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盗命钟表》盗命魔主 同人志 盗命钟表调教

盗命钟表

玄幻连载中

主角是李维,希曼的小说《盗命钟表》此文是老虎2758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面对十多个浑身散发着彪悍气息的马匪结阵发起的冲锋,李维这边的三十多位护卫明显有些混乱,几个不济事的甚至无法控制受惊的战马,差点被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3 00:10: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李维,希曼的小说《盗命钟表》此文是老虎2758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面对十多个浑身散发着彪悍气息的马匪结阵发起的冲锋,李维这边的三十多位护卫明显有些混乱,几个不济事的甚至无法控制受惊的战马,差点被

《盗命钟表》免费试读

面对十多个浑身散发着彪悍气息的马匪结阵发起的冲锋,李维这边的三十多位护卫明显有些混乱,几个不济事的甚至无法控制受惊的战马,差点被人立而起的战马掀翻在地。

好在希曼的反应足够迅速,在马匪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应对,大声喝令十五名护卫结阵正面迎上马匪。其余人则迅速收缩队形,将李维的马车牢牢护在中间。

“少爷,快回车里!外面危险!”希曼一手握住腰际的刀柄,沉声喝道。李维却似充耳未闻,眉头紧锁着站在马车上,遥望来犯的马匪。

希曼有些急了,心中暗责自家少爷的随心所欲,正准备强行将他塞回马车,李维的声音却恰好在这时传来:“希曼,恐怕你得亲自出手了,对方藏着一个拥有附魔兵器的家伙。”

希曼闻言一愣,急忙扭头看去,这才发现马匪队伍中有一个看似普通的家伙,正借着同伴的遮掩冲杀过来。由于那人身材瘦弱矮小,长相更是平庸之极,远远看去毫不起眼以至于希曼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他。此时定神看去,才发现那人手上握着一杆灰扑扑的战枪,枪头正隐隐闪耀着淡绿色的光芒。

“附魔兵器!”希曼大叫一声,几乎当场失态,随即毫不犹豫地策马冲了上去。

附魔兵器所代表的,并不只是强大的附魔效果和武器威力,更意味着持有者的身份——战职者。众所周知,只有掌握了特定支配技能的战职者,才能够激发附魔效果。

既然对方持有的是一杆附魔战枪,职业也就呼之欲出:一名掌握了“枪之支配”的骑士!

希曼很清楚,只有职业者才能够对付职业者。有那个骑士存在,己方派出去的十五名护卫根本就不够看,只有自己这个六级刀锋武士才有可能对付。

至于可能性有多大,希曼自己也不清楚。一方面,是对方的级别还不明了;另一方面,在骑士、剑士、刀锋武士、战锤武士、斗斧武士、弓箭手、拳斗士和龙血武士这八大战职中,骑士最擅马战!若对方是一名五级骑士,希曼自认还能够对付,若是六级,则会是一场不知结果的苦战。

两百米的距离转瞬即过,在李维的注视下,双方的队伍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一时间怒喝、马嘶、兵器碰撞声连绵响起。希曼锵地一声抽出挂在战马臀侧的马刀,笔直迎向了对方的骑士。

也许是经历了前世和两名杀手的生死搏斗,也许是因为已经死过一次,站在马车上的李维显得很冷静,直到又有一支队伍从绿洲中涌出。

当那支由二十人组成的队伍出现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李维这边已有十五人和第一批马匪混战一团,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从战团脱身回援,而希曼则被那个瘦小的骑士缠得死死的。

第二批马匪由一个长相狰狞的大汉带队。那人手持一杆长柄战斧,斧头上缠绕着的昏黄色附魔光辉,彰显出他的职业——斗斧武士。

大汉铜铃般的双目一扫,立刻就锁定了高高站在马车上的李维。他本就丑陋狰狞的脸上立刻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遥遥点至李维,然后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随着大汉的动作,李维明显感到周围的护卫们开始骚动不安,甚至有几人目光闪动,似乎随时都要逃跑。

李维皱了皱眉,并未说话,而是毫不退让地和大汉对视,并在对方的注视下伸出了一直拢在袖中的双手。强健有力的前臂,宽大厚实的手掌,纤长如钩的十指,以及从臂弯处一路缠裹到指尖的纯白色绷带。

战斗绷带,这是拳斗士的专属武器!

周围的护卫们明显安定了许多,他们这才想起己方队伍中不只希曼一个战职者,还有一个李维。三级拳斗士的实力,虽然未必能够击败对方那个彪形大汉,但至少有了一份指望。

此时希曼完全陷入了苦战,对方和他同级,又是擅长马战的骑士。尽管自己的武器更胜一筹,比对方多了一个附魔效果,但依然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横刀架开一枪抽劈,再反手一刀竖斩对方坐骑的马头,暂时将对方逼退后,希曼刚刚争取到一丝喘息的机会,耳边便传来了马车那边震天的厮杀声。

希曼扭头一看,当场骇得几乎魂飞魄散!只见马车那边已经战成一团,第二批马匪和留守马车的护卫们乱战在一起,近四十匹战马在嘶鸣声中践踏着地面,扬起大片烟尘遮挡了视线,以至于希曼根本看不清李维此时的情况如何。

“少爷!!”希曼当即就要勒转战马救援,那个瘦小骑士却再次逼了上来,将希曼死死缠住。

李维此时的状况并不十分乐观,那大汉不但是高他一级的四级职业者,更是一位势大力沉的斗斧武士。尤其是手中的战斧有着“沉重”的附魔效果,在大汉手中完全就是一柄凶器!

