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星象天书》星象仪歌词 免费试读 星象天书GAY吧

星象天书

仙侠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沧渔父原创的仙侠小说《星象天书》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苏愚,姑射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旅店房间里,十六岁的清秀少年王向晨坐在写字桌前,身前三台笔记本电脑一字排开。他的手指并未在键盘上飞舞,而是依次不断点在三台笔记本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9 00:10: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沧渔父原创的仙侠小说《星象天书》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苏愚,姑射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旅店房间里,十六岁的清秀少年王向晨坐在写字桌前,身前三台笔记本电脑一字排开。他的手指并未在键盘上飞舞,而是依次不断点在三台笔记本

《星象天书》免费试读

旅店房间里,十六岁的清秀少年王向晨坐在写字桌前,身前三台笔记本电脑一字排开。他的手指并未在键盘上飞舞,而是依次不断点在三台笔记本的屏幕上,随淡蓝色光晕在屏间荡开,向电脑传送着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操作指令。

搜索附近所有电脑和手机设备,逐一侵入,进行文案和图片查找,将有关姑射山墓葬的文档和图片通通拷贝过来……三台笔记本同时飞速运作,文档和图片接二连三被破译被打开。站在他身后的王一怜聚精会神盯着屏幕,眼睛一眨不眨筛选着有用的信息。眼花缭乱之间,她突然眼神一凝,叫一声“停”并向第三台笔记本伸手一指:“就这篇!《姑射山惊天大发现:尧妃墓葬现世》,仔细看一下!”

“好!”王向晨伸指一点笔记本屏幕,一篇图文并茂的新闻报道于焉展开。他对阅读全无兴趣,只将笔记本推给王一怜,自己则继续操控另外两台电脑,同时有些好奇地问道:“怜姐,这个尧妃是谁?”

“尧还能是谁?自然就是尧帝,尧妃就是尧帝妃子咯!原本说姑射墓葬不晚于商代,难道会有五帝时期那么早?”王一怜大感兴趣,双手撑在桌边,低头去看那篇新闻稿,越往下看,脸上好奇之色便越浓,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说道,“这帮考古的老家伙还真敢做惊人之语,愣说这墓葬主人就是传说中的姑射仙子。”

王向晨也惊讶地抬了抬头:“就是庄子逍遥游里说的那个‘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

“没错,‘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相传嫁给尧为妻,是丹朱的母亲,丹朱就是后来被舜抢了帝位的那个倒霉蛋。据说生下丹朱之后,有个黑虎仙为非作歹,这位尧帝妃子就跑去为民除害,结果黑虎仙倒是除了,却不小心惊动了天庭,天帝棒打鸳鸯,不让她跟尧帝在一起,所以她就藏在了姑射山中,尧帝再也没找到她。”

王向晨纳闷道:“天帝和天庭,不是根本不存在吗?”

“所以咯,一听就是假的!”王一怜直起身子,摊了摊手,“不过,民间传说都会有水份,不足为凭。可问题是没有挖到尸骨,也没有表明尧妃身份的器物,就只有这个老家伙坚称这一定是仙子墓。”

王一怜伸手一指新闻稿中的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头,下巴上留着一绺黑胡须,正笑容满面地引着一位中年人去看斑驳的墓壁:“林墨玄,考古专家,旁边那个是也姓林,新星网的星座专家,人称‘新时代神秘文化开拓者’。”

“他们在看什么?”

“壁画,都是墓壁上的石刻,据说是黄道十二宫星图,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王一怜有些不屑地说着,又指向后面一张照片,照片里还是那个叫林墨玄的考古老头,手里捏着一颗红枣大小的珠子,珠内隐隐有什么东西在转动,“老头说这颗珍珠是墓葬里挖出来的宝贝,珠子里能看到星云变幻,疑似神迹。”

“那会不会是灵宝?我们要不要跟师父汇报?”

“先别管他,这帮子狗屁专家会玩得很,以前也出过类似的报道,结果没有一次是真的,再查查看!”

王一怜一阵摇头,正想问王向晨有没有新的发现,却忽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说道:“咦,这你们也要怀疑?”这声音像是出自一个老人之口,语气戏谑十足。王一怜一愣神间,只见屏幕上荡过一圈浅蓝色波纹,那张图片里拿着珠子的老头突然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对王一怜诡异一笑,竟从图片中昂然走出!与此同时王向晨也猝然离座而起,满目惊慌,他关注的另外两台笔记本也先后切成同样的画面,三张屏幕上,都是老头从图片中走出,时间上依次隔开一线!

王氏姐弟一向以独特能力横行网络,从没遇到过这种诡异情形,连忙各自退开一步,指间星光闪烁,如临大敌。老头却只站在屏幕中央,抬手将那珠子向两人展示了一下,珠子光彩变换,确实像有星云流动不休:“这回看清楚没有?”

三台电脑三个声音,稍稍错开一刻,听起来如有回音缭绕。老头说完,又是嘿嘿一笑,颌下的胡子一颤一颤,捏在手里的珠子忽然变成一枚黑色棋子,他抬手迈步,颤巍巍点向屏幕之上,如同落子,同时口中说道:“棋局开始,老头子我执黑先行!”

