沐浴,等待圣旨。

已时三刻,门吏匆匆来报:“有中书舍人来降旨,请老爷、公子至门厅接旨。”

高墉忙携高益、高慧、高融至门厅跪接。中书舍人黄卓笑盈盈的入了高府,至北院正厅朗声宣旨。宣毕,高融上前跪接,并双手捧旨至香案,行三叩九拜大礼,方成。黄卓笑对高墉道:“高大人贺喜了,令郎前途无量啊。”言罢,亦不曾饮茶,便离开了高府。

送走黄卓,高墉长吁一口气,拍拍高融肩膀,道:“叔达,自今日始,你便是入仕了。从事中郎虽非高阶,却是陛下近侍官,日后你常伴君侧,行事要多加思量,切莫草率鲁莽。”

高融应声点头。高墉又转头对柳氏道:“往后你就过来和夫人、孩子们一道用膳吧。”

柳氏似乎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便直直地盯着高墉,似在询问又似质疑。高墉见其这般神情,便笑着对柳氏点头示意。柳氏这才回过神来,连声答“是,是,谢主君。”

于高府做妾十几年,除了年节,柳氏与吕氏从未至正厅用膳,府中只有未婚子女方可跟着老爷、夫人同桌进膳。此刻老爷允其至正厅用膳,柳氏心内明白,这便是老爷予了天大体面。

“微雨潇潇,秋风习习,片片梧桐坠。翠叶藏莺,斜径陈红,妾应何处归。”窗下,禾边抚琴便吟唱。三个月来,禾日日抚琴谱曲,满腹情思皆化做了相思曲。

高玲迫不及待地到了后院,欲将高融入仕之讯告知于禾。入得后院,高玲便闻禾抚琴而歌。

高玲放缓了脚步,继而立于院中不再入内。与禾相处近一年,高玲亦慢慢了解禾,其亦知禾心内苦楚,却无可奈何,汉家女子,在家从父,出门从夫,纲伦不可逆。

“二小娘子,怎得不入屋内?”汪氏自厨房端了一碗粟米羹出来,恰巧瞧见高玲,便问道。

高玲颇觉尴尬,笑了笑道:“方才闻嫂嫂抚琴,不想扰了她。”

汪氏笑道:“二小娘子快随我一道入内,我给您也盛一碗。”

见高玲与汪氏一道入了内来,禾起身离了琴案,过来拉着高玲之手,道:“阿妹来的正好,我昨日摆了个棋局,便待你来解了。”

高玲一听解棋局,忙不迭摆手道:“好嫂嫂,就饶了我吧,那次为解你棋局,害我日不能食,夜不能寐,用了三日方才破了局。”

禾笑着轻轻点辛玲额头,道:“你呀,聪慧过人,不过是欲偷懒罢了。”

高玲撒娇似的摇晃着禾之手臂,道:“嫂嫂,我来是要告诉你,三阿哥被皇上破格录了从事中郎,方才中书舍人来宣了旨,明日哥哥就要入仕上朝了。”

禾听高玲言罢,心内欢喜,笑道:“叔达智勇双全,入仕之后必将有所建树。只是平城离洛阳千里之遥,日后三姨娘再欲见其,却是难了。”

高玲咯咯笑出了声,道:“嫂嫂,你果然是神算子,璃姐姐出嫁之前你道陛下南伐许是为迁都,如今真真是应验了。陛下已下诏,迁都洛阳城,父亲如今升任副督造,协助陇西公李冲大人修缮洛阳宫呢。”

禾抿嘴一笑,道:“我那是随口一说,巧合罢了。”二人正嬉笑着,吉祥掀帘入内,道:“小娘子,三公子来了,于院中等候。”辛玲闻言,拉着禾便往屋外走。

高融每每见禾,总是会先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候,今日亦不例外。

禾微笑着道:“三弟大喜。”

高融心知定是高玲已将自己入仕之事告知于禾了,于是,白了一眼高玲,佯装嗔怪道:“你果然是只八哥。”

高玲哼了一声:“不错,你奈我何!”言毕,又对高融做了个鬼脸,便跑开了。

禾笑盈盈地望着这对兄妹,其内心无比感激二人,在自己最无助之际,却予了关心与温暖,禾早已视二人如同手足。

高融近前一步,对禾道:“嫂嫂,今后来看你的时日会少许多,还望嫂嫂珍重。”

禾点了点头,道:“三弟,你虽非老成练达,却不是鲁莽之人,只要凡事三思而行,定可径行直遂。”

高融凝视着禾,轻声道:“即便我不常在家,亦会守护于你。”

禾怔怔地看着高融,忽然发现高融目光是如此灼热,禾不敢再看,转头望向院中正与吉祥嬉戏打闹的高玲。高融见状,心内暗自叹了口气,亦不再言语。

行辕里,拓跋宏正与拓跋澄商议迁都事宜。拓跋宏对拓跋澄道:“皇叔,朕将巡查州郡,恐不便北归。皇叔代朕回平城,晓谕留守百官迁都之事。”

拓跋澄点头道:“陛下所言甚是,北人恋故难迁,若陛下此时回銮,迁都之事必不能成。臣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拓跋宏闻言高兴十分,道:“若非皇叔,朕事难成。”

君臣二人正相聊甚欢,便有内侍来报:“侍监大人回来了,现下里正于御所外求见。”

拓跋宏笑道:“快传三宝。”

三宝入内,向拓跋宏与拓跋澄行叩首之礼。拓跋澄上下打量三宝,笑着道:“此次南伐,本王还奇怪怎得你三宝未曾随驾。瞧今日你这装束,那定是陛下有要事嘱你去办,如此本王就先行告退了。”言罢便屈身行礼退下。

拓跋澄前脚离开,拓跋宏便急急问三宝道:“打听到什么?”

三宝回道:“陛下,这禾娘子本姓林,父亲是洛州牧高墉大人手下典签官林玉山。上年十月,林大人将禾娘子许给了高墉大二公子。”

“嫁去了高州牧家?”拓跋宏沉吟道。“是,陛下。奴打听了高大人这个二公子,旁人都道其是个性情暴躁,贪恋女色之徒。”三宝忙回道。

拓跋宏摇了摇头,道:“此心性之人不配禾那样之女子。亦难怪朕总觉其眼神之中透着些许忧伤。”

三宝略略跪行近前,道:“回陛下,还有一事。”拓跋宏示意三宝起身。三宝叩首起身,接着道:“陛下,每月十五,禾娘子便会坐牛车去那个驿亭。然其从不入内,只驻足观望,,每次大约一炷香功夫便离去。”

见拓跋宏未动声色,三宝又怯怯道:“陛下,奴还打听到一件事。”停了停,三宝接着道:“奴寻着曾为禾娘子把脉的郎中,才晓得娘子曾于年初一滑了胎,高夫人便视其为不祥之人。如今娘子独居高府后院,高大人的二公子亦早纳了妾。”

见拓跋宏神色凝重起来,三宝便不再做声。

沉默良久,拓跋宏才喃喃道:“初逢之日便是二月十五。”又停了片刻,问三宝道:“今日可是九月初十?”

三宝忙答道:“陛下,今日确实九月初十。”

拓跋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幽后传奇》 免费阅读章节

《幽后传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