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的明朝我的王》明朝代王 立场倒换 我的明朝我的王圣水

我的明朝我的王

历史连载中

主角叫嵇宿,梁康的小说是《我的明朝我的王》,它的作者是西北风雪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嵇宿一语惊人; “国公府、曹家、王家明面是三足鼎立,实则有可能两家暗中联合得利。” “鼎足三分,比居同势”梁康道。 不直接回答,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2 18:06: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嵇宿,梁康的小说是《我的明朝我的王》,它的作者是西北风雪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嵇宿一语惊人; “国公府、曹家、王家明面是三足鼎立,实则有可能两家暗中联合得利。” “鼎足三分,比居同势”梁康道。 不直接回答,

《我的明朝我的王》免费试读

嵇宿一语惊人;

“国公府、曹家、王家明面是三足鼎立,实则有可能两家暗中联合得利。”

“鼎足三分,比居同势”梁康道。

不直接回答,嵇宿继续话题:“逐利而明争暗斗或者联合纵横,也说的过去。但还有更加难以容忍之事,辽西方向消息传送,有大量官盐进入建贼区域”

言到此时,嵇宿咬牙切齿,面部的柔荡然无存,每块肌肉棱角分明的凸起,五官线条变得粗狂,唇边和下巴的短胡像钢针般扬起。

“建贼狼子野心,图我山河,辽西一线风雨欲来,朝廷官盐走私向夷寇,祸害前沿将士,更危及朝廷和建贼开战,一己私欲,罔顾朝廷利益,当诛九族”

梁康意识中整个脉络开始清晰,按照理解,大金制盐能力不足,而以往官盐被朝廷垄断。北方、辽西产生的战争,大明蔓延的内祸导致了以减轻南北运输财政负担为目的,朝廷将‘盐引’下放到南粮北运的商人手中,而能得到“盐引”的商人十有八九都同官僚有千丝万缕关系,为追逐利益,以官盐为主,包括其他物资在北上途中不断走私向大金,甚至是北方瓦剌一族。依照嵇宿言语中信息,参与走私的极有可能包括曹家,曹家又有可能同国公府存在联系,之所以应天府出现国公府同王家、曹家争夺的一幕,只不过是国公府或者曹家制造的障眼法,三大家争斗,谁能想得到暗中国公府和曹家却有来往。如此以来国公府关注自己的目的也昭然若揭,自己结合另外空间信息制作的训练手册引起兵部注意,嵇宿又在不遗余力的推荐自己,不管自己被巡检司纳入还是应天府另有安排,只要被国公府收拢,那就是为官盐的走私保驾护航。巡检司不就是在打击走私。

至于自己拒绝与否。都不在国公府的考虑当中,四名之业,唯仕为尊,商人地位提高,纳捐买官,这是捷径,但不是所有的商人具备这种财富条件,仕为根本的思想根基不会有丝毫的动摇,只要巡检司或者应天府真正意义的委任,国公府判断中自己绝无拒绝可能。

如此推敲,梁康思维发散,联想到锦衣卫。

国公府猜测到中军都督府对自己的弓兵操练手册评价极高,以锦衣卫的神通广大也有可能获悉了信息,顾怀安接触自己,除了郭威事件之外难保还有他因,或者郭威事件只是一个借口。

梁康感慨万分;

自己带有另外空间的信息优势,生存的环境中又无处不在尔虞我诈相互利用,也算是历经过场面。但时间线的这个空间,如履薄冰却依旧成为各方势力的目标。嵇宿分析之外,恐怕还有想象不到,不为人知的内幕。这才是眼前平凡世界里面真实而残酷的本相反应。

那么嵇宿和自己深谈的目的又是什么?

是让自己明白所面临局势的复杂还是让自己坚定信心在巡检司兼任操练,等待兵部或者应天府都督府信息,更或者是进入国公府查清官盐流失向大金的真相。

如此以来,嵇宿恐怕又未必只是一个巡检司巡检使如此简单。

思索中两人并肩前行,已经距近到河岸;

河道宽阔,流水平缓,东岸稍微起伏的地形将蔓延开来的树林映衬的更加幽深,目光所及范围内有破旧的码头,农舍以及穿梭来往的游船,也有渔翁撑船其中,鸬鹚之类的水鸟起落,惊起一片水波,一切宁静而祥和。顺河道东南方向,在梁康视线范围外就是上元县秦淮河官用码头,包括官盐在内不计其数的物资流通向北方。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半响之后还是嵇宿打破了平静;

“所言颇多,并不是要你去抉择什么,而是认清现在的局势以及国公府同曹家、王家的关系,为你任何的决策可以提供更加理性判断的依据,本官最初的设想是通过你在巡检司操练建立起来的名声正式进入巡检司,但国公府突然加入,目前的局势已经影响到了最初的计划”

嵇宿节奏就这样没有任何征兆的停顿下来,意思很明显,决定权在梁康手中,同时梁康也读懂了另外一层意思。嵇宿信任自己,但这种信任还没有到无话不谈的程度,或者说,嵇宿在考验自己。

风起时,万千柳条扬起,对岸枝叶卷动摇晃,河面亦有水波涟漪;

嵇宿不再言语,右手不轻不重的拍了梁康左肩;

“记住,来巡检司的时候别忘记带酒”

言落嵇宿踏步折回。

“一醉方休”

梁康回复,等嵇宿健硕的身影最终被郁郁树林遮挡,梁康撩衣而坐,人有点出神。

商业计划并没有因为这种突然出现的意外而影响,周梓翔资金的充沛外和亲身亲为体现出了高效,酒楼定在了文德桥南岸,靠近乌衣巷,属秦淮河风光核心地带,门庭若市。

原本也是经营酒楼,省了重建,只需要按照梁康意见参考装修,至于如何购得,梁康不关心,周家绸庄在应天府生意红火又开通南北商路,自然也有一些非常规但确实可行的手段。

次日,周梓翔马车停靠在梁康宅院外。

宅院已经被购买,在周梓翔的坚持下挂上‘梁府’牌子。周边林区、草地也由周梓翔拆迁人员做了清理。

依河傍林,宅院更显清幽。

周梓翔建议宅子安排管事、丫鬟,却被梁康推辞,周梓翔也不坚持,不过酒楼命名,却固守己见的要梁康拿捏。

嵇宿不知道自己离去后梁康在河岸所思所想,现实中梁康已经参考嵇宿意见做出了调整。

庭院中梁康实实在在给日进斗金的周梓翔上了一课。

一夜的思索中梁康完全的定下主线,酒楼、农家乐梁康不参与管理经营,周梓翔是好手,而且赎身后的董婉儿、李香香也能学习协助打理,董婉儿对美食的喜好、研究天赋早就体现。

自己需要优先建立以酒楼为核心在连锁经营发展中衍生而出的行业系统。

确切一点,建立情报侦查,信息搜集力量。

《我的明朝我的王》 免费阅读章节

《我的明朝我的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