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望族千金》望族千金全文免费阅读 同人女 望族千金H文

望族千金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梅子青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望族千金》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银罗,金旺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上回文说到六夫人满心要撵了银罗,却被金旺家的一席话说得不但回心转意,还心生懊悔,很觉委屈了银罗。 原来,金旺家的当初认银罗为干女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5 06:07: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梅子青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望族千金》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银罗,金旺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上回文说到六夫人满心要撵了银罗,却被金旺家的一席话说得不但回心转意,还心生懊悔,很觉委屈了银罗。 原来,金旺家的当初认银罗为干女

《望族千金》免费试读

上回文说到六夫人满心要撵了银罗,却被金旺家的一席话说得不但回心转意,还心生懊悔,很觉委屈了银罗。

原来,金旺家的当初认银罗为干女儿时,就已经看上了银罗,一心一意要她做自己儿媳妇。只那时自己儿子和银罗都不到放出去的年纪,又顾虑着六夫人由她伺候惯了,原想着让她再伺候六夫人几年,拣个合适的时机把婚事提上一提。

银罗父母双亡,婚事自当由六夫人作主,料着六夫人对此事亦是赞成的,是以为免银罗羞怯,便一直不肯说。

如今金旺家的长子已经二十,是到娶亲的年纪了,便欲把此事先定下来,再慢慢准备婚事。

六夫人既是惊讶,又觉情理之中,不由问道:“那银罗可也愿意?她是我跟前的大丫鬟,服侍我这些年兢兢业业,我有心要把她风风光光嫁出去,只是一时没个好人选。你今儿一提,真真是个好主意。”

“她年纪轻,害羞着呢,愿不愿意还不是夫人一句话。”这是默认了。

“那敢情好,不如趁着年下就下了小定,了却你们一桩心事。大成还在桐城,该去信唤他回来,只是桐城的铺子一下子没个合适人接手,倒是个麻烦。”说着,六夫人蹙起了眉。

桐城地处西北,离京城足有上千里之遥。当年六老爷初选官时,在那任过一任知县,为将来计,置下一点微薄产业。别看桐城地处偏僻,却是西北去京城的必经之地,南来北往的客人颇是稠密,客栈、酒楼等生意都极为繁华。

六老爷在那虽只一家酒楼和茶楼,经过这些年的经营,也渐渐壮大起来。算下来。每年亦有上千两银子的进益。

后来六老爷一直做京官,那边的产业没舍得转手,六夫人便派了得力心腹之人在那打理,金旺的儿子大成不过去年接手。

金旺家的明白六夫人的顾虑,六夫人执掌家事时间短,府中心腹之人不过这么几个,若是眼下唤了儿子回来,反易得罪六夫人,还不如顺水推舟邀个好。

而且,儿子在桐城时日短,尚没有做出一番事业。若是能把六夫人的产业做大,六夫人一高兴,说不定到时候还能……

她暗自想罢,忙道:“婚姻大事,该当慎重,咱们家里一些未备,很不必急着叫他回来,仍叫他在那打理夫人的产业。等到夫人有了合适人选,再唤取回来不是更好?

何况,夫人用惯了银罗,一下子也抛撇不下她,不如慢慢把下边几个丫鬟教导出来,他日也不至于叫夫人无人可用呢。”

六夫人心情一好,听什么都和顺满意,更别提这样一心一意为她打算的奉承话,连道很是……

银罗已是触怒了六夫人,避之唯恐不及,又急切想知道金旺家的会怎么说,六夫人会不会相信她?苦思良久,唯有素绢与她交情深厚,素绢又是个闷嘴葫芦,一问三不知的,倒不如求她为自己打听打听。

素绢闻言,犹豫半晌,到底答应了。

六夫人说话恰没避着素绢,竟被她听了个十成十,待到六夫人与金旺家的说起府里正事,才指了一个借口出去,拉着银罗到僻静地方说话。

这是翠微居东北边一个小园子,植了几颗低矮的西府海棠,养着几只鸟雀。四处望开去,一目了然,不怕有人听壁角。尤其冬日里,难得有人出来赏花闲步,再安全不过的。

银罗小心听着,脸色时青时白,只不见女孩儿该有的喜悦与娇羞。

素绢与银罗同为六夫人跟前的一等大丫鬟,只是事事不比银罗出挑,又非府中家生子,没个倚靠的,待人向来低调谦和,很得人心。

昨晚六夫人命她暗地里跟着银罗踪迹的时候,她就起了疑心。今早银罗求她,她更是揣摩出几分里边的意思。方才听到金旺家的那番话,她只当是银罗自己愿意的,可看她眼下这个情形,只怕不大对劲。

银罗侧身发呆,白皙的肌肤毫无血色,透出三分灰白之象来。身上只着一袭半旧的豆绿色碎花长袄,松松挽着发髻,在寒风里,越发显得可怜可叹。

素绢暗自摇头,拉了她正对自己,压低声音问道:“莫非你不乐意?金妈妈一向得夫人信任,她家大成年纪轻轻,已能独挡一面,在府里,也算得上有出息了。待你过去,大小也是个管事娘子,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她的话音彷佛一出口就消失在冷风里,银罗只是一味垂头不语。

“你好歹说句话呀?要是不肯,趁早求了夫人,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依我说,大成不错!虽是个下人,金妈妈两口子都有体面,自己又有本事,将来不怕没好日子过。”

可任她怎么问,银罗只咬紧了牙关不开口。

被问得急了,扭着帕子低泣道:“你哪儿知道我的心思?”