大汉一马当先,狠狠撞开马车周围的护卫圈后,吐气开声,手中战斧抡圆了就是一记凶残的横斩。

李维侧身一让,双拳齐出,用力砸落在斧面上,然后就感到一股凶猛沉厚的大力顺着手臂传递上来,如开闸的洪水般冲击在身上。他闷哼着向后退了一步,没有跌下马车,却已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李维能够挡下这一记似乎令大汉很意外。他脸上露出极度兴奋和嗜血的神采,如野兽般大喝一声,竟从马背上跃起,脱离了战马跳上马车,再次一斧当头劈下。

仅从斧头带起的呼啸声,李维就知道自己绝对无法挡下这一击。他既没有逃跑,也没有做出抵挡的架势,而是仰头,静静注视在视线中不断放大的斧头。

“没想到才穿越过来七天,就又要减寿了……”李维脸上显出一丝苦笑,低声骂了一句:“真他/***!”

一阵大风吹拂而过,将两处战团中扬起的沙尘吹散了不少,也令希曼恰好看到了马车上的一幕——李维毫无抵抗之力地愣愣站着,似乎已难逃被一劈两半的命运。

“少爷!”希曼双目猛地圆睁,发出一声震天的嘶吼。

听到希曼的吼声后,许多人不由自主地朝李维的方向瞥了一眼,带着任务而来的马匪们立刻喜形于色,护卫们则几近崩溃。斗斧武士脸上已经显出胜利者的神色,仿佛已经看到了李维被从头到裆剁成两片,鲜血四溅,内脏横流的场景。

整个战场似乎都静了一瞬。

然后,在一双双满是愕然的目光中,李维左手抬起,砰的一声架住了战斧。斧头压在李维的左手虎口,锋刃徒劳地切割着战斗绷带,而斧面则被李维的手指牢牢钳住!

马匪和护卫们近乎呆滞地看着马车上的场景,希曼和那个骑士甚至都忘记了厮杀。

大汉残忍的笑意还凝结在脸上,根本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对面的李维笔直逼视着他,那目光冷冽无比,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在大汉的视线里,李维的右拳似乎动了一下。随即大汉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李维一拳将大汉的五官都轰进了脸里。

当大汉铁塔般的身躯仰面倒下,重重砸落在马车车轮旁时,马匪们仿佛一瞬间失去了全部斗志。随着连续三声尖锐的呼啸,马匪们如潮水般退走,转眼在茫茫戈壁上远去,只在身后留下了一片飞扬的尘土。

护卫们无力阻止,希曼则心系李维的安危,并没有下令追击,而是以最快地速度赶到李维的身边。这位米勒亲自派到李维身边的老管家甚至嫌战马太慢,直接下马狂奔到马车边,紧张地问道:“少爷,你……你没事吧?”

李维则显得很呆愣,闻言茫然地抬头,完全心不在焉地含糊应了一声。

李维的反应令希曼更加担心了,他却不知道李维根本没有听到他说的话。此时在李维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反复响起:“使用‘燃烧’,增强战力,损失1%自身寿命——0.9年;使用‘窃取’,获得1%对方寿命——0.7年;共计损失寿命0.2年,当前总寿命——89.8年。”

……

入夜,当白日的余温散去,戈壁的气温迅速下降到了零度以下。和马匪一战中,护卫损失了六人,如今只剩二十八人,其中或多或少都有受伤。选定驻扎地点用过晚餐后,除了负责守夜的八人,其余大部分护卫都早早睡去,争取尽快恢复体力。

当众人进入梦乡之后,还有两个人没有睡。一个是李维,一个是希曼。两人对坐在营地最中间,李维皱着眉头,一声不吭地拨弄着篝火,希曼则静静吃着干粮。

“少爷,您该去睡了。”希曼吃完,又喝了些水,看向李维劝道。

李维抬头,微笑着摇了摇头:“你先去睡吧,我暂时不困。放心,我很快就会去睡的。”

希曼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心中的疑惑。他很清楚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但白天李维的神勇表现实在太过骇人,之后的反应也颇为反常,令希曼心中不由担心。

就好像知道希曼在担心什么,李维咧嘴笑笑:“我没事。”

简简单单三个字,终于令希曼点头离开。临走时他深深看了李维一眼,李维报以微笑。

当希曼离开后,李维开始低头沉思。片刻后,他将怀表取出,开始仔细打量。表针不紧不慢地走着,步履始终如一。而表盖上的两个不知名符文正在夜色中散发着白色光华。

李维静静盯着那两个符文看了良久,忽然笑了起来:“一个燃烧,一个窃取……呵呵,那我岂不是想死都难?”

《盗命钟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