回音衔续之间,随着落子的手势,那棋子越变越大,飞速罩向屏幕,“啪”的一声,仿佛棋子终于落在棋盘之上,第一张屏幕变成全黑,紧随其后又是“啪啪”两声,另外两台电脑也变得漆黑一片,看上去就像关机了一般。

见电脑没了动静,王氏姐弟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惊异和迷惘,谁也不知道这老头到底是谁。林墨玄,从未听说过的名字,是鬼谷前辈还是其他修行势力中人?那颗珠子看起来确实是神异之物,说不定就是灵宝,真是从姑射山墓葬挖出来的?他说的棋局又是什么?

两个年轻人正在犹疑,却听“砰”的一声巨响,三台笔记本的屏幕在同一时刻轰然破碎,一颗黑色棋子从中飞出落在地板上,滴溜溜地转动不已。姐弟俩同时吓了一跳,低头看看棋子,又相互对望一眼,眼中都是震怖之色。

能通过电脑网络打出真实的棋子,这老头的星术手段,闻所未闻。

同一时间,姑射山上,在林间小道上疾行的孙昭宁忽然停下来,伸手在空中一捞,将一只隐形的血隐蜂捞在手中,孙氏族人常常通过这种异虫传递信息。他静静聆听了一下,神色变得凝重许多,一边加快脚步前行,一边低声说道:“我知道了,有我在,绝不会让别人得手!”

山上另一处,苹果脸的短发女孩纵身跃过一块大石,忽而一怔,侧过身,一道细微几不可察的青色流光钻入她的耳朵。女孩停了一会儿,继而深吸一口气,脸上现出坚毅的神情,一低头便迈开步子奔跑起来。她心中回荡着一个声音:“为了苏家的复兴,我会加油的!”

山的另一侧,苏愚驻足遥望,一个方向是山下小镇,镇上一星两点的灯光十分微弱,感觉比星星还要遥远,另一个方向也有灯光闪耀,估计就是考古发掘工地,目测也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他想了想,便伸手一指山下的小镇:“你要不要去那个镇子上,先找个地方住下,过了今晚再说?”

等了等,身后没有回应。他回过身,却见张瑶披着衣服,站在几步之外,手里拿着一块青色的晶石正在发呆。那是含有水星能量的石头,拥有某些水星法则的人可以用它来传递简单的信息。他问了一声:“怎么了?”

张瑶应声抬头,轻轻说道:“族里又给我发来了消息。”

苏愚一怔,笑了笑:“不是想看看你死了没有吧?”

张瑶摇了摇头:“这次的事情很重要,族里又只有我在这边,大概是其他族老催促,张怀望才不得不发了消息过来。”

“什么事情那么重要?”

“姑射山墓葬有了大发现,午夜十二点,也就是刚才,考古队发布了一系列新闻、照片和视频录像,声称这是尧帝妃子之墓,也就是传说中的姑射仙子墓葬,其中发掘出大量残缺的器物、星宫壁画和一颗奇异的珠子,族老们看过视频,认为那颗珠子是灵宝,而且保存完好,他们已经动身往这边赶来,打算要我过去先牵制别家的探路人。”

苏愚听完心中一动:“消息可靠吗?”

“族老都确认过了,大概是可靠的,孙王两家、甚至苏庞两家的老一辈修行人,应该都在往这边赶。”

老妖怪们都在往这边赶?好大的阵仗!不过这样也好,过后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苏愚只是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大对劲,一个考古队发布新闻,为什么偏偏赶在午夜十二点?这半夜三更的,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这倒是给修行人抢宝贝提供了方便,后半夜清静无人,正好争一个你死我活。

苏愚思忖了一会儿,问道:“那你怎么打算?去不去?”

张瑶清亮亮的眸光射在苏愚脸上:“你呢?”

“我去看看热闹。”

“那我陪你。”

张瑶的声音放得很轻,几分柔媚之意缠绕其间,说完便微一低头,恰到好处的娇怯令人心荡。苏愚听见了也瞧见了,不禁愣了一下。这样清冷的姑娘做出这样的姿态,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其中的深意,苏愚立时觉得有些别扭起来。他的确喜欢过张瑶,可那是久远的过去了,经历了徐青萝的事,他现在心中已经没有任何想法。面对张瑶的情意,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过分了,他实在没有撩拨女孩的意思。于是他说道:“还是我自己去吧,你现在比较危险。”

“不,族里有其他人过来,我正好把张怀望是内奸的事说出去。”张瑶抬起头,语气坚决,“我要回到族里,然后促进张庞两家结盟。”

这些理由光明正大,苏愚实在没办法拒绝,只好点了点头:“那好,一起走吧。”

苏愚走在前面,张瑶紧紧跟上,望着他的身影,吹着劲爽的山风,虽有丝丝凉意袭来,却更有淡淡甜蜜萦绕于心,即便谁也不说话,看见他在自己身边,她便觉得心底满是快乐。有生以来,从未如此。

她不知道苏愚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个女孩,更不知道那女孩此时也在姑射山内。

夜风猎猎吹动徐青萝的裙摆,

《星象天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