素绢本不是多事的人,看她难过,也是一番好意。谁知被她这般抢白了一句,把那一腔好奇、关切都堵了回去,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终是说道:“咱们做奴婢的,体面是主子赏的;主子一个不喜,下场便难了。你好生琢磨吧,我先回去,免得回头夫人找我。”

望着她匆匆远去的背影,银罗既是不甘,又是气苦。

她一早去求金旺家的帮忙,指望她能看在自己叫了她几年干娘的情分上,拉她一把。

却不想,金旺家的倒是一口答应了,偏咬定了六夫人生性多疑,若她单纯求情,反是惹恼了六夫人。不但救不了银罗,还会搭上自己,除非这般这般如此如此……

当时情景,她要不松口,瞧金旺家的那意思是不肯趟这浑水的;思来想去,只能暂把眼前的烦难打发过去,以后的事徐徐图之。但说得容易,一旦下定,她名分上已是金家的人了,还能图什么?即便真个被她心想事成,也彻底得罪了金家,将来还不知怎生在六夫人那给自己上眼药呢。

这就是没爹没娘的苦处了。

她战战兢兢伺候六夫人这些年,还不是想为自己挣一个前程。金大成再好,不过一个奴才,一辈子给人使唤的命,赚再多的银钱,也不是自己的。自是比不上当主子来得舒心顺意、呼奴唤婢得风光。

这些话,不只和素绢,她一个人面前都不敢提。素绢与她虽好,防人之心她还是有数的,何况,稍不留神,露出一丝痕迹,她唯有一个死字。

银罗独自在花园里发了半日呆,直到文绣奉六夫人之命来找她,她才怔怔地跟着回去。

其后的事,无非是金旺家的托了俞松家的为媒,纳采、问名、纳吉等事,此处不一一细表。

话说这日黄昏,齐恪纯已无大碍,都能起床略微走动了,便一个劲撵齐悦瓷回去歇息。齐悦瓷念着自己院里尚有几件事要料理,便笑着嘱咐了他几句,带人回沐芳阁了。

天空阴沉沉的,倒像是要下雪。今年的天格外冷,雪竟是不多,统共只下了两场。瞧这天,怕是要狠狠下一场大雪。

齐悦瓷拢了拢米白织锦羽缎斗篷,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眼神清亮水润。

“小姐,今晚这雪要是果真飘起来,乡下的路不好走,画枕明儿怕是回不来呢。”芳树瞅了瞅乌青的天色,语带关切。

“可不是,”齐悦瓷摇头应道:“依她的性子,必是要回来,只这天气,的确不适合赶路。我估摸着,不到入夜,这风就会转大,雪也来了。”

转过对植着玉兰花树的甬道,就是沐芳阁的后园门,芳树忙上前扶着一齐上台阶,笑道:“绿枝着了风寒,在家养着,画枕要是回不来,小姐跟前服侍的人越发少了。”

后园里几支腊梅开得甚好,嫩黄的花骨朵堆满枝头,香馥如云,清雅寒凛。

越过月洞门,既是前院了。

齐悦瓷想了想,方道:“人手不够的话,你让暖雪先把手里的活计停了,过了年再说。我看连素那小丫头还不错,你得了闲,多带带她,去厨房取饭菜之类的小事就交到她手里吧。”

芳树尚未应是,忽听得屋里传来说笑声,便嗔道:“必是浅碧在捣鬼。”

不等二人进屋,帘子唰的揭起,走出一个人来,还一面回头对屋里的人笑道:“我先不与你耍嘴皮子,先去给小姐磕了头是正事。”

她说着,回身往外走,恰对上齐悦瓷二人,喜道:“小姐回来了。”

只见她一头乌鸦鸦的黑发梳成反挽髻,戴着一对云脚珍珠卷须簪,耳畔珍珠耳坠宝光流转,越发衬得她鼻若凝脂,眼珠儿乌黑。身上一件八成新的雪荷色长袄,罩着灰鼠皮紫缎比甲,整个人亲切温柔,婉约动人。

她一头拜将下去,齐悦瓷忙扶住她,握着她手儿问道:“不是叫你明儿回吗?怎不在家多住几天。”

屋里的人一齐迎了出来,浅碧当先笑道:“小姐莫理她,先进屋暖暖身子吧。”

“瞧我,倒拉着小姐在外头吹冷风。”画枕边说边扶了齐悦瓷往里走。

扑面而来一股暖气,激得齐悦瓷打了一个寒战,身子却渐渐舒缓起来。数人服侍着她脱了斗篷,换了家常的衣裳软鞋,坐到炕上。

《望族千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