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家主倾城》家主的日子过河泥人 架空小说 家主倾城Twink

家主倾城

架空已完结

新书《家主倾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幽嵐羽,主角南宫奕,云卿,是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方绮珺知道容倾这丫头的身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她嘴上什么都没说过,但她还是知道她身上有着世代流传的毒,根本就活不过而立之年,明明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2 12:06: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家主倾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幽嵐羽,主角南宫奕,云卿,是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方绮珺知道容倾这丫头的身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她嘴上什么都没说过,但她还是知道她身上有着世代流传的毒,根本就活不过而立之年,明明

《家主倾城》免费试读

方绮珺知道容倾这丫头的身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她嘴上什么都没说过,但她还是知道她身上有着世代流传的毒,根本就活不过而立之年,明明自己还是个孩子,却承担了这么多,她本来应该有着大好年华,却硬生生的被家族的责任给困住,本来应该善良纯真,却硬是逼迫着自己强大起来,想到容倾小时候在天机谷辛苦的练功,以及每次在谷中并发时那个倔强的不让自己发出声来的她,方绮珺就是一阵心痛。

“珺姨,我没事。”容倾拍了拍方绮珺搭在她肩上的手,想要以此来安慰她。

方绮珺没在说些什么,将容倾推到房间,自己就出来了,她有时是真的不知要怎样去面对这孩子,虽说她从小看着容倾长大,但是容倾对她总是以对主子的心态来,就她们现在的关系也是好不容易才改过来的,方绮珺有时候觉得,自己在容倾面前,好像就是在提醒容倾她至今都没有让她们母子团聚一样,所以她总是尽可能的少出现在容倾的面前。

“夫人好像还是有意避开你。”南宫奕看着方绮珺离开的方向悠悠开口。

容倾不以为意,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抱着茶杯,阖上眼眸,茉莉的清香顿时沁入心脾,待茶不像刚才那样烫了,容倾方才开口,“狐狸,去宫烨那里把那个拿来。”

南宫奕的拳头突然紧紧一收,“主子,一定要这样吗,你明明知道那东西虽可以压制住体内的毒性,但每月十二就会将积攒的毒性一次性爆发出来,到时要是撑不住,可是会死的。”

容笛与云卿惊讶的听着南宫奕的话,他们一直以为容倾是有着某一种疾病,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身中剧毒。

“呵。”容倾轻笑着想椅背靠了靠,“狐狸,你难道忘了我只剩下十五年的光阴了吗,既然这样倒不如去做我应该做的事,若按我现在的情形,根本就是寸步难行,难道你是想让那件事无限期的延后吗?”

南宫奕被容倾说的哑口无言,他慢慢的向门口踱去,云卿在听到容倾这番话后,心中再次一震,十五年,那个让他满身心敬佩的人居然只有十五年的寿命,云卿暗暗下定决心,往后的十五年里,他定要好好守住眼前这个什么都已经不在乎的主子。

待到南宫奕再回来时,天色已经晚了,容倾正坐在院中,一阵风吹过,使得衣料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容倾听到南宫奕的脚步声,转过轮椅,也不说什么,只是将手伸了出来。

南宫奕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怀中的小瓷瓶掏了出来,放在容倾的掌心之中,但他还是想要阻止,“主子,或许会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也许,我们会找到解药的。”

南宫奕说的很勉强,他心里也明白,想要找到解药是一件多难的事,天机谷世代以研究这些毒的解法为首任,但至今都找不出来不是吗?

容倾将药丸倒在手中,望向南宫奕不自在的表情,“瞧,你自己不是也知道不会有比这更好的方法吗,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试一试,每月发作一次,总好过不知什么时候病发要来的强吧。”

“可……”南宫奕还想要在说些什么,容倾已经将药倒进了嘴里,容倾慢慢得回到屋中,看到容笛和云卿都在,就让他们到门外候着,容笛跟云卿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也只好到门外守着。

月上眉梢之时,南宫奕担心的望向被容倾紧闭的房门,这时候,药性怕是要发作了。

容倾感到心口开始越来越闷,心下明白是要发作了,手不由抓紧了扶手,容倾看着桌上摇曳的烛火,想着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心上的疼痛之感却越来越清晰,心头像是有千万根针似得,直扎的她喘不过气来,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顺势从脸颊滑落下来,容倾习惯性地紧闭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的声音。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容倾心头的疼痛更是如瀑布般袭来,那锥心刺骨的痛让她原本已是惨白的脸,更加得黯淡,脸上最后的一丝血色终于也是被这疼痛剥离的一点不剩。这样的疼痛还真的让人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容倾心里想着她现在是离天堂近些,还是离地狱近些。

一直折腾到半夜,这疼痛之感才稍微有了些许的缓解之势,容倾长长的舒了口气,心想着这样因该就结束了吧。可是下一刻,刚才熟悉的疼痛之感再次由心口蔓延,不同的是这次的疼痛之感一直蔓延到她的双腿,十五年来第一次她的双腿居然有了知觉,可是这也让容倾再也忍不住这蔓及全身的痛。

容倾拂袖扫过桌面,桌上的烛台、茶盏等物品无一幸免,全部被扫到了桌下,屋内顿时是一片东西落地的声音,茶盏破碎的声音。

容笛和云卿听到这声音,终是按捺不住,他们上前想要进去看看自家这主子究竟在这屋内是发生了什么事,这声音让他们止不住心里的担忧之情,就在他们要进去的时候,就硬生生的被南宫奕拦在了门口,云卿与容笛皆是不满之色,“南宫奕,干嘛拦着我们,要是主子出了什么事要怎么办?”

南宫奕知道他们的担心,但让他们进去了,不是更让人担心吗,况且,容倾也不想让他们就去的吧。

“你们进去也是帮不了什么忙,还是在这等着,这也是主子的命令,难道你们这是要违抗主子的命令吗?”南宫奕依然挡在门口,不让这两个人进去。

容笛和云卿虽然很想进去,可是听到这是容倾的命令又再次犹豫了,他们紧盯着那扇被容倾紧闭着的门,见是许久不听见屋内在发出什么声音,于是就不再进去了,心下想着也许是没什么事了。

就在屋外那三个人将悬着的心略略放下的时候,他们就听见屋内轮椅倒塌的声音,容笛与云卿也顾不上什么命令不命令的了,直接挣开南宫奕的阻拦就将门推了开来。

“主,主子。”

三个人在打开门的一霎那,皆被眼前看到的景象吓着了,容倾的轮椅倒在一旁,而她此刻正扶着桌沿,艰难的支撑着自己保持着站立的姿势。难道他们家主子现在可以行走了吗,他们现在是又惊又喜。

《家主倾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